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暴风雨前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riben,吉村医院

好半天小小才转身冲邢烈问道“烈哥,你是说高世风兄妹也在医院?”

邢烈点了点头,同时示意小小高世风兄妹就在隔壁的jian护病房。

小小抬起脚步缓缓走到病房前,刚要探寻的时候突然房门打开了,高世兰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高世兰和小小互相打量着对方,两个人在上海的时候几乎没有太多的交集,大多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对方的信息。

两个女孩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似乎在探寻,也似乎在交锋。

一个不服输,一个不示弱。

“你就是高世风的妹妹?”

“你就是萧南天的妹妹?”

两个人的这句话话几乎同一时间问出,话一出口二人不禁同时一愣,随后两个人均会心的点头一笑。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个微笑,却化去两个人之间不少的尴尬,两个人之间忽然接近了许多。

小小和高世兰虽然处境不同,但是却都有相似的生活经历。两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因为自己哥哥之间的恩怨而改变了原有的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却在恩yuan中建立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微妙关系。

以至于二人现在都不好再利用原来的立场和身份去对待对方,好在小小这个时候表现出足够开朗和大度,尤其是听了邢烈讲述的关于哥哥和高世风之间的传奇经历之后更是冲淡了原本以前就对高世风没有太多印象的偏见。

小小大方的走到病房门前,望着床上的高世风问道“你哥哥他现在怎么样?”

小小身边的高世兰用一种异常欣慰的表情注视着病房上同样缠满绷带的高世风,轻声说道“医生说他受的只是外伤,再加上体力大量消耗以及失xue过多,需要一段时间来调养。”

“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么?”小小问道。

高世兰轻点了一下头,道“是的。你哥哥萧南天现在怎么样?”

小小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十分的不好!医生说他后脑受到重chuang,目前仍然在浓度昏迷之中,至于什么时间能够清醒过来还没有结论。”

“放心,他会没事的!”高世兰安慰道。

“你怎么会认为他没事?”小小轻笑一声反问道。

“他生命力真的很强,听惠子说在海上救他的时候几乎没了心跳,但是最后他还是活了过来。所以我想他会没事的。”高世兰道。

“惠子?!就是救了我哥哥的那个女孩么?”小小听到邢烈几句话带过曾经提到过惠子的这个名字。

“是的。就是她救了你哥哥!”高世兰肯定道。

“那她现在人呢?”小小追问道“我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她被人抓走了!但是究竟是谁抓走了她,我也不知道。整个dongjing这么大,我真的无从找起。”高世兰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被人抓走了!但是究竟是准抓走了她呢?!”小小喃喃自话道。随后小小求证道“我听烈哥说,是riben稻川会的人追sha我哥哥和你哥哥,会不会是稻川会的人抓走了惠子呢?”

“我曾经也这样推测过,但是riben这么大又能去哪里找她呢?更何况现在哥哥又受了这么重的伤!”高世兰不由得再次抬头望着床上的高世风。

“稻川会!我一定让你xue债xue偿!”小小狠狠说道“哥哥的帐和惠子的帐我一起和你算!”虽然小小还没有的充足的证据证实惠子就是稻川会抓走的,但是因为萧天受伤的关系小小已然把这个zui名强加到稻川会的身上了。

“好好照顾你哥哥吧,只要在这个医院我可以绝对保证你们和安全!”说完小小轻拍了一下高世兰的肩膀转身回到邢烈几人身边,这句话弄得高世兰有些莫名其妙,尤其在高世兰还自认为有能力保护高世风的前提下对小小的话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但是如果高世兰看到小小在吉村医院的恐怖实力之后相信就会立刻改变自己的看法。

高世兰无意听取小小和邢烈他们之间的对话,一转身返回到了高世风病房中。

“小小,现在是不是可以讲讲你的故事了!”邢烈问道。

“我的有故事很简单,又很复杂!”说到这里小小慢慢向邢烈讲述了她到riben寻找萧南天的整个经过,以至于最后和龙五并肩作战龙五身负重shang的全部经过了,听得邢烈背后冷汗直冒。这如果小小一旦在ribendongjing出事遇险的话,被萧天或者其他兄弟知晓的话,一定会把riben掀翻了。

