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月夜杀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五十二章月夜杀机

两道身影从外墙一跃而入,四下寂静无人,只是草丛里不时的传来几声昆虫的鸣叫声。接着不远处楼房里昏黄的灯光两道人影子慢慢

露出了样貌,正是高世风过来刺杀萧天的朱雀堂小兰和玄武堂堂主范七。二人落下的这个地方正是公安局的后院,也是公安局限临时拘

押犯罪嫌疑人的地方,萧天就被子羁押在这里。

空旷的院落里四下无人,也许只有围墙外的汽车轰鸣告诉小兰两个人这里还是闹市街区。小兰神色漠然的别的了一下方向用手一指前面

,道:“那里!”说完二人就缓步朝关押萧天的拘留室走去。

此时正在拘留室陷入浅睡状态的萧天突然听到走廊尽头缓缓来一阵脚步声,萧天猛的睁开双发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么晚了还有谁能来呢?萧天在心头暗道,而且今天似乎格外不一样就连铁窗外负责巡逻的警员入夜之后都没有再言语一声,萧天

心头不免掠过一片阴云。

萧天刚要起身就见两道出黑色的人影从一侧闪了出来,小兰和范七肩并肩站在一起透过钢制的栏杆冷冷的望着里面的萧天。

萧天突然看到两人的出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随即就明白了,语气异常平和道:“高世风派你们来的?”

小兰低笑一声,轻声道:“废话!”

话音刚落小兰没有任未受理征刷的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了萧天,瞬间即逝整个拘室里步满了杀气和紧张的所气

氛。在拘留室里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萧天根本就是避无可避,况且依青帮第一杀手小兰的枪法想必差不到哪里去,是绝对不会给萧天任何

反映的机会。

当小兰把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萧天立刻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也许萧天没有想到死亡的威胁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

突然,仿佛自己本来赚的钵满盆满,但是瞬间就变得一无所有了。也许连萧天都没有想到高世风去不顾杀了他之后可能引起的巨大麻

烦竟然铤而走险,甚至此时萧天甚至连害怕和恐惧的机会都没有,只因为小兰杀人执行任务并不拖泥带水还有就是她动作太快了,萧

天甚至连策反她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说在台湾那次萧天还可以事先预料到一些的话,那么这次在上海公安局他侧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在这么一劫,而且距离离死

亡竟然是如此的接近,以至于萧天可以清晰感觉到到死亡前那一刻的煎熬。

小兰狞笑一狠狠的扣动了板机,与此同时空旷的走廊里一道寒光嗖的一声飞了过来直奔小兰握枪的手腕,那道寒光几乎和枪口喷射的

火舌前后而至,小兰立刻闷哼一声手枪脱落在地上,枪口中射出去的子弹贴着萧天的左边肩膀斜飞了过去。

枪响的瞬间萧天立时感觉到到心神一紧周身的血液似乎全部向自己的心脏涌去,而且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但是枪响之后并没有萧天发

觉自己竟然还是安然无恙,反倒是小兰手捂着右手手腕一脸戒备的向走廊尽头望去。

再一次从死神手中逃脱的萧天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紧接着缓缓吁出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这种等待死亡的滋味还真不好受,萧天在

心中暗道。

而事实上就是这样,本来一个要死的人突然没有死了,相信这样的结局往往比死了还要可怕,或者说不叫可怕,叫后怕同。这种品位死

亡滋味的过程有的时候可以使人瞬间崩溃掉,好在萧天经历过了多少风雨的洗礼和死亡的威胁已经慢慢适应了。

现在萧天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到底是谁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双救了自己呢?

“谁?!”小兰冷哼。

慢慢的,月亮从云层渐渐浮现出来,皎洁的月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射在走廊的四道出高低不同的人影身上,四人的容貌渐渐浮现

出来,随即随着云层的游走又挡住了月光,走廊尽头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但是依然隐给可以看到四人的轮廓。

“看来我们来的刚刚好!”一记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

“是啊,你也破坏人家的好事了!”一个略显俏皮的女声接。

“老冰!”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萧天情不自禁喊出了名字,虽然看不到四人,但是萧天已经感觉到空气此时似乎都弥漫着淡淡的兄

弟之情。

“老大是我,老冰!”

