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午夜清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午夜dongjing街头

花田会qi下最大的一间夜zong会来了一批不速之客,门口把shou的人显然没有阻dang住这股黑色an流。朦胧之中一个身穿雪白衣衫的绝色女子俏然站立在夜zong会hui场中间,周围一道黑色的人墙挡住了喧闹的一流,形成了一道黑色屏障。

尽管夜zong会中心舞场依然舞声阵阵,依然人头攒动,但是所有这些都没有阻挡住舞场中间绝色女子的那一声号ling,就见她朱唇轻起,冷冷的吐出了“清场!”两个字。

随后夜zong会上空响起了“砰-砰-砰”三声q响,三声清脆的q响之后尖叫声四起,混乱的人群立刻让整个夜zong会大厅里乱作一团,在夜zong会里面玩乐的人流叫喊着疯狂地朝外面涌去,和紧张的人流相此,夜zong会大厅里俏然站立的绝色女子一脸坦然之色面对着周围的一切。

由二十名蒙面黑衣男子组成的防护网自动把这名绝色女子护在中间,他们和黑色融为一体仿佛消失在空气中一样,黑白强烈的对比之色使得场中的白衣绝色女子显得异常耀眼。

仅仅几分钟上万平的夜zong会大厅里空无一人,尽管周围的霓虹依然闪烁,但却各整个夜zong会里面的气氛格格不入。

地上散落的高脚杯和酒瓶偶尔会发出一些轻微的碰撞,空气中灯红酒绿的味道也依旧还没有消散,就在这个时候夜zong会大厅中间伫立的小小一行人马听到夜zong会后堂传来阵阵脚步声,很显然有大批人ma从夜总会里面跑出来。

“hun蛋!敢到花田会的场子来捣乱!给我干diao他们!”领头的一名壮汉带着几十个花田会看场子的da手叫嚣冲着小小一行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砍sha过去。

“砸的就是你花田会的场子!”小小冷然喝道。

“杀!”小小旁边的于若洋冷哼一声。

随着于若洋的一声令下身后二十多名黑旗一字排开,每个人呼的一声敞开黑色风衣,双手从怀里掏出两把chong锋q,对准冲过来的几十个花田会da手们就是一阵猛烈的开huo。

疯狂的huo舌组成一道密集的火li网,封死着前面花田会da手可能逃走的所有路线。偶尔有几名da手躲过这道火li网藏身沙发或者茶几之后,但是最后更为menglie的q火瞬间撕碎了挡在躯体前面的所有一切。

这些花田会的da手们哪里会想到小小这些人竟然会有这种重huo力,这群人没等冲到小小近前的时候就全部倒在xue泊之中。

一团团bao裂在空气中的xue雾之后,数十条生命就这些被收割了,数十具千疮百孔的shi体倒在了地上。

领头的壮汉刚想把手伸向怀里小小身边若洋飞快的掏出一支散弹q对准那名壮汉握枪的肩膀就是一q,激射而出的zidan带着巨大的穿透力,在一瞬间把那名壮汉hong出一米多无业,也同时hong碎了领头壮汉的半边手臂,痛得壮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惨叫着。

散落在地上的dan壳仿佛在对花田会的shi体耀武扬威,这些重火力一小部分是由亚森利用专机偷运过来的,但是大部分都是于若洋利用usa黑shou党的军huo走si网络运送过来的,清一色mei式装备,而且都是最新型的。

小小从若洋手中接过那把散弹q,拔开人群缓步走到那名壮汉身边,缓缓调转q口对准了壮汉的额头,小小没有任何怜惜之色的一字一顿道“我要知道花田会所有高层的动向!”

“我-我不知道!”地上倒在xue泊之中的领头壮汉捂着肩膀为断涌出的鲜xue倔强的答道,目光之中自然流露着不屈。

不断涌出的鲜xue倔强的答道,目光之中自然流露着不屈。

“砰!”

“砰!”

“砰!”

小小毫不留情的对准壮汉的右腿连开了三q,近距离散danq的莫大为例立刻让整条右腿化围一滩xue睡,痛的壮汉几乎晕厥过去,在地上si命的叫喊着。

“告诉我,花田回所有高层所有的动向!”小小再度重复道。

“我-不-知-道!你杀了我吧!”壮汉显然是个死zhong派,根本就没有把小小的威xie放在眼中。

“同——意!”说完小小毫不留情的冲着领头壮汉的胸口就是一q,xue红色窟窿立时出现在壮汉的前胸,扑通一声壮汉倒地时bi命。

小小把手中的q仍回给若洋,冷冷的重复道“清场!”

随后数十名黑旗军拿着手中的重huo力一字排开冲着整个夜zong会疯狂的扫she,夜zong会里面所有的人全部干diao,最后跟是一把huo烧光了整个夜zong会。

“清场!”

“清场!”

“清场!”

··········

这是小小这一晚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几乎是一夜之间花田会在dongjing市区内各大夜总会,餐饮,旅店,地下du场均遭到了小小的黑旗jun团的毁mie性da击,所有看场的花田汇人马全部贝黑旗军干diao,人数超过五百人,无一幸免!

