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野蛮执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萧天把和众兄弟们商量的计划告诉梁鸿生的时候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了,同时也嘱咐萧天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不能出差错。得到梁鸿生肯定答复之后萧天立刻让众兄弟进入紧张的布置之中。一转眼二十天过去了,所有在为卫金形动所做的一切准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南天别墅周围的院墙全部拆掉重新用青石砌成高达两米五的围墙,覆盖别墅周围百米范围,站在别墅顶层俯瞰可以说一是览无余,远远望去整个别墅就如同一座碉堡一样。别墅周围三公里范围全部进入黑旗的监测范围,从南天滨江大酒店到南天别墅行车路线王森也已经制定完毕,路线行进中设置的暗哨也都布置完毕。位于南天别墅的地下会场也已经全部装修完毕,由张刚和刑烈细心调教的五十名神枪手已经全部出师,弹无虚发似乎已经不能在形容他们的枪法技艺了。出自李东和老冰之手的黑旗本来就已经技艺非凡,这次又经过刑烈和张刚二次镀金,这五十名黑旗依然具备世界顶级保镖和特种作业的能力,堪称南天一座永不损毁的围墙。

总之经过这二十多天紧张的准备所有黑旗甚至包括十八铁卫的作战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也许人的压力越大所激发的潜能就越大,外在的压力固然不可或缺,但是同样的人心的自我催动也一样可以造就不平凡。

萧天命人大肆堆砌别墅围墙的消息自然没有瞒过高世风的耳目,立刻就有人向高世风回报了这一情况。谁知道当高世风知道这个之后只是哈哈一笑,大声道这是南天集团的人被青帮打怕了,开始砌高围墙避青帮追杀。随后高世风阴险的笑容一闪而逝,喃喃道他难道不知道越是坚固的围墙都是从里面被打破的么?

而全心投入到卫金形动中的萧天自然没有时间理会青帮高世风的嘲讽,这一段时间也许是整个上海滩最平静的时光了,甚至连平时在街头游荡的小混混都明显少了许多,繁华路段不时会经过巡逻的警车或者警察,大部分上海人都深刻地感觉到了整个治安环境的大幅度改善。

青帮以及各大帮派都进入难得休整期,大的帮派火拼极少出现,发现苗头的黑帮大哥们都以谈判的方式和平解决,至于小的械斗最多也就是把双方拘留个三五天然后释放了,当然对于极恶劣的恶性杀人伤人案件是绝对不能放过的,要不然怎么可以体现公安局严打的决心和成果呢?在这一段时间青帮高世风让青龙把命令传达下去谁也在这一段时间惹事生非家法处置,所以各大堂口的人马全部偃旗息鼓低调行事。

就在距离国家主席视察上海还有十天的时候,一辆从首都北京飞往上海的航班缓缓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随后一位戴着墨镜身材高挑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子出现在现场门口,黑衣女子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金贸凯悦酒店而去。这个黑衣女子正是已经在萧天众人视线里消失一个多月的南天集团的副总张立华,张立华向萧天告假说是回北京看望父母,谁知道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张立华从没有联系过萧天,而萧天也知道张立华毕竟是上海国资委的代表进驻南天集团的,到最后也就随她去。

张立华没有注意到在她坐上出租车离开的时候,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桑塔娜轿车随即跟了上去直到张立华下了出租车走进金贸大厦的大门。

黑色桑塔娜轿车缓缓放下车窗朱国栋那双充满狡诈的眼神望向了走进金贸大厦的张立华的背影,旁边的一个警员问道“老大,我们下面怎么办?现在就进去抓她么?”

“别着急,等天黑下来再说。”就这样朱国栋缓缓升起车窗守在街道一旁注视着从金贸大厦进进出出的人流却始终都没有见张立华出来过。

夜色缓缓降临,朱国栋看了一下表指针指向了九点四十,又望了一眼金贸大厦沉声道“我们上去。”

“是,老大!”跟在朱国栋身后的两名警员答应道。

朱国栋三人走进金贸大厦来到凯悦酒店一出示刑警队的证件很快就打听到了张立华所住的房间,临走时朱国栋特意嘱咐了服务台的值班小姐“这个女人是个极度危险的杀人犯,千万不要声张不然惊吓了这里的客人。”

望着服务台小姐略微苍白的面孔,朱国栋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坐电梯朝张立华所在的楼层走去。

