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兄妹重逢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高世兰陪同高世风则住萧天隔壁的房间,现在龙五、萧天和高世风三个人的房间紧挨着,虽然现在是近在咫尺,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就仿佛远在天边一样。

“哥,大夫说你没事的!你放心吧!”高世兰拉着高世风的轻声说道。

高世风经过手术之后现在也在昏迷之中,高世风的伤大多是外伤,也正是由于是外伤所以高世风失xue严重,从手术完推回病房就一直在打着xue浆。吉村大夫说过个几天高世风就会苏醒过来,这个消息对于高世兰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

就这样一连数天邢烈和高世兰就各自守候在病房之中,等邢烈想起来要给上海的兄弟们去个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命运捉弄的是虽然此时龙五和萧天以及高世风三人都住在吉村医院中,但是为了便于静养以及不被人打扰是以三人所住的监护病房是在整个医院最偏僻的一个角落,即使偶尔邢烈和高世兰走出监护病房所行动的范围也仅仅限于吉村医院的这个角落,相信如果邢烈或者高世兰在向医院多走几步就会发现有些人和亿们就是近在咫尺。

小小来探望龙五也只是停留在监护病房门前的玻璃窗前,往往都是探望一会就走了,却从来也没有再往前走上几步。

也许就那么几步就可以让远在天边变为近在眼前。

但是这样的情况却没有始终这样维持下去,有一天小小和若洋带着雷德和麦加两个人再一次来到龙五病房前探望病情,吉村大夫已经明确告诉小小他已经为龙五联系好了dongjing的最好的脑外科医院,明天就准备送龙五去这所脑外科医院。

站在龙五病床前小小十分详细的听取了吉村大夫关于龙五病情的讲解,不时会插上几句话,沉着的气势越来越久的停留在小小的身上,这些日子的相处几乎让若洋再也看不到儿时那个野蛮任性的小小。

自从xue洗花田会dongjing所有场子后整个dongjing的jing察倾巢出动,若临大敌一般的在dongjing市区内排查可疑fen子,而花田会的会长中村功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所有人视野中。花田会zong部所在地神奈川县也遍布jing察,严密注意神奈川区域内的可疑人群。

至于hei道之上更是猜忌重重,山口组和稻川会以及众多的hei帮几乎都被列为怀疑对象。住吉会更是放出豪言和花田会为di,就是与整个住吉会上万的hei帮弟子为di,必将遭到史无前例的灭sha。

一连数天dongjing黑白两道神经高度紧张,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情势小小和若洋几个商量决定就这样在吉村医院蛰伏起来,一方面躲避黑白两道的追索,一方面小小也没有放弃继续寻找花田会中村功的决心直至彻底铲除花田会。

当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龙五要进dongjing实施最为重要的大手术,在这段期间内小小不想受到任何的打扰,所以这几天小小都安心留在吉村医院里。

“吉村大夫,真诚的谢谢您!吉村医院在这段期间内的所有损失我会百倍补偿给你,当然前提是你要让他安然无事。”尽管小小的语气十分的真诚,但是这在吉村大夫眼中却不啻于是一种赤luo的威胁。但是医者仁心的吉村大夫丝毫没有把小小的威胁放在心上,连日的接触吉村发现小小并不是一位很难相处的女孩,只是她有时候表达的方式不太一样。

吉村整个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被遣返回家,只留下了少数的十几个,由于若洋担心他们藏匿在吉村医院的事情走漏风声,所以已经派人把吉村医院周围yan密的feng锁起来,没有他的mingling不准任务人进出。而被遣返回家的医院护理都被告知医院要进行装修让他们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工资薪水照常发放,同时留在医院的医生护士也都被严密的监kong起来,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这个时候一名护士敲门快步走了进来,告诉吉村大夫说旁边病房的病人病情出现反复,请他过去看一下。

吉村大夫知会了小小一声转身快不跟着那名护士走出了病房,直奔萧天所在病房走去。

“所有病人不都已经被转出医院了么?”小小冲身后的麦加问道。

“这……”麦加稍微犹豫了下,随后把那天晚上高世兰和刑烈硬chuang吉村医院的事情向小小讲述了一遍,同时自请小小处fa。

“哦?!竟然有这样的人,我很有兴趣想见识见识。”小小露出少许调皮的笑容。

“听麦加这么说,那个男人的q法真是世间少有啊!”于若洋点头称赞道。

“走,看看去!”小小一马当先走出龙五的病房抄隔壁萧天所在的病房走去。

几步过后小小俏丽的容颜出现在病房门前,透过房门上的玻璃窗最先映入小小眼帘的世一个异常高大的背影,看到这个背影小小历史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吉村大夫和一名护士紧张的在病床前胃病床上一名包裹的纱布的病人坐着检查,病房里各种仪器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病房里一派紧张的景象。

恍惚间病床上的那个病人更是让小小心神微微一颤,小小也不知道这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看到病床躺着那个人小小竟然会想起自己的哥哥萧天。想着想着小小的手不自主的伏在玻璃窗上发出一丝响声,这个时候背对着病房门的邢烈猛的转过头来望着门外的小小。

就在那么一瞬间小小和邢烈身形巨震,不可思议的表情立刻浮现在二人的脸上。

“烈哥!”小小猛的推开房门大声的喊叫,不明所以得若洋三人立刻紧随其后的走进房间。

刚冲进房间正在做检查的吉村大夫用手指做了一个轻声的动作示意小小等人不要发出声音,小小冲吉村大夫抱歉的笑了笑,随后拉着邢烈的手兴奋的问道“烈哥,你怎么来riben了?”