这杯公认为是近十年以来发生在dongjing城区内最大的回到寻chou火pin事jian,一夜之间花田会在dongjing的所有场子全部被dang平,所有人ma全部被sha光,所有花田会名下的店铺全部烧光,砸光!小小率领黑旗军团在riben本tu制造了名副其实的新一代“三光政策”,而且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抓到任何蛛丝马迹,黑气军团办事干净利落然咩有留下任何可以让jing方和hei道追查下去的线索而全身而退。

一时之间hei道风声鹤唳,xiao烟渐起。hei道帮派彼此之间开始互相jie备,bai道jing察更是立刻提讯了各路hei帮老大问话,整个dongjing警cha部门开始着手调查近十年来各路hei帮的寻chou滋shi案jian,力图从花田会以至于整个住吉会这首查询到到底是谁在午夜行xiong杀sha,手段极其can忍。

山口组和稻川会被列为jing方重点排查对象,因为在ribenhei道有能力有魄力敢提住吉会场子的hei帮少之又少,山口组和稻川会绝对是被怀疑的重点。但是稻川会会长新丧,下一任会长也正在紧张的运作之中,整个稻川会内部尚且乱作一团。应该不会出手花田会的事件,但是这也仅仅限于猜测,一时之间hei白两道诸多猜测都围绕这花田会被扫而展开。

花田会是riben三大hei帮住吉会旗下的著名帮会,也是shi力派帮会,住吉会每年超过两成的利润都是花田会所贡献。而花田会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利润来源都是来自dongjing,所以一夜之间花田会dongjing的场子被一扫而光不仅zhen动了花田会会长中村功,更是jing动了住吉会高层,住吉会已经yang言要将这个与之为di的人挫骨扬灰。

就在小小夜xidongjing的第二天上午,中村功带着花田会的高层从住吉会dongjing总bu大楼缓步走出,中村功一脸的铁青。先是老年丧子,之后是自己一手创立的花田会遭受前所有未有的zhong创,大大伤了元气,中村功此时的脸色简直堪比黑炭。

“郎川!”中村功停住脚步低沉一声喝道。

“是!会长!”紧随其后的郎川几步赶上,站在中村功身后恭敬的站立着。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把这些人络我找出来!”中村功冷楞喝道。

“是!”郎川答应道。

“会长,暂时不要会神奈川了!为了您的安全,我己经为您另外安排了住所,我会派人送您过去!”郎川在一旁恭敬说道。

中村功听了郎川的话冷哼一声,随口道“我的安全不用你操心了,好好办你的事吧!”

“是会长!”郎川答道。

随后郎川带着自己的手下目送着中村弓的车缓缓离开,紧缩的眉头却久久不散,“究竟是谁干的呢?”郎川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脑诲中敢与花田会为di的几个对象都一一被郎川排除了,最后一个绝美少女的脸庞浮上了郎川心头。

“不可能是!她对时不可能!”郎川否定了自认为是荒唐透项的念头,随即小小的脸庞被郎川粉碎在脑海之中。

“通知会里所有兄弟从今天开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关闭会里所有轻营场所,所有人原地持命。”郎川命今道。

“是,老大!”手下人大声答道。

与此同时一路艘寻小小踪迹的辛刚和谢涛谦一干兄弟在搜寻途中失去了最后的线索,难掩失望神色的辛刚和谢涛谦并肩一脸组丧之色的走在交外空旷的街上,两个人默默无语就连从身边经过的数辆卡车都没有注意,任由一队卡车呼啸而过。

只咕谢涛谦循着卡车呼啸而过的方向回头望了一眼,但是却若无其事的放过了,两个人肩膀搭着肩膀向前走去。

这一列卡车里面正是在昨夜扫荡花田会的黑旗军,这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返回了吉村医院。返回吉村医院所有黑旗军兄弟第部就地休息,拼sha一夜的黑旗军急需补充体力。小小和若洋以及雷德几人在医院里安排好黑旗之后简单的总结一下昨晚的zhan果,随后小小在若洋的陪同下朝龙五所在的监护病房走去。

龙五经过的手术之后依旧在昏迷亡中,虽然后脑的dan片暂时还无法取出,但是据手术的吉村医生答复小小说龙五的求生意志很强。

生命波动十分强烈。目前吉村医生正在为走龙联系手术的医院和医生,湘信这几天就会有消息,到时候龙五就要转院到dong京去。

“放心,他会没事的!”站在小小一旁的若洋轻声安慰道。

透过玻璃窗望向病房里的小小眼神深处射出复杂的情感,听到若洋的话小小重重的点了点头苫道“一定会没事!”

“早点休息吧。”若洋关切的说道。

“我知逍”小小点了点头随后跟随着若洋向走廊深处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龙五所在监护病房仅一墙之隔的房闷里一脸苍白的萧天正躺在病床上接受吉村大夫的检查。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萧天己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据吉村大夫交持由于萧天的脑部曾经遭受过重击,而这次重伤的部分又是后脑,所以使得萧天现在处于一个深度昏迷的过程中,用吉村大夫的话就是大脑正在深度休眠,处于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的过程中。

“医生他现在恃况到底怎么样?他不会永逸这样昏迷下去吧?”病床边的邢烈真的担心萧天就此成为一个植物人。

此时的萧天浑身上下都被白色绷带包着,只露出双眼和呼吸的鼻孔,整个人犹如一个木乃伊一般。吉村详细的检查了萧天现在的生命体征,随后答复邢烈说“你放心吧他现在的状态不同于完全失去意识的植物人,整个大脑在自我修复之后应该就会苏醒过来。现在我们只能耐心的等持。”

“那需要多久?”邢烈问道。

“这个我没有办法给你唯确的时间!我们只能等!”吉村大夫答复完邢烈之后转身出去了。

邢烈轻轻的把手放在萧天的手上,轻声逍“老大你快点醒来吧!你知逍这帮兄弟都在等着你回来么?那真是度日如年啊”

说完众兄弟中年龄最长的邢烈眼角含泪深深的埋下头却没有注意到萧天眼皮的轻微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