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卫金形动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夜,南天别墅。

刘忠言、瞳雪、李东、王奇、刘子龙、飘雪、小桐、王森、刑烈、万峰、黑雨、双车兄弟等众多兄弟酒足饭饱之后端坐在客厅的各个角落里均被萧天刚刚结束的一段话给震住了,当萧天告诉所有人下个月中国国家主席要到上海来开会,而且将由南天出面保卫其安全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而与此同时这没来由的兴奋更带来一丝隐忧。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出事罢了,一旦出事那可就是足可以影响中国政坛,进而影响世界的大事件,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这个时候刘忠言也明白了为什么萧天急于让自己调集黑旗来上海支援了,不过萧天的所有兄弟没有一个多嘴去询问为什么堂堂一个国家主席的安防需要南天集团来负责以及个中原因到底是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萧天想让他们知道的话,自然会告诉他们。

为了便于日后布置方便避人耳目,萧天让众兄弟统一称呼来访的国家主席为金先生,这也是萧天和梁鸿生一同约定好的为的是防止消息的不经意间走漏,而这次护卫形动也被萧天戏称为卫金形动。

“金先生这次来上海除了要参加例行的视察活动外还要开一个会议,而这个会议是不会出现在中央办公厅出示给上海政府的行程上面的,我们的卫金形动就是从这个会议开始直到会议结束,我们的目的是确保金先生和所有参会人员的绝对安全,因为整个会议负责金先生安全的除了他的两名贴身保镖外就是我们了。”萧天坐在沙发上说道。

“会议进行这段期间是否什么武器都可以使用?”黑雨问道。

“可以!”萧天点头道。

“这段期间是不是意味着金先生要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而且还不能让他们发现金先生消失?”刘子龙问道。

萧天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考验我们的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金先生接到开会地点,然后再送回到他住的地方,这段期间内我们进行的所有一切都要在绝密的情况下进行。”

“我知道了!”刘子龙点头答应道。

“开会的时候和地点以及金先生住的地方都确定了没有?”李东问道。

萧天双手一摊,如实道“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定,这也是我找大家商量的原因。”

这个时候南天智囊刘忠言缓缓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踱着方步沉思着,不一会就听道“老大,你看这样行不行。为了确保这次卫金形动成功由我们来全程安排金先生住宿行程,这样我们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布置,否则等上面的通知再做就不一定来得及了。”

萧天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忠言你想怎么做?”

刘忠言双眼闪烁着自信的目光,朗朗道“依我看金先生的住宿地点就定在咱们的滨江大酒店,酒店毕竟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可以随意安排保卫人员进而金先生进出,最重要的借这个机会可以打响咱们酒店的名声。还有我认为这个开会的地点不宜由金先生那边的人员安排,既然为了保密不妨把这个也交给咱们来安排,这样可以确保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金先生的行踪。”

“忠言,你这个安排好倒是好。但是你考虑过没有金先生那边会答应么?这样无异于把金先生的一切都交给了咱们,咱们的责任实在太大了。”瞳雪在一边不无担心地说道。

“不错!我想你的这个提议金先生那边是不会答应的,毕竟我们对于他来说还是陌生的,他怎么会放心把他的人身安全就这么交给我们呢?”飘雪插话道。

“老大,你认为呢?”刘忠言笑着转过身来冲萧天说道。

萧天深望了刘忠言一眼,似乎在思量着刘忠言的提议,道“忠言,你接着往下说。”

“开会的地方我看不妨就定在这里!”刘忠言嘴角含笑地用手一指脚下,众兄弟立刻心领神会知道刘忠言想把会场定在南天别墅。

“定在这里!”王森讶然道。

刘忠言微微一笑,道“不错!这里也是我们的地盘,周边环境我们都很清楚便于我们实施防卫。而且别墅四周没有建筑物掩饰便于了望,加上我们黑旗的防卫力量除非军队否则谁也甭想攻进来。”

萧天笑着点了点头,由衷道“不愧是南天第一智囊,事无巨细,那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老大过奖了,我只是把我的想法和大家说一下罢了,最终能否可行还需要老大和金先生那边协商而定。我想既然那边是如此信赖我们,只要我们是出于真心护卫他的目的的话,他们还是会答应这些要求的。”刘忠言并没有继续往下深说,萧天已经知道刘忠言猜到这个会议对于金先生的重要性,既然能把护卫的工作交给一个非中央背景的南天集团来做,就说明他是想避开所有来自中央乃至地方政府的耳目。而刘忠言也知道萧天应该有把握争取到这些条件,毕竟这样对整个形动的成功机率就大大增强。