看到小小安然无恙邢烈心中的担忧又减轻了几分,邢烈长出了口气说道“你知不知道忠言李东他们都十分担心你,你这丫头做事就是不考虑后果!”

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露出一丝歉意的微笑,说道“我这么大个人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我也是为了找个哥哥嘛。”

“那你找到了没有?”邢烈故意问道。

小小失望的摇了摇头,答道“没有,我几乎把dongjing的周围所有村落都走遍了,但是还是没有哥哥的消息。”

“你这丫头给你一些历练也好,省的让这些当哥哥的操心!”

邢烈依旧世一副大家长的摸样教训这小小,邢烈在众兄弟的年龄最长,所以他是众兄弟中少有的几个敢当面斥责小小的人。

“好了!烈哥,你就别教训我了。”这个时候小小探出头望向病床的萧天问道“烈哥,这个人是谁啊?”

“他?!”邢烈转头望向病床上的萧天,缓缓地说“他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人!”

“一直在找的人?”显然小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邢烈话里的意思,但是半响过后小小激动的申请跃然脸上,就听小小用着不敢确定的语气问道“他…他该不会就是哥哥吧?是么?真的是么?”

听到小小的这句话房间里的于若洋也是虎躯一震,若洋也用异样的眼神向邢烈求证着,因为对于于若洋来说萧天不仅仅是小小的大哥,也是一个神话式的人物。

邢烈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了小小的猜测。

“哥——”

小小痛哭一声扑倒在病床前,望着一身纱布包裹的萧天不免泪流满面。

“你这是怎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快起来呀!”

若洋不忍看小小如此伤心的神情,同时也怕小小影响了吉村大夫的救治,所以上前扶起了小小,为了不打扰萧天休息连同邢烈一行人走出病房来到走廊之中。

“烈哥,告诉我究竟是谁把哥哥伤成这个样子的?”小小擦干眼泪沉声问道,语气中带着莫大的愤hen。

“是稻川会的人!”通过这几天和高世兰的谈话邢烈已经知道萧天和高世风受如此的伤都是源自稻川会的追sha,而且通过高世兰邢烈也了解到他们兄妹二人和萧天的相遇的传奇经历,更是为萧天和高世风能够和解而感到不可思议,当然邢烈并不十分相信高世兰的话,一切还得学要萧天清醒过来再确认,随后邢烈就把萧天在riben的前后经过向小小复述了一遍。

“哥哥竟然一直在千叶那个小镇,那个小镇我去过,我真的去过!”小小不争气的泪水再度流淌下来,似乎为了自己错过原本可以找寻到哥哥的这个机会而自责着,如果她早一天找到哥哥萧天的话,也许萧天就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了。

“不要自责了,也不要难过了,毕竟我们已经找到他了。”于若洋坚定的声音给了小小不少的安慰,让小小渐渐安静了下来。

“这位是……”邢烈望着若洋问道。

“他叫若洋,是我在tw时最好的朋友,现在是usa黑shou党的接ban人!”

“这位是雷德,是沙te王zi亚森的卫dui长!”

“这位是麦加,是卢sen堡的huang家卫dui长!”

小小一一为邢烈介绍着若洋几个人,小小不介绍还好一些,这样一介绍理科让邢烈对眼前几人刮目相看。三人不是握有空前的势力,就是背后有着guo家的强大依靠,任何一个人拿出来都是震动一方的人物。邢烈心中苦笑以前不应该把小小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现在才看出来小小背后拥有的势力绝对是空前恐bu的,而且邢烈看得出来三人都是死心塌地的跟在小小身边。

邢烈在小小介绍之后简单的跟三个人打了个招呼,尤其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麦加,二人可谓不打不相识,谁都没有想到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机缘。

“若洋说的对,吉村医院已经给你哥哥检查过了,十分肯定的说他一定会有苏醒的一天。”邢烈沉声说到。

“什么叫一定会有苏醒的一天?那我哥哥岂不是成了植物人么?”小小大声叫喊到。

“吉村大夫说他不同于植物人,只是大脑受到了剧烈zhuang击,需要时间去复原。我相信你哥哥一定会挺过这一关的,否则他不会撑到现在的。”邢烈肯定道。

“对!对!哥哥一定会撑过去的。一定会的!”小小目露坚强的神色,随后小小再次走到病房前透过房门上的玻璃深深的注视着缠满绷带的萧天,嘴里喃喃道“哥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任何伤害你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

邢烈和若洋几人默默的站在小小的背后注视着她,几乎在同一时刻所有人都预感到dongjing本来阴暗的天空将会因为小小而再度变得hei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