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覆手为雨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南天大厦,瞳雪办公室。

“什么,终止探视?”老冰诧异道:“现在又不是犯人,他们有什么权利不让探视?”

“事情就是这样,你们回来之前我们刚被挡了回来,要不是忠言拉着我,我真想给那小子一拳?”张刚气道。

“天哥,他现在怎么样?”火凤问道。

刘忠言呵呵一笑,道:“老大现在是吃的好,睡的香,你们也不用担心了,反倒是高世风,我想他现在一定吃不下睡不着的。

“怎么老大又跟高世风对上了?”火凤问道。

“这件事说起来长,”接着刘子龙就把老大萧天到上海之后跟高世风的恩怨纠葛向火凤和老冰细说了一遍。

“我这个大哥实在是太牛了。”小小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大声说道。

“是,你这个大哥现在是很牛,都能我军区司令国家副主席一个级别的人物称兄道弟了,还不牛么?”瞳雪在一旁故意晒道,但是两眼中却写满了无奈。

“是嘛!?”老冰听到后呵呵一笑,心中暗道萧大哥还真不是一般人,到哪里都能和高官扯上关系。

“对了,还有件事情和冰哥你们说一下,你们回来之后这件号就更有把握了。”接着忠言就把国家主席视察上海要求南天集团做保镖的事情和老冰火凤二人说了一遍。

老冰和火凤二人互想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难以置信,火凤讶然道:“国家主席视察地方还用我们保护么?那中南海的保镖是干嘛的,摆设么?”

刘忠言低笑一声,有些故弄玄虚的说道:“现在上面也不太平啊,老大开始也不想插手这件事,但是碍于梁鸿生的面只好答应下来了,这些天以来我们一直都在为这件事作准备,而且这件事如果办成了无疑将会大大推动南天集团在大陆的发展进程。”

老冰不屑道:“我怕到时候他们又是进民第二,在台湾老大这么帮民进党到最后落下什么了,是驱逐!忠言,难道历史不要在重演么?老大难道不明白这一点?”

刘忠言从少发上缓缓站起身走到众兄弟中间,缓缓说道:“咱们兄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难道会不明白这一点么?老大难道会不明白吗?”刘忠言用目光扫视了众兄弟一圈,微叹了一口气道:“我猜想也只因为这一点老大才想得到一种肯定,他也许更是觉得应该为这个自己生活的国度做一些事情,当然前提是如果他的选择是正确的话。”

“万一他的选择是错误的呢?”火凤突然插话道。

刘忠言微微一笑,道:“老大说过如果自己的祖国都可以让自己失望的话,那么这个国家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他说了他会考虑去瑞士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当然就是怕打扰你们,呵呵!”

“好啊,如果大哥一起到瑞士的话,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小小如孩童一般高兴的笑着说道。

火凤望着小小暗自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们要去公安局探望一下老大,这样我们才能安心。

“但是眼下这个情形通过正常的途径很困难。”刘子龙说道。

火凤冷笑一声,淡淡道:“这个世界上能挡住南天兵团的围墙还没建出来呢!”

“凤姐难不成你想……,”刘忠言脸色微微变道。

火凤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晚上我和老冰还有小小一起进入探望老大,怎么样,忠言?”

“可以倒是可以……”刘忠言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似乎有什么话不方便直说。这个时候小小过来拉住忠言的胳膊娇呻道:“忠言哥,忠言哥!你说到底成不成嘛?”

小小这一猛烈攻势相信任谁都招架不住,这一声声娇呻差点把所有人的骨头都酢软掉,刘忠言红着脸求饶道:“我的小公主你饶了我吧!好吧,我答应你了,不过有一点凤姐你们得答应我!”

“什么?”火凤沉声道。

就听刘忠言面色凝重的说道:“老大虽然现在被关在公安局,但是按照眼下的情势人身安全应该是无虑,出来是迟早的事,所以你们这次去只是秘密探望,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更不要杀人,否则老大这悲子就永远洗刷不掉逃犯这个罪名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好了,我答应!”火凤笑着说道。

刘忠言心中不免长吁一口气,他还真怕火凤进公安局里面大开杀戒呢。忠言知道依着火凤的身手这个世界他想杀的人就没有可能还手的机会,所以才这么嘱咐到。其实忠言那里知道火凤自萌生退出江湖的念头龙其是生产之后那种噬杀的性格已经渐渐消散了,在瑞士收服赤海也只是将其制住并没有伤害其一根汗毛,也正是那种随心所欲的止杀之境才使得赤海生出归顺之心。

“凤姐姐,让我也陪你们去吧。我知道老大拘留室的位置!”

“好吧。”火凤笑着点了点头

南天大厦,地下操盘基地。

今天是箫天被关进上海公安局的第三天,中国的股市在吕俊千亿资金的操纵下也连续跌了三天。除了第一天吕俊注入大笔资金砸盘之后剩下的两天吕俊重点关注高氏集团的那十家上市公司,一连三天没有让这十只股票股价有一点松动的迹象,只要九点半一开盘这十只股票就是一直跌停到下午三点收盘,同时大量的散户机构盘的松动也加速了两市股指的持续走低,一时间沪深两市放眼皆是绿茫茫的一片。

高氏集团控股的十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三天损失了至少百分之三十,高氏集团的市值在这三天大幅度缩水,每分钟损失的金钱都以百万计算,一天损失的资金都亿计算,连续的跌停早已经让高世风再也不能沉住气了,十点钟的时候集团调集八十亿资金入账,整个金融投资部的操盘手严阵以待就等着高世风下达进场的指令。

八十个亿的资金在眼下的沪深两市可以称得上是超级金融大鳄了,放眼沪深两市近千只股票想要抬起任何一只股票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如果想要一举托起十只股票的股价则显得有些困难。