“天哥是我,火凤!”

“哈哈哈哈”萧天朗声一声长笑,缓缓道:“你们终于还是回来了!”

“一天是兄弟,一辈子是兄弟,你有事我们能不回来么?”老冰望着对面的玄武堂堂主范七沉声道。

“有人想杀的话也要问我们同意在同意,我们不同意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伤你一根头发!”火凤厉声道。

“大哥,还有我啊!小小!和火凤站在一起的小小语带喜悦的说道。

萧天听到小小的声音突然声调一高,”道:“小小,是你,你个臭丫头不好好学习来这里干什么?”

虽在几人对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这个做妹妹怎么能不到呢?“

萧天无奈的苦笑一声,众人听着从拘留室里面传出来的脚步声,最后萧天似乎又坐回大床上望着栏杆前面的小兰和范七两人人缓缓道:”“你们几个先把他们打发走再说吧!我可要好好歇息歇息了,刚才那一枪差点就要我的命啊!呵呵!”

也许过多的体会生与死之后,对这中间的差别可能主不那么太在意了。对生不过分的期待,对死不会有太多的恐惧,这就是萧天这以

年已经在逐渐养成的豁达人生观,毕竟萧天知道他混的黑道出。之所以称之为黑道,就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天会死在一条漆黑的

道路上。所以笑对生死才是缓解压力的最好办法,也正是因为这样萧天靠着墙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全钱不顾栏杆外面紧张的对峙。

四人对于小兰和范七来说除了小桐他们认识之外,其余三人都没见过。小桐要事小兰领教过二人技艺当在伯乐之间,便是小兰也越发

感觉到小桐城进步速度之快实在是出乎她意料之外,每次和她对敌她都会有所提高,。至于另外两女一男,小兰觉得得老冰应该是

不太对付,至于另外两人火凤和小小嘛,至少小兰看不出火凤的深浅,除了一双眸子明亮的有些可怕之外基它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相

反的倒是小小有意无意总是自然流露出一种跃跃欲试的表情,小兰一眼断定小小一定是刚出道不久,这样的对手往往最容易对付因为她

往往都会败在缺私家少实战经验上面。

小兰和范七都是身经百战之人,瞬间就把四人的实力划分出档次来小桐为第一梯队,老冰为第二梯队,小小为第三梯队,至于火凤由

于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杀气和异常则被二人归在最不有威胁力的一个级别之上。

所以小兰和范七都比较单纯的认为脱身应该不是很困难。

“姐姐,让我来会会他们吧?”小小在一旁哀求道。

“这两个人都是高世风手下的大将,不是那么好对付,还是我来吧。”小桐沉声道。

“怎么,你怕我打不过他们?”小小挑眉问道。

“我没那么说!”小桐依然语气冰冷冰冰的说道。

“你就是那个意思!”小小语气渐渐冷了起来,但是随即她又冲火凤央求:“好姐姐,你让我挑一个吧,反正有你在,也不怕他们使坏!”

小小这些话听得小兰和范七暗皱眉头,好像自己在小小眼中只是一件商品一样只有被挑选项的权利,更让二人吃惊的是从小小的品气

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她似乎很相信那个穿红衣服的绝美女子的实力。

“好吧!你小心一点,打不过要强来!”火凤叮嘱道。

“太好了,姐姐我爱你了!”说完小小嘴角含笑的慢慢转过头来笑容也渐渐变得冰冷,已然全无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份天真的稚气,明

亮的大眼睛充满屯威慑力,看得小兰二人啧啧称奇。

“我就选你了,矮冬瓜!”小小指尖一指范七大声道。随即翻身跃动起半空借助走廊两侧墙壁的反弹之力朝范七扑去。

什么?说我是矮冬瓜!一向不芶言笑的范七在帮中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个头矮脚,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笑骂为矮冬瓜立刻让范七

