第一百一十章 林间暗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小充满柔和气息的目光从会议桌前每个人的面孔上扫过,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若洋脸上,问道“若洋,你怎么看?”

“依我推测中村功很有可能躲在这所宾馆之中,即使里面不是中村功本人,相信也是花田会的核心人物。这样的点子也真是够绝的了。既可以利用黑道的力量保护自己,也可以借助白道的力量保其周全,要想把花田会彻底粉碎在这个黑白势力一同守护的宾馆中还真的非常困难!”若洋笑着说道。

“而且保护中村功的一定都是花田会最精锐的人手,整体实力不容小觑。在加上一旁可以策应的防爆警察,看来要想全歼他们一定得想办法将中村功引出来才可以!”邢烈分析道。

“引出来?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现在对于花田会来说是草木皆兵,在没有消灭我们之前相信没有什么可能把中村功诱出这个宾馆的。”若洋说道。

“除非我们先把警察局的人先全部干掉!”对于雇佣兵出身的雷德来说最不怕把事情搞大了,因为这样才能显现雇佣兵的实力,说不定还可以从亚森那多拿一些奖金,所以雷德说出了这个最大胆的计划。

“你疯了,雷德!”麦加惊呼道“那样性质就完全变了,我们将会成为黑白两道围剿的对象。这个办法行不通!”

几句话就把雷德和麦加的真性情暴露在人前,雷德和麦加二人都是属于冷静沉稳型的人,但是彼此立场和生存环境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人截然相反的性格,雇佣jun出身的雷德比较激进,争斗被他看做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一条路径,哪怕是跟一国ZF为敌也在所不惜。

而麦加尽管也出身jun旅,但是多年在guojia核心区域执行护卫任务,在思想中已经根深蒂固的站在ZF一边,是以ZF的利益为轴心,绝对不会走到背叛ZF的道路上去。如果不是此次接受了上峰的命令,相信麦加也不听由小小的指挥,现在更别提去如何剿灭一个日本的警察分局了。

也正是由于麦加立场的特殊性,小小在剿灭花田会的时候都是一直把麦加作为保守一派守护在吉村医院之中,她相位这样的安排比较适合麦加。

小小如何看热闹一般望着雷德和麦加互不让步的两个人,嘴角挂着一缕微笑,最后还是由小小制止了这场争论,说道“麦加说是对,暂时的状况我们实在不太适宜惹上警察。”这个时候听了小小的话麦加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挑衅着雷德,气得雷德只能干瞪眼却毫无办法。不过随后小小的一番话却让雷德直起了腰板,就听小小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我们在东京剿灭了花田会场子的时候,就已经惹上了警察,现在警察不也和黑道一样满世界的在找我们么?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太适合和警察正面冲突。”

“丫头,你究竟想怎么做?”邢烈出言问道。

“很简单!调虎离山然后偷龙转凤!”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小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调虎离山?!”

“偷龙转凤?!”

雷德和麦加似乎没有太明白小小话里的意思,但是一旁的若洋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我们的行动就定在今晚!”小小起身沉声道。

“我估计今晚花田会的人就会过来探听虚实,我们应该早做准备!”若洋说道。

“那是当然,今晚保证他们来的人一个都不走不出吉村医院!”小小冷笑一声说道。

“我和若洋、雷德带队突袭花田会的藏匿之地,今天晚上一定要把整个花田会势力连根铲除!麻烦烈哥和双车兄弟带着南天黑旗守护在医院外围的树林之吕,力图全歼花田会来犯之人。麦加则带领剩下一队人马守住吉村医院,防止花田会的漏网之鱼进入医院之中。”小小大声说道。

“丫头,还是让我带队去剿灭花田会中村功一伙吧,太危险了。如果你要是再出事的话,我没有办法向兄弟们交待啊。”邢烈关切的说道。

“是啊,让我们兄弟和烈哥带队去吧,你留守医院!”大车附和道。

小小摆了摆了,不在意的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再说不还有若洋他们在么,不会有事的。连根铲除花田会是我对云哥的承诺,我一定要亲自完成。烈哥你们就不用劝我了。”

“烈哥!你们放心吧!我以我生命保护一定会维护小小周全的。”若洋着重许诺道。

邢烈和大小双车看到了小小的坚决,也看到若洋的信心保证就不再说话了,不过几人眼神交流之后就打定等清理完医院来犯亡敌亡后,就去接应小小。

“公主,为什么这次还不让我来惨加这粗夜袭击龚行动?”麦加似乎看出了小小是有意这么安排,这时jun旅出身的麦加无意是一种蔑视

,所以不仅出言闸逍。

这次没等小小说话,一旁的雷德先插嘴嘲讽道:“公主是觉得杀戮弄不太适合你们,尽管你们也算是jun队,不过你们似乎除了打靶的时候开过qiang,好像并没有真qiang实弹上过杀场吧。”

听到雷德冷嘲热讽的话,麦加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涨得通红大声回敬道:“雷德,我告诉你你侮辱的不仅仅是戒一个人,而是整个卢森堡五千名皇隶护卫队,你应该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

“哦!我倒想看看是什么后果?就你带的那此人好像很多人连鲜血是什么颜色都不知道吧?更别捉见过死人了!”雷德冷笑一声道:“在卢森堡或许把你们当个宝贝,但是在我眼里不值一提的。”

“好了,你们俩个都给我闭嘴!”小小不满意的大声喊道,小小心里暗道这倒好,敌人还没消灭自己这一方先内讧起来了,而且眼看着麦加就要对雷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雷德你再挑衅就络我原回沙特去!你信不信我一句话能让你们这些人全部讨饭去?”小小冲雷德毫不客气的吼道。

雷德一想起小小和亚森特殊的关系,立剩被小小的话震慑住了他可真害怕小小向亚森告自己的状。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和自己手下这此人以后的生活可就真的惨了,所以雷德歉然一笑,道“公主,我是跟麦加开玩笑呢。我现在是兄弟嘛,我怎么会拆自己人的台呢?那样的话不就让敌人有机可乘了么?”

