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谋篇布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PS:关于上了章节中一段话惹起了很多朋友的议论。华新在这里澄清一下,在我心里一直都认为台湾是钟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括在小说里我也曾经多次表达了这样的意思。至于大家对上一章节中的误解我想更多的是陷入小说里的情节之后而套用萧天的经历,上一章节中所说的“我连一个国家的总统都不放在眼里”并没有特指台湾,也没有特指陈睡扁,只是一种比喻的说法。我想只是大家一看到这句话再一联想萧天的经历才会认为这里国家指的就是台湾,那个总统就是陈睡扁,其实华新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如果那样的话,我就直接点明了,用类似于“我连台湾的陈睡扁都不放在眼里”的话不是更好么,这里这句话只是一种比喻,仅此而已,请大家不要产生过多联想!至于上面的关于政治方面的情节,很多朋友发来信息询问在17打就要召开的时候这样写会不会有问题啊?我说同志们,如果我的小说真的可以达到这样影响力的话,那我倒真是应该庆幸一下了,因为狂龙真的可以比人民日报还要好使!还要管用!以上政治的情节纯粹是为了小说以后发展做铺垫的,不会在上面做过多的描述。我看我应该还要加上一句话,上面政治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大家要理解小说源于现实,又要高于现实,是允许适当虚构的,尽管我承认其中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真实性存在…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老哥,不至于这么着急离开吧?再多待两天吧!”萧天冲着马上要离开上海的梁鸿生说道,从梁鸿生到上海向萧天交待完事情到最后离开上海都没有超过四十个小时,可见他走得是如何匆忙。

“就是啊,梁老!让我们再尽一下地主之谊吧。”萧天旁边的瞳雪柔声道。

梁鸿生听到萧天和瞳雪的挽留朗声一笑,双眼中折射出一种长辈所特有的欣慰色彩,笑着说道“古语说啊,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来日方长,有这么优秀一个老弟和弟妹都在上海我一定会长来讨扰的。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军区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这个时候梁鸿生面色渐渐变得郑重,把萧天单独拉到一边交待道“我这次回去就该联系下个月主席到访上海的事了,会议前几天我就会赶回上海,到时候各大军区的司令员和参谋长都会悄悄到达上海需要老弟帮我来好好安置他们,一定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我担心消息一旦走漏,这些人都会有危险。”

萧天郑重答道“老哥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好!我相信老弟一定有这个能力!还有这件事也不要让老江知道,除了你可以信赖的这些兄弟亲人外谁都不能告诉。另外这一个月记住不能再和青帮起纠纷了,这次我来得比较匆忙也没有时间给你们两个人协调一下。不过主席到上海的这一段时间上海警局方面也一定照会上海各大势力不要惹事,所以我想高世风也一定会有所顾忌的。等下次我到上海约他出来一起吃个便饭,我想没什么仇恨是不能化解开的。”梁鸿生再次交待道。

“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萧天知道梁鸿生是一番好意,但是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明白他和高世风之间的仇恨哪里是一顿便饭或者一个人中间调停一下就可以化解开的呢?即使他同意,以高世风睚眦必报的性格会同意么?至少萧天交不乐观,但是既然梁鸿生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萧天也只能答应他。

这个时候萧天却想另外一个问题,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真正身份向梁鸿生说一下呢,梁鸿生这次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使得萧天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说自己的事情,二人的谈话几乎都围绕国家领导人下个月到访上海的话题和那个秘密会议所展开的。想到这里萧天目光闪烁,心中暗一思量,神色有些犹豫地说道“老哥,其实我有件事一直都在瞒着你…”

“噢!什么事情?”梁鸿生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关于我的…”萧天的话刚说到一半,梁鸿生的警卫员赶了过来说道“司令员该登机了!”

“哦!这样吧,老弟。有什么事情等我下次来上海的时候再说。好不好?”梁鸿生说道。

萧天眉头一皱,随即舒缓开来,深呼出一口气道“好…好吧!那就等老哥下次来的时候我再向老哥说吧。老哥,我就祝老哥一路顺风吧。”

“梁老,您要多保重身体啊。”瞳雪柔声道。

梁鸿生呵呵一笑,点了点头,接着分别和萧天瞳寻二人还有众兄弟挥手告别。望着梁鸿生离去的背影,瞳雪冲着萧天问道“看你刚才的神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梁老说啊?”