“好!我们就照忠言说的准备,至于金先生那边我会尽力争取的。”萧天沉声道。

“还有老大,我建议这次形动就我们这些人知道就可以了,不宜再往下扩散。”刘忠言沉声道。

“这点我知道。”萧天点头道“我会把所有人变成小组形动,只有组长才知道形动计划。”

刘忠言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悄然回到自己座位上。众兄弟知道刘忠言又把主动权交给了萧天,现在所有兄弟都把目光聚集到萧天身上,等候着萧天发号命令。

萧天仔细又把刘忠言交待的细节过滤一遍,从中摘取一些重要的目前就可以办的事情,不一会儿萧天站起身来走到众兄弟中间,大声道“为了确保这次卫金形动的成功,我来分配任务。第一,飘雪带领一组人马立刻准备出一层酒店房间,要在酒店走廊各个角落都放置上摄像头包括楼梯安全通道,对了!还有酒店楼顶,总之我要让南天滨江酒店在视频监视中没有死角。”

“是,老大!”飘雪答道。

“第二,奇哥带一组人马把南天别墅周围的围墙全部加高,同时在别墅外围一公里范围内安置摄像头,在别墅外围三公里开始布置巡逻人员。”

“是,老大!”王奇沉声道。

“第三,王森带一组人马仔细考察从南天滨江酒店到达南天别墅的所有行车路线,确定一条直线距离最短最安全的路线,同时在沿途关键地点布下人马暗中保护。”

“是,老大!”王森笑道。

“第四,烈哥和张刚带一组人马从黑旗中挑选五十名兄弟加紧训练枪法,另外挑选适合做狙击手的十名进行特训,一定要在下个月开会的时候组成一支最强的护卫队伍。”

“第五,黑雨开始特训十八铁卫,金先生从南天滨江酒店到别墅这一段路程的近身侍卫就交给你们了,一定不能出差错。”

“是,老大!”黑雨答道。

“最后一点,小龙带一组人马把地下室收拾出来当做会场。”

“是,老大!”刘子龙答道。

“对了,还有阿雪你通知吕俊他们三个人和东方集团联手坐庄上海国际的事情暂停一下,不妨随着我们那个大计划一起进行,这段时间一定不能和高世风发生冲突,不要让他坏了咱们的事。”萧天说道。

“我知道了。”瞳雪点头道。

吩咐完萧天回头问了一下刘忠言“忠言,你看还有什么遗漏的么?”

刘忠言凝神一望,望了一眼萧天,一字一顿道“老大,我们还应该准备一套方案来应对突发事件,也就是来应对最不可能发生的事件。”

萧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不错!这个咱们俩一会再好好商量商量。”

“好的!”刘忠言沉声道。

夜色下,微风轻轻抚面而过,让人觉得十分惬意。

南天别墅外的草地上萧天和刘忠言两个人并肩缓缓前行,不远处黑雨带着几名铁卫四下戒备着。

“忠言,你是不是有些话要问我?”萧天淡淡道。

刘忠言呵呵一笑,道“是有些问题,虽然我不太清楚老大为什么要揽下这么一桩买卖。但是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道理,所以不问也罢。”

萧天如同亲兄弟一般揽着刘忠言的肩膀说道“咱们这班兄弟之中以你心智最高,所以很多话我不用说太明白你就能第一个心领神会。这次我之所以揽下这笔赔偿的买卖,一是要还梁鸿生一个人情,毕竟他是真心待我,二是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些事情就像梁鸿生说的那样可以让以后子孙后代自豪的一些事情。”

刘忠言笑着问道“难道创造一个陈睡扁还不够老大自豪的么?”

萧天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如果这也能算自豪的事情的话,我觉得这人生也许就再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看来陈睡扁一直就是老大的一块心病,尽管你现在已经远离台湾,但是始终都对台湾放心不下。”刘忠言沉声道。

“也许吧!也许真的因为创造一个陈睡扁,所以才觉得现在应该做点什么事来弥补一下。我不也确定咱们保的这个金先生以后会为中国带来多大的希望,但是我相信梁老哥的眼光,他认为值得跟随人就一定错不了。”萧天沉声道。

“老大,我就一句话:我永远支持你!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永远是你的大后方。”刘忠言坚定道。

萧天重重地拍了一下刘忠言的肩膀,沉声道“我知道!”