“你知道就好!你现在就出去整队吧”小小道。

“是,公主!”雷德习惯性的向小小敬了jun札,然后瞥了麦加一眼转身出去了。

随后小小转身冲麦加说道“你们两个现在我的左古手,你们俩要是有闸题了,我看这场杖别打了,我们都等死算了。”

“雷德那小子摆明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的皇家卫队”麦加狠声道。

小小微微一笑,道“换个角度来看的话,雷德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管你承队不承队雷德从沙特带来的雇佣jun个个都是老兵,双手不知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实力堪比一个guojia的特种部队了。真要真刀真qiang时抗的话,实话说我并不太看好你。”

“我的皇家卫队兄弟们也不是蜜灌里长大的,我就不相信我会输给他”麦加回道。

“你放心!你们一较高低的机会一定会有的。不过并不是你们之间的,而是看你们和敌人之间的,谁能够笑到最后证就最强的。

之所以让你留守医院,只要是因为你比雷德更加沉稳,心思更为细腻,考虑问题更为周全一些,把云哥和哥哥放在你保护之下,我会更放心一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责任更为重大。”小小一副语重心长小大人的棋样冲麦加说道,看得会议桌边的邢烈嘴角含笑,显然邢烈并不太适应小小现在这个状态,毕竟这跟以前在上诲时的小小相差太远了。

“公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一定守护好医院的,你放心吧我现在出去整队重新布置医院的安防。”说完麦加敬了一个jun礼,也转身出去了。

待雷德和麦加走出会议室之后,小小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坐回到座位上,缓缓说道:“这两个当兵的还真不好摆弄!”

“己经很不错了!”邢烈由衷赞杨道。

邢烈的这句话绝对是发自肺腑的,雷德名义上沙特王子亚森的护卫队长,但是谁知道雷德手下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jun,这些雇佣jun人认钱不认人。作为雇佣jun的队长雷德的本事和手段可见一斑,至少能让这些杀人不见眼的恶庵臣服于自己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麦加更是因为和卢森堡皇室独特的雇佣关系使得他的地位在卢森堡国内很朝然,甚至可以说在卢森堡国上下能命今得动麦加的人用一只手绝对可以数得过来,但是这两个人在眼下的情势中却甘愿被一个二十左古岁的小姑娘呼来喝去,这不得不说小小自身独特的际遇使然,还有的也许就是小小自幼在跟随在萧天身边似乎比别人更懂得家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能让这两个大兵如此听话的女人,恐怕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若洋笑着说道。

“你们少笑话我啦!”小小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娇人样子笑着说道。

随后若洋、邢烈和大小双车兄弟均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己近冬季天黑得很早,下午四点左古的时候天空就变得漆黑一片。吉村医院更是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位于山林环保之中所以显得更为幽静。

只有吉村医院中的点点星火告诉那些即将来犯的人,这里有人。

显然花田会的这些打手们在郎川的投意下更急于知逍吉村医院之中到底隐藏了什么人,所以夜幕刚刚降临数十答人影在林间走走停停,直奔吉村医院摸去。

手中寒光烁烁,脚步阴气沉沉,不走正路,游走在林间旷野就是为了秘密潜入。

邢烈和双车兄弟带领三百黑旗潜藏于和雪下,林木瑞和枝干上

或潜伏不动,或居高临下,总之所有黑旗的目光都牢牢锁定靠近吉村医院的每个人,绝对不可以让一个人从这里逃脱。

“咕——咕——咕!”

三声有节奏的鸟呜瞬闷穿透林闷的黑幕,徒步行走于林间的花田会打手们丝毫不以为意,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几声鸟叫在着漆黑的午夜有什么不同。

但实际上这几声鸟鸣却是黑旗发出的讯息,这就意味着所有花田会的打手们都己经处在南天黑旗的掌控之中了。

片刻之中,就见散落在林间的三五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如同陷落地下一般同时消失,甚至连一声求救都没有发出。

匿藏在积雪之中借助一身雪白衣衫形成保护之色的黑旗借助地面有力地形,瞬间放倒行进至身边的花田会打手,然后反手握刀狠狠的割断其喉咙。重手掩其口鼻的情况之下,这此人甚至连一声呢哺都没有发出来,曝血之后倒地身亡。

而行走之地,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平静。

这此最先丧命者周围打手们只是感觉到身旁或者身后人影一闪但是仔细望去却不见任何痕迹。

而位于林间枝干之上的黑旗双手拉紧一跟跟透明的绳线,在林间黑幕的拖盖中,在份飞的雪花之中这非透明的线绳用肉眼是绝对无法看到的。

这个时候更多的花田会打手走进林中,悬于半空之中的黑旗双眼寒芒一闪,透明绳线立时紧锁人喉,然后用力一拉高挑的花田会打手们瞬闷被拽至半空之中。

顷刻闷的挣扎丝毫不能延续他们生命的长度,甚至有时候他们可以看到脚下就是同伴的头顶却发不出声音,最后这些人变成一具具悬空于林间的僵尸。

他们随着深冬的到来,变得僵硬,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