尽头火起,闷吼一声挥舞着两只如同铁锤一般的拳头朝小小迎了上来。

“你这样会把她惯坏了,万一小小受伤,看你怎么向老大交待!老冰不免有些责怪道。

火凤微微一笑抱着肩膀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望已经和范七斗在一起的小小,说道:“让她现在详磨练一下也好,现在留点血受点教训总

比将来丢了性命强。放心,有我在这看看不会有事的。”

就在火凤和老冰二人对话的间隙小小已经和范七交上了手,范七出身少林走的完全是刚锰的路钱,而小不修习过泰拳也是走的是一样

的路线,但是陷于男人和女人天生的身体差异,再加上范七侵淫多年的修行整体实力怎么是年轻的小小可以单人力挑的。

不过这对于小小也是难得绝佳实战机会,如果说早上对战黑龙小小不有所保留的话,那么此时她和范攻的对战她已经是全无顾及。三米

多宽的走廊就成了二人决战的战场,小小的拳头在女性中间已经是少有的锐利,腿上功夫更是泰拳必杀绝技之一。

小小借助墙壁之力呼的跃起关空,一个前空翻一脚朝范七的面门落去,范七双手一搪架住小小的右腿,小小单手支地一拳朝范七心窝

攻击。范七反手一挡卡住小小右手紧接着二人缠斗几个回合之后范七胳膊卡住小小脖子把她使劲的朝在百忙之中上撞去。

看到这幕情景老冰和火凤立时心神一紧,火凤已以准备随时出手了。

“小小,小心!”老冰禁不住大声喊道。

“小小?听到老冰的这声喊叫坐在床上的萧天双眼猛的睁开一个箭步跑到栏杆旁,萧天一眼就看到范七死死卡住小小脑袋在往墙上撞

去。”小小!“萧天禁不住失声喊道,同时暗气火凤为什么让小小和这个范七较量,范七的身的手萧天见过那是可以和李东一战的对手,

身手绝对非常强悍的。

“我——没——事!”小小从牙缝里吐出这三个字,紧接着小小拿右脚一蹬墙壁噌噌几下蹬上了两米多高的墙上。

“你找死!”范七冷哼一声松开卡住右臂同时腾出左手猛的抓住小小的腰间,一个空背把小小摔趴在地上。小小发出一阵决哼,紧接着

范七籠不跃上双手抓住小小的肩头带了起来,同时就是用自己的铁头功去撞小小的脑袋。这一间相信一头就可以把小小的颈骨撞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小被范七带到半空中的那一瞬间。

小小双脚离地猛的朝范七的小腿上踹了过增,但是哪里想到少林寺出来的范七双腿坚如盘石,小小的双脚如同踹在了石头上一般。

“你去死吧!范七一下子把小小扔在了半空中,同时马步向前一迈右拳暗运劲力猛的朝半空中落下来的小小腹部挥去。

就凭范七这一拳足可以把小小打个肠穿肚烂,小小似乎到了危险脸色瞬间面无血色,但是此时她已经无能为力丝毫没有反击的能力了。

“不要!”萧天大声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落在半空子的小小忽然感觉到身后风声骤起,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的被子人向后拉去,此时小小几乎看着范七

的铁拳就在距离自己小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向自己逼着,但就是伤不到自己一分。

这时候小小知道火凤终于出手了,因为这第快的速度只有火凤一个人才能拥有。

火凤迅捷无比的速度立刻把小小危险境地给救了出来,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的小小嚓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喃喃道:“这个矮冬瓜还真厉

害!”