“老大,你说这个张立华的南天集团下面本来就有一个大酒店不去住偏到这凯悦来,这不有钱烧的么?”一警员站在朱国栋身后心中不平道。

“妈的,有钱人都这样,尤其是有钱的女人!”另一警员附和道。

“好了,别说了!”朱国栋喝令道。

“是,老大!”两警员怯声道。

“一会儿进房间你们俩不要说话都听我的。”朱国栋沉声道。

“老大,这个张立华到底犯什么事了?我们用什么理由带她走啊?”身后警员问道。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们只要照我说的办就可以了。”朱国栋不客气道。

两警员互相望了望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接下来就不再说话了。原来这一段时间高世风交给朱国栋的一项任务就是弄清南天这个叫张立华的女人的背景到底是什么,竟然可以在上海政府手眼通天,似乎不论萧天犯了多大的案捅了多大的漏子她都可以摆平。先要对付萧天就首先要把这个女人的底细调查清楚然后铲除掉,否则自己就没有办法利用自己的网络对付萧天,这是高世风策划的对付萧天的大前提。

但是朱国栋费劲心机也没有查到关于张立华的半点情况,但是越是这样朱国栋对张立华的身份就越是怀疑,在利用自己的侦察网络探听到张立华今天回到上海的消息报请高世风之后,高世风决定先把张立华拿下再说,所以今天朱国栋铤而走险不惜借用自己官方身份决定带走张立华。

虽然朱国栋知道这其中隐藏的风险,但是高世风命令他还是不敢违抗的,所以就带着两个比较贴心的手下到金贸来张张立华。朱国栋此时已然动了杀心今天一定要带张立华走,否则一旦失败的话自己头上顶戴不保,而且可能还面临着牢狱之灾。

想到这里朱国栋顺手把腑下枪套里的手枪掏了出来把子弹压上膛,后面的两个警员看到朱国栋如此紧张的态势,惊讶问道“老大,不用这么严重吧?”

“你们懂个屁!我怀疑这个女人是台湾特务,她一定会两下子。不准备好了,万一栽在她手里不是给大陆公安丢脸么?”朱国栋信口胡诹道。

两保警员再度对视一眼,连忙从怀里把手枪掏了出来子弹上膛别地后腰上跟着朱国栋走出了电梯。

来到张立华所在的房间门前,朱国栋冲旁边的警员使了一眼色。警员立刻心领神会从裤兜里掏出从服务台来取的备用门卡,门卡晃过滴答一声房间应声而开,朱国栋三人轻轻推开房间走进房间。

房间十分宽敞,客厅里面的电视在放着台湾的娱乐节目这更加加深了两名警员对张立华是台湾特务的怀疑。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脂粉味道和一股女人身上所特有的气息,黑色职业套装和裙裤凌乱地放在沙发座上却不见张立华的人影,就在朱国栋暗自捉摸的时候房间里的浴室里传出阵阵水声。

朱国栋三人绕过客厅来到卧房,站在卧房巨大的睡床跟前透过敞开式浴房那近乎透明的磨沙玻璃看到浴室里面一具美妙的女人侗体,在那一瞬间朱国栋三人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仿佛停止了,眼前就只有那玲珑曼妙的裸体女了。

有人说世间最美丽的就是女人的身体,但是对男人最具有诱惑力的却不是赤裸裸的女人身体,而是在朦胧雾气中笼罩的女人身体,那是最能挑动男人原始欲望的画面。薄薄的磨沙玻璃让你看得到却看得不清晰,看得不清晰却又看得更仔细,尽管张立华已经年过三十但是依然保持了玲珑有致的身材,高耸的双峰,长长的秀发,长长的指尖不时掠过身体的各个部位,此时水蒸气之中的张立华不时做出各种姿势的躯体彻底地征服了朱国栋三人脆弱的神经。

“啪!”一声响立刻把朱国栋三人拉回到了现实之中,朱国栋连忙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回头一看就见一名警员手里的枪掉落在了地上,气得朱国栋一阵怒目而视就差骂娘了,吓得那名警员连忙把手枪从地上捡了起来。

也就在朱国栋回头的那一瞬间,三人几乎都同时发现了一件事情,三人各自瞧了一眼彼此的跨下,发现那不争气的东西竟然如此的斗志昂扬地挺立着。朱国栋三人连忙蹲下伸手一捂裤裆,而此时浴室里的张立华传出一声质问,吓得裤中之物立刻缩了回去。

“谁?!”紧接着张立华围着浴巾从浴室里面光着脚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已经恢复如常的朱国栋三人在卧房里站着。

出乎朱国栋预料之外的是张立华眼中的诧异之色只是瞬间闪过,张立华上下打量了朱国栋三人和其中一名警员手中的枪。张立华的这个表情更让朱国栋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寻常的女人,平常女人在卧室里突然见到三个男人出现恐怕早就大声叫喊起来了,而现在张立华对三人的突然出现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的惧怕之色。