“进场扫货”高世风终于下达了进场指令,话音刚落所有操盘手都统一行动起来疯狂的往电脑里面输送着指令。

此时在南天大厦操盘基地里一直监视这十只股票动静的陈戈立刻发现了异常,在第一时间把这异常情况向吕俊汇报。吕俊飞快的调阅沪深两市信息就见高氏集团龙头股票上海国际为首的十只股票股价有了松动迹象,大笔的买盘疯狂进场扫货,相信再有三分钟左右十只股票的跌停都将被打开。吕俊双手拉着下巴面色凝重的望着沪深两市和十只异动的股价,整整半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

“老大,下命令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陈戈大声问道。没等吕俊答话,一声苍老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道“撤掉所有卖盘”寻声望去,正是天使基金的老板彼德。

“撤掉所有买盘?”陈戈不明白彼德为什么下达这样的命令。撤掉卖盘无疑将会使买盘疯狂涌入,到时候在打压的话将会付出巨大的成本。

在陈戈一旁的赵枫只是忙着自己的一滩活,并没有接话,但是赵枫却头也不会的说道“陈戈照做!”

“对,照做!”吕俊似乎明白了彼德话中含义双眼放光的大声道。陈戈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争嘴的时候,立刻大喊一声“撤掉所有卖盘!”

仅仅一分多钟压在十只股票跌停价位上的卖盘迅速减少,正在冲击十只股票跌停价的高氏集团的操盘手们立刻感觉到压力一轻,跌停瞬间就被冲来了,高世风脸上也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看来比想象的容易!高世风在心中暗道。

就在高世风动用八十亿资金力托旗下十大股票的时候,远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宁波一伙人也一直都在股市中窥视的难觅的投机机会,这就是宁波涨停敢死队的罗峰云。

这个时候赵枫似乎已经完全明白了彼德的用意,接道“等股市筹码分散之后我们再尾市进行打压,这样可以彻底击垮所有今天买入股票意欲抢反弹的机构和散户的信心,等到明天一早开盘不用我们动手这些机构和散户就会相信沪深两市又将面临新一轮的跌势而抛弃手中的股票,这就是给股市一点希望才可以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感觉到股市的最后绝望的真正含义。”

“问题是我们有能力在尾市把两市给打压下去么?”陈戈抬头望着几乎一片飘红的沪深两市呆着疑问说道。

“只需要打压行业的龙头股就可以轻松办到,今天尾市收盘前一定要把两市给打压下去,而且比昨天收盘还底,这样才能让所有人感觉到绝望。”吕俊沉声道。

在就今天收盘的前一小时吕俊和彼德坐镇操盘大厅开始凶狠的打压各大行业的龙头股,使得股指开始大幅度的跳水,高氏集团力托十只已经接近涨停

的股票八十亿已经用去了一半,眼看这十只股票的股价就快速下挫,高氏集团金童投资部经理立刻请示高世风是继续买进还是放弃。

高世风脸色铁青望着继续大幅下挫的两市额头渐渐浸出了汗珠,是买进?还是放弃?继续买进万一托不起来的话,无疑明天大盘毕竟又是新一轮下跌。如果放弃的话,这四十亿将意味着一天之内就损失一半将近二十亿的资金。

怎么办?怎么办?高世风在心里大声的质问者自己。

最后高世风大力一拍桌子大声道“给我继续买进!”

“是,高总!”

高世风知道自己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赌,赢了这八十个亿也许还有所收获,如果输了的话…高世风甚至不敢相信如果输了的话会怎么样?那可是八十个亿啊?一天内输掉八十个亿试问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谁能办到。

但是就在股市收盘的时候高世风却办到了,高氏集团的十只股票犹如在珠穆朗玛峰上坐了一次过山车一般,从早盘的跌停到一路推高至涨停,到最后尾市收盘的跌停,仅仅一天的时间自己手中的八十个亿资金全部套牢在股市中。

也许难过的不止高世风一个人,宁波的罗峰云此时也傻眼了,这么多年第一次阻击涨停失手多少让罗峰云尝到了失败的痛楚。毕竟这么多年了罗峰云顺风顺水惯了,想从别人手中拿钱就从别人手中拿钱到现在资金一天只见在股市套牢三个亿的资金,这还不算他推荐给其他机构在股市套牢的四十亿资金。

不算这些大中型机构在内在这一天种在沪深两市想抢反弹的数百家机构全部套牢在股市里,套牢的资金多达三百个亿,这一轮由箫天在幕后操控的金

融风暴过去之后中国境内的金融机构面临着重新洗牌,近半数的机构彻底的推出了中国的股票市场,不是因为他们操盘技术不好,只是因为他们已经没钱了再也玩不起了。

收市之后数小时,罗峰云都是一脸苦涩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仿佛一块已经枯死的木头一样,接着突然罗峰云猛的一拍自己的办公桌然后把所有办公桌上的能摔的东西全部砸在地上,晃动着身形大声咆哮着,“到底是谁??!谁能告诉我答案!是谁让我败得这么惨!!”

于此同时上海高氏集团的高世风也发出了同样的呐喊,就在这一瞬间正在上海公安局拘留室里靠着墙壁坐着的箫天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箫天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突然两眼射出两道寒光,一字一顿道“高世风!是不是你在骂我呢?”

“哈哈哈哈”箫天爽朗的笑声顺着墙壁上的小铁窗一直传到了公安局的围墙之外.

“死到临头了,还笑的这么嚣张,!”公安局围墙之外两道身影中一记男声的低唱传了出来。

“别说了,办事要紧!”旁边的身影提醒道,让人以外的是竟然是个女人,就是她光秃秃的脑袋在月光下闪烁这丝丝暗芒。

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两到身影消失在围墙下,轻松跃入了围墙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