“你已经很不错了,他几乎可以和东哥打个平手了!”小桐在一旁冷冷道,似乎对刚才小小涉险没有一点感情上有表示似的。”是嘛,呵呵,看来我也很不错嘛!小小开始有些自鸣得意了,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看到小小没事了,萧天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一下子坐回到了拘留室的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同时萧天在心里暗延如果小小要是有事

,老冰你们两上给我走着瞧,其实此时萧天还是可以肯下的,相信老冰和火凤一定不会让小小出事的,因为他们比自己更加关心小小。

就在小小被凤火给送回到老冰跟前的时候,火凤那飘忽的身影瞬间迎上范七的铁拳,此时范七真的没有想到竟然可以在这个当口中把

小小给救下来,如果是这样的那么这个人的速度快得真是匪夷所思。

几乎也就在范七一转念的功夫忽在自己前进拳头静止在半空中,让他大惊的是挡住他铁拳的不是一个拳头或者一个手掌,而只是一根

手指。

范七锰一抬头立时迎上了火同波澜不惊绝美面容,双眼出冰出一样的寒光同,一头乌黑的秀发在寂静的走廊里无风自扬着嘴角写满了

一丝冷漠,也带有一丝的孤寂。

那是真正高手对敌时的寂寥和无奈。

忽然间午夜冷风瞬间把走廊墙壁上的窗户一一吹开,窗外冷风瑟瑟,树叶在风中刷拉拉的响动着,天际边乌云不断游戈着,预示着一场

暴风雨即将来临,忽然间一声惊雷划过天空,随后一道闪电掠过天边,闪电的明亮照在了空寂的走廊时那诡异的场景上。]

一个女人用一根的指挡住了一个男人拳头。

女人,男人,拳头,手指,这些生活中最常见的元素组成了走廊里最为恐怖的画面。范七身后的小兰此时妇眼紧紧盯住火凤那白皙

的脸庞,双拳紧紧的握着,全身似乎都凝固了一般,她不能相信被他们二人认为最没攻击力的人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

“你你!”范七额头青筋暴起,有些不知所措,他不能相自己连铁皮都可以打穿铁拳竟然可以被一根手指挡住。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是幻觉,是偶我然,范七在心头大喊道,同时额头上的汗珠不住的滴落下来。

“你原本不配我出手,但是谁让人差点伤害了她呢!”火凤冷冷道。

“什么?”范七惊呼道。同时范七就感觉自己的左手如同被利包裹住一般,此时身后的小兰深刻的地注视到火凤原本清澈的目光瞬间

变得红,放出一种血腥的光芒,吓得小兰禁不住猛的往后退去。

“啊!火凤没有给范七一点反抗的机会,而事实上范七此时也丝毫没反抗能力。火凤左手卡住范七的右拳猛攻向外错去,就听到范七

右臂如同暴豆一肌的嘎吧脆响,范七怪叫一声正只右用贴手腕处全部粉碎,从手腕处迸裂出来的碎骨阴森森的在空气中暴露着,放出

惨白的光芒。

“你混蛋!”疼痛至极的范七豆大的汗珠啪啪声滴落在水泥地面上。范七忍不住大声喝道,同时愤怒至析的范七强忍着巨大的疼痛站

起来,左手锰的攥拳全身劲力凝聚在左臂之再次朝火凤挥去。

“不要!”此时身后的小兰已然出范七和自己跟火凤根本就是不在一个档次上,她已经看出火凤要想杀范七只是举手之间的事情,这个

妇人实在太可怕了,。到底是谁?为什么之前没有见到过这个南天集团到底隐藏着多少高手!

然后小兰的这声提醒似乎来得晚了一些,已经陷入疯狂状态中范七此时铁拳已经直奔火凤西门而去,猛烈的拳风甚至连身后的小兰都

已经感觉到了,这一拳相信足可以把一堵墙轻松击穿。

此时火凤始终保持着嘴角的那一丝冷笑,紧接着双目已经由血红色转变为飓黑之色,空洞的没有一丝感情,同时周身气势力陡然膨胀起

来。有若实质的阴寒目光直接笛射向了范七双目中,之后火凤周身上下散发的气势深深的震撼着范七,此时范七已经丝毫不能再动弹一

步,满脸写满都是恐惧。

此时火凤狞笑着缓缓伸出自己的右手变换兰花手指朝范七的人铁拳上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