张立华一手捂着胸口的浴巾一手整理着淋湿的头发随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朱国栋眼角扫过张立华波澜不惊的脸庞从兜里掏出证件,说道“我们是警察,很…”

没等朱国栋说完就被张立华打断了,张立华漠然道“警察未经允许就可以随意闯入我的房间么?警察就可以肆无忌飞惮地站在浴室外面看一个女人洗澡么?”张立华边说边坐在了距离朱国栋不远处的沙发上座椅上翘着望着朱国栋三人。

朱国栋不自然地轻咳了一下,有些心虚道“很抱歉张小姐,我们只是想…”

“只是想什么?你们现在马上离开我的房间,我答应你们不会到法院去告你们野蛮执法的,否则后果自付。“张立华说道。

张立华又一次打断了朱国栋的话,这让朱国栋感觉到很没面子,朱国栋大声道“请张小姐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协助我们调查一起案件!”

“哦?!”张立华美目一挑,从容问道“我很好奇我倒想问问什么案件可以让你们有理由擅闯我的房间?”

“我们怀疑你和一起凶杀案有关请和我们走一趟!”朱国栋撒谎眼睛都不眨地冲张立华说道。

“既然这样你们应该有逮捕证吧,逮捕证呢?”张立华冲朱国栋伸出手,见朱国栋有些慌神张立华微微一笑坐回到座椅上伸手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根烟点燃了吸了一口,然后朝半空中吐了一个烟圈,笑着说道“没有证伯?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们走!你们可以明天到我公司找我律师谈。”

朱国栋心中暗骂一声,从怀里一把掏出手枪对准了张立华,冷冷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跟我们走!”

张立华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微微一笑,道“三个大男人抓一个小女人还用得着手枪么?不就是跟你们回去接受调查么?好,我答应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啊?”

“这个当然!”朱国栋握着枪冲张立华道,但是三人却没有丝毫要离开卧室的意思。

张立华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三位警察先生你们是不是应该出去一下呢?我要换衣服!”

此时朱国栋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淫邪之色,但是依然装作正经的模样说道“对不起!小姐,你不可以离开我们的视线!很抱歉。”

张立华眼中立刻闪过一丝狠毒之色,接着歪着头一笑双手一叹道“那好吧!”

朱国栋身后的两名警员都心中暗喜道这下可是有眼福了,二人都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盯住张立华那前凸后翘的身材。

此时朱国栋感觉自己三人就像三只野兽一样,相信如果不是披着国家警察的外衣可能早就像饿狼一样朝张立华扑了过去。

张立华冲朱国栋嫣然一笑,轻声道“能不能把我床上的内裤给我递过来?”

朱国栋望了张立华一眼又转头望了一下床,见上面果然有一条白色内裤就转身走了过去。朱国栋刚拿起那条白色内裤,突然张立华娇笑道“警官先生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是不会两天穿同一条内裤的么?在床上包里面有新的。”

朱国栋立刻面露尴尬之色,一把把床上的包拿了过来举到半空中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床上。

“要那套黑色蕾丝的!对,就是那套!”张立华用手一指床上的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说道。

朱国栋眼中立刻射出一股欲望的火焰,他把黑色的内裤递给张立华,张立华故意装成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穿内裤呢?”说完就把朱国栋递过来的那条黑色内裤套在了脚上,张立华穿得很慢。薄如蝉翼一般的黑色透明蕾丝内裤一直把朱国栋三人六只眼睛放出的绿色光芒从张立华的脚尖一直吸引到浴巾里面,朱国栋艰难地咽下一口吐沫有些可惜地望了一眼张立华那米黄色的浴巾,朱国栋发现自己现在是无比憎恶生产浴巾的厂家。

“谢谢!”张立华接着轻声说道“能把我的内衣也给我递过来么?”

“当然没有问题了!”朱国栋爽快地答道,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到张立华那优美的双峰和肤如凝脂的身体了。朱国栋回到床边用枪尖一挑床上黑色内衣的背带走到张立华跟前伸过去递给她。

“真难为三位警官了!”张立华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笑意说道。

“不…不难为…一点都不难来!”尽管朱国栋说着话眼神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张立华高耸的胸脯,就差把脑袋钻进去了。

“谢谢!”张立华话音刚落,眼中寒光一闪。张立华突然飞起一脚把朱国栋右手上的枪和黑色的内衣踢到了半空之中,张立华这一脚力气很大加上朱国栋丝毫没有防备之心被张立华一脚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朱国栋暗恨自己大意了,但是此时似乎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