萧天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随即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就只能下回见面再和他说了。”

“你要和他说什么事啊?”瞳雪问道。

“没什么了,都是男人之间的事了。”萧天并不想让瞳雪担心,直觉告诉萧天高世风一定会在他身份上大动文章的。也不知道刘永才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看来下面得去看一下刘永才和忠言了。萧天心中暗道。

“不告诉拉倒!”瞳雪白了萧天一眼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萧天无奈地笑了笑,带着众兄弟缓缓走出浦东机场。萧天准备今晚晚上开个会议把下个月的事情和众兄弟交待一下,也要让大家有重点得开始准备下个月的那个秘密会议的保卫一事。

出了现场萧天带上黑雨和小桐由王森开车和瞳雪的人分开之后直奔刘永才在上海的一秘秘密别墅而去,刘忠言最近几天都一直在刘永才的别墅里面。

刚走进别墅大门萧天就看到刘永才和刘忠言坐在别墅外的草地上说着话,早有人就禀告了刘永才,见萧天走了过来刘忠言第一个起身迎了上来,刘忠言哈哈一笑和萧天拥抱在了,刘忠言笑着大声道“老大你是不是想把我就扔到这里不管了,一连几天一个电话都没有。”

萧天轻轻推开刘忠言冲他笑着说道“我是怕打扰你们叔侄相聚嘛,你们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一定有好多话要说,我怎么忍心打扰呢?”

萧天和刘忠言说笑着来到刘永才跟前,戴着一个墨镜的刘永才笑着坐在椅子上抬头望了萧天说道“你小子终于忍心出现了啊,我收到信息你好像跟青帮起了冲突,据传还火拼是不是啊?”

刘忠言脸色立时一变,心中顿时了然原来萧天这几天没有联系刘忠言就是因为和高世风的冲突,刘忠言连忙问道“老大,到底怎么回事?”

“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萧天拍了拍刘忠言的肩膀安慰道,同时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刘忠言坐下之后冲刘永才问道“原来叔叔早就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刘永才微微一笑,道“我也是今天晚上才知道的,这小子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萧天微微一笑,淡淡道“没什么事,一切都过去了。”接下来萧天就把李东那天婚礼之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刘忠言和刘永才二人说了一遍,虽然萧天描述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但是刘永才和刘忠言二人却都能感觉到其中隐含的杀机,毕竟能从如此复杂的环境中安然脱身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原来是这样。”刘永才摸了摸秃顶的脑袋点头缓缓说道“没想以你和梁鸿生还能攀上这样的交情,高层换届之后他可是主席前的红人啊,最近也刚刚被提名当上了钟共钟央军委的副煮席。你有这样的大靠山,对你以后是大有裨益啊。”

萧天不置可否地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回应刘永才的话。而此时刚刚听完萧天讲述整个经过的刘忠言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青帮是活腻歪了,老大这次我回台湾立刻给你调集五百黑旗过来!青帮要是再敢起刺就灭了他!”

望着刘忠言一脸狠辣的表情刘永才像是头一次看到一样,瞪大眼睛望着刘忠言一脸的杀气愣住了,似乎平时看起来一脸斯文的刘忠言突然之间有了这样大的转变似乎还让刘永才有些不大适应。

萧天摆了摆手,轻声道“没那么严重了,最近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不过你回去之后还真得给我调集一批人手过来,下个月我要办一件事。”

“好!没问题!”刘忠言一口答应道。尽管萧天离开了台湾,随后刘忠言也解散了南天盟把原本的属于南天集团的各种娱乐场所在萧天的授意下无偿转给了陈仁治,算是萧天对陈仁治在他深陷绿岛期间给陈仁治造成损失的赔偿,但是现在台湾南天集团下面的黑旗军却作为一种必要的保卫力量予以保存下来。原来手下众多的南天集团尽管彻底剥离了黑道资产,但是刘忠言怕脱离黑道之后有人寻仇闹事所以保留了核心的防卫力量大约两千人的黑旗。这些人全部挂在了南天物流下面以保安的名义协助公司运转,也之因为还有这批恐怖的安防力量才使得萧天走后并没有哪个黑帮敢打南天集团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