二人肩并肩踩踏在细腻的草坪之上,徐徐吹过的微风中似乎在仔细倾听着两兄弟的知心话语。

“老大,这次卫金形动弄得这么大,你有没有想到另外一个后果?”刘忠言问道。

“什么后果?”萧天道。

“不论这次我们这次卫金形动能否成功,我们都已经暴露了南天的真实力量,你想过没有金先生那方面会怎么想?毕竟他是代表政府一方啊,说白了在他们眼中他是兵,我们是贼啊!”刘忠言不无担心道。

听到刘忠言的话,似乎触及到了萧天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一个问题,也许是萧天太过于讲兄弟情义而忽略这一点,疏于考虑到通过这个卫金形动是有可能暴露南天的真实力量和身份,会不会引起中央的猜忌和顾虑呢?对于共产党的专政萧天在学历史的时候是早有耳闻的,只是这次自己会不会成为专政的对象呢想到这里萧天突然停下脚步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话已经对梁鸿生说出去了,这等于间接对金先生承诺出去了。如果这个时候一口回绝梁鸿生,无异于把梁鸿生给装进去了,这样绝对是萧天不屑于去做的。

望着萧天凝重的背影刘忠言走上前去拍了拍萧天的肩膀道“老大,你也别想太多了,也许是我多虑了。”

萧天一摆手,沉声道“忠言,你说得没错。你在香港长大,也许对于中国的某些专政与被专政的历史不太熟悉,你所说的事情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在台湾我们帮助陈睡扁夺得总统大位,到最后险些死在他和他身后的政党手中,说白了我们都是政党之间倾轧的牺牲品而已。在大陆执政党虽然只有一个,但是政党内部的势力压榨丝毫不比多党派国家逊色,但是这次我发誓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势力的牺牲品。”

“谁想牺牲我南天集团去换取他所想要的一切,我都会让他付出难以想像的代价,即使一国国家也是如此!”萧天紧握右拳恨声道。

刘忠言伸手握住萧天的拳头,眼放精光地大喝道“不错!我们现在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和摧毁一切的力量,谁要想牺牲我们威胁到我们的生存都要付出血的代价,即使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不错!现有这次卫金形动一定要成功这显示的是我们南天人的实力,说到就要做到!”萧天沉声道。

“老大,我看是不是有必要把火凤和老冰调回来协助你这次形动?”刘忠言建议道。

“我也有这样的念头,但是毕竟他们已经退出江湖了。如非不得已我并不愿意去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毕竟他们能迈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换了是我,我可能就办不到啊。”萧天笑着说道。

刘忠言沉声道“那是因为老大身上承载太多的责任和道义了,撒手而去的话是对所有兄弟的不负责任。但是我也真的希望有一天老大你可能卸下这身责任和道义,过一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享受一下平静的日子。“萧天轻轻叹了一口气,悠悠道“有一种人生就是注定要承载责任和道义的,这也许京是他存在这个世间的全部意义。你说呢,忠言?”

刘忠言煞有其事地点头附和道“我的确感受到了,老大你撒手不管一下子把台湾那么大一个产业都交给我打理,我才是感觉到了肩膀上的责任和道义呢?呵呵!”

萧天拍了拍刘忠言的肩膀,笑着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命了!接受吧!还有明天你就回台湾了,我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吧!”

青帮,高世风别墅。

“老大,我们和南天难道就这么算了么?”大飞坐在沙发上气愤道。

“是啊,二哥!南天这些人也太没把青帮放在眼里了,你一定要为我们出这么口气啊!”高世阳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青龙坐一旁望了望被萧天绑走的大飞和高世风几人,又望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高世风并没有接话。而大兵面无表情地坐在青龙旁边沉默不语,谁都看不出来他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近这一段时间通知各个堂口谁都不要出去惹事,包括去招惹南天集团!”高世风沉声道。

“是,老大!我会交待下去的。”青龙点头道。

“二哥,你不是就这样算了吧?”高世阳起身大块质问道“难道我们受的苦就白受了么?”

高世风冷冷地望了高世阳一眼,喝道“你给我坐下!”

高世阳胆怯地望了一眼高世风,闷哼一声坐了下来。

就听到高世风随口道“这笔帐会和南天算的,但不是现在。下个月国家领导人要到上海来视察,这一段时间公安局将会组织严打,大兵你告诉各个场子毒品买卖暂时停一停,别让别人抓到什么把柄,这个时候触这个霉头犯不上。”

“我知道,老大!”大兵沉声道。

“你们几个人。“高民风用手一指大飞丧标几人沉声道“回去之后这段时间不要再去招惹南天集团,一旦进去之后谁都捞不出你们,知道么?”

“知道了,老大!”大飞几人沉声答道。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青龙留下!”高世风沉声道。

大兵几人起身告辞离开了高世风别墅,大兵离开别墅的瞬间看到高世风和青龙低声说了些什么,高世风眼角的杀机似乎告诉了大兵他还有一招等着送给萧天的南天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