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重塑人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路无事,五两白色的救护车依次顺利抵达东京医大脑附属外科医院。一切都由吉村大夫联系,所以一切顺利。龙五被送进了特护病房将择期手术,由于吉村大夫比较了解龙五的病情所以主动留在了医院准备和主刀的医生一同会诊。

由于龙五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是小小总是感觉其实龙五对外界还是有感知的,所以小小一只都在把周围发生的事情哪怕是丁点大的事情都会告诉龙五,包括已经找寻到萧天的事情都会与龙五分享,以期龙五早些醒来。

在病房中最后小小重重握了一下病床上龙五的右手转身走了出去,却没有注意到病床上的龙五十分艰难微微张开双眼,以迷离的眼神目送着小小走出了病房。

“你们留下来守住这个病房,除了医生护士不准任何人进入,二十四小时轮流职守不准离开这里。”小小留下了八名随行保镖守在病房外,随后又交代了吉村医生几句话后离开了医院。

“公主,我们是回吉村医院么?”雷德在旁边问道。

小小摇了摇头,抬头望着东京街头高耸的大厦低声道:“我想走走!”

随后一行人马自动的跟随在小小后面,雷德和麦加并肩跟随在小小身后。小小三人身后是随行的保镖,具是一身黑色西装,由于随行保镖都是异常高大的西方人,所以小小这一队人马走在东京街头也颇为扎眼.

但是小小却全然没有避讳,也没有在意,仿佛是自己独自在街头漫步一样。

走在街头小小的脑袋里不仅仅回想起当年和哥哥萧天还有火凤姐姐一同在街头购物的情景,那是小小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在国外购物,更是第一次如此开心和自己最亲密的人在国外的街头游玩,那次的经历尽管是以无比的血腥作为结尾,但是在小小的记忆中依然是最美丽的一段。

背后的刀疤依然清晰,甚至利刃划过背部的疼痛也偶尔会让小小在午夜梦中惊醒,但是小小却从未埋怨。因为小小知道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哥哥萧天给予的,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因为如果不是哥哥萧小小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挨过那对于她来说最艰难的岁月。

也许对于小小来说最难分辨的就是亲情和爱情的分别,亲情

恒久不变,爱情历久弥香,无论那一个对于小小来说都是珍贵的。能够从亲情和爱情中从容走出的小小,已经变得渐渐成熟起来,但是小小真正成熟的时候确实现在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刻,为了爱人龙五,也为了亲人哥哥萧天。

火凤、老冰、龙五、哥哥萧天这些曾经留给小小诸多回忆和精彩瞬间的人,小小觉得这样的奖励已经足够让自己自豪了。想着回忆中每一个精彩的瞬间,想着和哥哥萧天还有火凤一起的每一个欢乐时刻,背着双手走在街头的小小不时会流露出一丝丝会心的微笑,而就在这个时刻低头凝思的小小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对面过来一群不速之客。

“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一记冷漠的男声在小小前方想起。

小小挺住脚步缓缓抬起头,郎川那张有些玩世不恭却有带着一丝严肃表情的面孔浮现在小小眼前。

惊异的眼神在小小眼中一闪而过,“是你?!”随即小小嘴角露出一丝充满深意的笑容,说道“我也想不到在东京的街头还能看到你,真是世事难料!”

“我可是一直在神奈川等着你呢!”郎川嘴角露出一丝冷漠的笑容,不带丝毫的情感。

“我已经去过神奈川了,怎么没有见到你们呢?”小小故意反问道“难道你们知道我要去就故意躲起来了么?”

郎川望着小小眼神里面不着痕迹的意念,此刻他依旧不敢断定夜xi花田会的就是眼前这个绝美女孩。不过郎川放眼望向小小的背后却露出凛然之色,就在和小小对话的这功夫小小的身后的雷德和麦加等人全部静声默立着,仿佛街头的雕塑一般,只是眼神早已锁定郎川身后的所有人。

久经sha场的郎川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到眼前这些人在瞬间射sha自己手下的那个时刻,这些人所表现出来的惊人实力给了郎川一种精神上的压po感,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

依稀之间的郎川的眼睛浮现种种幻影,小小身后的十数人动若脱免一般镇定自己身后的人,手掌起落之间自己手下全部倒在xue泊之中。对此郎川丝毫不怀疑自己的预演和判断,那完全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直觉判断得出。

“只要你还有这个兴趣,我在神奈串随时恭候!”随后郎川一摆手带着手下从容从小小身边走过,小小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又大步向前走去。

两队人马交错的瞬间仿佛时间在以十分缓慢的进程前进一般,朗川以眼角的余光进一步打量着小小的卫队,而雷德和麦加等人更是以漠然的眼神替代jie备之心冷眼放过了郎川一队人马。

“公主,要不要我……”身后的麦加主动向前问

“去吧!小心!”小小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是,公主!”随后麦加一闪身隐匿在路人之中,消shi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与此同时郎川也派出了自己的一名手下悄悄跟踪小小,直到小小坐着车向吉村医院缓缓驶去。

“公主,后面一直有一辆车在跟着我们!”雷德透过后视镜向小小如实汇报道。

“不用管他,我就是要让他跟着。”小小笑着说道。

当回到吉村医院的时候忠言派往东京的由大小双车带队的南天黑旗也已经到了,还有一路匆匆赶来的辛刚和谢谦涛以及谢谦的几名手下。

大小双车兄弟早在台湾的时候小小就认识,虽然交往不多,但是凭借萧天妹妹的关系也让双方没有任何隔mo存在。大小双车见小小一行人马回到医yuan连忙迎了上去,双方简单的寒暄几句后两路黑旗大军早已融合到一起。

两路黑旗大军加一起人数近两千五百人,整个吉村yi院到处是沉重的压迫感,吉村yi院此时已经不在是一所yi院,而是一座重装的bing营,一座战dou的堡lei。

小小和大小双车兄弟刚走进萧天的病fang,就见病床前的辛刚含泪望着病床上的萧天默默无语,谢谦涛则略带紧张的站在辛刚身后。

谢谦涛随辛刚走进吉村医yuan的那一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医院里随处可见身材魁梧,一身腱子肉壮汉,草坪以及医院的走廊里散落的摆放着大量的jun火和弹yao,以至于谢谦涛望着眼前的一切犹如在梦中,又好此在看一场视觉zhen撼的mei国大片。

进入视线之中的每个人都在摆弄着自己手中的qiang支弹药,也有的人分成两队人ma在凛冽的寒风中chi身rou博,在浩荡的气势中展现着男人的阳刚和ba气。谢谦涛眼中的这些人似乎全然没有在意此时是在一个yi国国度,也全然没有在意这个国度制度和权li的束缚,在他们眼中仿佛手中的qiang支就是ba道,手中的dan药就是尊严。

恐bu,强悍,极端,这就谢谦涛走进吉村医yuan对黑旗军的印象。

随着谢谦涛进来的几名手下见到眼前的一切双腿就开始发软,面无xue色,由于萧天的房间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所以这些人都被隔li医院的一个病房之中,并且有专人看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