只是此时邢烈还不知道小小已经把整个dongjing闹得鸡飞狗跳了,整个dongjing都因为小小而陷入一片黑白纺织的恐怖之中。

“你是说龙五受伤了?”邢烈略带紧张之色问道。

小小点了点头,指了指邢烈背后的房间,说道“他就住在这个房间,明天将会去东京的一家脑外科医院进行手术。”

邢烈一转身透过玻璃窗望见病房上带着氧气面罩的龙五,病床上龙五略皱眉头,双拳紧握,尽管此时龙五还在昏迷之中,但是邢烈能够感觉到龙五似乎一直处在痛苦之中。

“希望他可以挺过这一关!”小小缓缓道。

“龙家的人是没那么容易死的,你就放心吧。”邢烈转过身来冲小小说道。

小小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立刻通电上海,告诉忠言他们老大已经找到了,否则他们会一直担心的。”邢烈说道。

“对!我立刻给家里打电话!”小小笑着说道,能找到哥哥对小小来说可能是现在最大的安慰了,所以此时小小的脸上露出了几天难得一见的由衷笑容。

望着小小离去的背影,邢烈眼中射出一种复杂的感情,缓缓说道“小小真的开始长大了,现在已经能独档一面了。”

没有随小小离去的若洋在旁边附和道“她早就可以独挡一面了。”

几分后远大大洋彼岸的上海立刻收到了小小的电话,忠言、李东、张刚等众兄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几乎每个人的眼角都挂着兴奋的泪花。连日以来的担忧和委屈在此刻通通化为乌有,不过小小在电话中未免其他人担心却没有过多的描述萧天的伤情,只是说萧天受伤目前正在医院救治,暂时不宜返回上海。

同时小小答应忠言等人会一直照顾萧天直到其康复,目前众兄弟都被软禁上海,众兄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家都反复叮嘱小小一定要照顾好萧天,随后忠言立刻ming令大小双车率领在dongjing的黑旗兄弟立刻开wang吉村医院保护萧天。

小小打电话通知上海的时候,众兄弟都很知趣的没有追问黑雨黑龙等其他铁卫的下落,所以兄弟都知道萧天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也许他们只能暂时在心中凭吊那些陨落在riben的兄弟们了。

大车在接到电话后也及时通知了辛刚,辛刚接电话暗骂了自己一声,因为他曾经就到吉村医院去过,只是被门口的值班医生给打发回来了。辛刚拉上谢谦涛开车立刻折返吉村医院,此时辛刚想见再度萧天的心情不可遏止的高涨起来,真恨不得一步就能达到吉村医院。

第二天一早,数辆白色救护车依次从吉村医院缓缓驶向dongjing城区,这是护送龙五去dongjing医大脑外科医院的车队。由小小带队,雷德和麦加带队,同时还有由二十名世界顶级保biao组成的公主wei队跟随在侧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

本来若洋也要跟小小一同去,但是最终还是被小小留在了吉村医院,由沉稳的若洋坐镇吉村医院小小比较放心。

进入dongjing城区在街头随处可见的巡逻的jing察和车辆,jing察神态严谨,目光不时的从来往行人的面孔上扫过。

街头奔走的人流依旧,脚步匆匆,却未见有任何的紧张,这和警察的肃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些街区的大型yu乐场外面也都站满了不liang少年,有些甚至手中直接就拿着各种dao具和gun棒,尽管三五成群不时说笑着,但是偶尔流露的眼神却都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似乎每一个异常的现象都可以跳动他们那敏感的神经。

由于小小等人乘坐的是救护车辆,所以沿途并没有任何jing察上来盘查询问。透过玻璃窗小小看到是隐藏在平和气氛下的黑色暗涌,看似平安不设戒防的大都市dongjing却被小小的重拳狠狠的击打了一下,是以dongjing黑白两道的势力头一次相对妥协的应对外来的势力冲击,达到了一种一致对外的另类平衡。

“这仅仅是这个开始!”小小望着dongjing街头喃喃说道,眼神释放着夺目的光芒,甚至连娇弱的身躯都涌动着难以遏制的报du之心。

一旁坐着的雷德和麦加二人虽然听不懂小小出口的guo语,但是从小小的表情上却已然猜到了一些什么,二人不仅对视一眼心视暗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