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狼王神威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高宅,地下室。

“你先出去吧!”大兵道。

“是,兵哥!”保镖答了一声转身顺着楼梯上楼走出去了。

此时大兵把目光缓缓转向在昏黄的灯光下被吊在棚枯上的王蔷,嘴角的血渍尚在,身上的打斗痕迹依然残留着。就在大兵二人来到地下室的时候,王蔷就已经知道了,她睁着满带血丝的双眼望着大兵。

大兵看过之后,心头微微一颤,轻声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王蔷惨淡地笑了一下,略微挣扎了一下已经被挂得血脉不畅的双臂,道“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

“你是怎么被发现的?”大兵问道。

听到大兵的话王蔷心头不仅袭过一阵阴影,似乎龙九的那一双充满厉气的眼神还依然她心头萦绕着,王蔷淡淡道“是因为一个人,也是这个人把阿不带回来的。”

“什么?!他竟然没有死?”大兵讶然道。

“没想到是么?”王蔷轻笑了几声,道“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可以活着。不过听青龙他们私下说阿不的求生欲望非常强烈,换了任何一人可能早就挂掉了。”

“发现你的人到底是谁?”大兵问道。高世风遇袭消息是最先传到大兵耳朵里的,当大兵知道王蔷被抓了,所以急忙赶了过来。同样作为影组的大兵和王蔷,都是万峰奉萧天之命安插在青帮里的两颗棋子,影组每个人成员同气连枝,虽然不是亲兄妹,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我只听到说他好像姓…,”王蔷的话刚说到一半,这时王蔷眼神一阵闪烁,冲大兵吐了一口吐沫然后飞起一脚踹在大兵的胸口,冷冷道“想拿钱收买我,下辈子吧!”

被王蔷一脚踹在地上的大兵有些不明所以,大声道“你-”随后大兵看到了王蔷的眼神使劲冲他瞟向地下室门口。大兵借着眼角的余光看到地下室门口吸人影闪动,心中暗道好险。接着大兵翻身站了起来,“啪”就给了王蔷一个嘴巴,然后使劲揪住王蔷的头发,狠声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出幕后主使你的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你…抓痛我了,臭…小子!”王蔷用只能大兵听到的声间悄声道。

大兵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仿佛听不到王蔷的声音,看不到地下室楼梯走下人的似的,一拳一拳使劲的朝王蔷腹部打去,打得王蔷嘴角又渗出了血。

“好了,大兵!别打了,你这样会把他打死的。”带着一名保镖下来的青龙冲大兵大声喝道。

大兵在脸凶狠的用手指点了点王蔷的鼻尖,冷冷道“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王蔷冷笑几声,没有说话。

大兵走到青龙跟前,道“龙大吃大喝,你怎么过来了?”

“这话该我问你吧,这么早怎么就过来了?”青龙笑着问道。

大兵随口答道“我是听说老大遇刺了所以一大早就过来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人。”

青龙深笑一声,道“我和老大都没有想到,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算了,老大交待咱们俩去和南天集团的人做一笔买卖!”

“做一笔买卖?!和南天集团?!”大兵有意无意地望了王蔷一眼,道“该不是跟她有关吧?”

“你小子越来越聪明了!”青龙拍了大兵脑袋一下,接道“虽然她不承认,但是老大还是怀疑她是南天集团派来的卧底,所以我们今天就跑一趟南天别墅那了,顺便去看看到底那有什么神秘的地方,竟然可以让青龙一再栽跟头。”

“就咱们俩去?不用多带兄弟么?”大兵试探问道。

青龙朗声笑道“不用,咱们是去谈买卖,不用带很多人的。中国不是有句古话么?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望着青龙脸上的笑意,大兵眉头一皱,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青龙看了一下表,道“还有时间,老大派去打前哨的人已经去了,我们上楼等消息。”

“打前哨的?!”大兵心中暗道,那会是谁呢?

南天别苑。

十点刚过,立刻有人向萧天报告说外面来了大批的警察。

警察?!萧天一下从床上翻身起来,穿戴好之后带着众兄弟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迈步来到别墅大门口。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别墅前面的一块草坪上站满了荷枪实弹穿着防弹衣的警察,人数在三十人左右。萧天眼神流转,心中暗一思量,心道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萧天身后的刘子龙上前来趴在萧天耳边耳语道“前面的那个人是领头的,新任的刑警队队长,朱国栋!”

朱国栋?!刑警队队长?!萧天似乎眼神又浮现了陈枫的狼狈神情,只是不知道眼神这个朱国栋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对了我似乎还忘了这个朱国栋的另一重身份,想到这里萧天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萧天带着人马径直来到朱国栋身旁,大方的伸出手,微笑道“朱队,是么?”

朱国栋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心头没来由的生出一丝压力,南天集团老板不是个女的么,这个男的是谁呢?在朱国栋的脑海里那一晚南天兵团留给他强悍的形象极其深刻,但是印象里他始终认为南天集团的老大是女的。

“你是?”朱国栋上下打量着萧天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问道,却没有去接萧天的握手。

刘子龙上前一步,沉声道“这位是我们南天集团大老板。”

“我姓萧,萧南天!”萧天微笑望着眼中渐渐被异样神色充满双眼的朱国栋道。

萧南天?!南天集团?!一下子朱国栋似乎明白了许多事情。你连忙换上一副面孔,一脸笑意地握住萧天的手大声道“原来是萧老板,我一直以为是女的,却没有想到…”朱国栋一脸陪笑。

“却没有想到是个男的,是么?”萧天问道。

朱国栋尴尬的一笑,点头道“差不多吧。”

萧天用眼神一瞄朱国栋后面荷枪实弹的警察,淡淡问道“朱队,这一大早就带这么多警察光临寒舍,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啊?”

朱国栋干咳一声,低声道“萧老板,真是对不住啊!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报案说这一带发生血案,有几个杀人犯可能逃到这一带,这不一大早我就带人过来核实一下嘛。”

萧天深笑一声,拉着朱国栋的手往别墅周围一指道“朱队,我想如果你的眼神没有问题的话,你应该可以看到这一带除了我住的这个别墅还有那边的几个在建的楼房就再没有其它人了。我记得很清楚我并没有报过什么案,有什么血案发生,那我就不清楚了到底是谁打得报案电话呢?”

“这个…”朱国栋脸上立刻流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里是私人住宅,如果朱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请你们离开!”刘子龙在一旁毫不客气道。

听到刘子龙的话,朱国模糊眼中立刻闪过一丝不瞒,但是瞬间就消散无踪。就见朱国栋沉吟了一下,把萧天拉到一旁低声道“萧老大,你就不要为难兄弟了,让我走一个过场也好啊,我也好对上面有一个交待!”说完朱国栋悄悄把手中的一张纸塞到萧天手中。

萧天展开纸张,纸张最上面三个大字立刻映入萧天眼帘“搜查令!”

萧天冷笑一声,把搜查令扔到朱国栋手中,道“看来我是非得让你搜一下喽。”

“请萧老板不要为难兄弟了,也就是走一下过场。这件事一完我立刻亲自登门为萧老板赔罪!”朱国栋连消带打的几句话,相信如果是不知道他底细的人一定会被他的假仁假义给迷惑了。

“好吧。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萧天大声道。“那我就谢谢萧老板了!”朱国栋大声道,随即转身立刻吩咐手下人去搜查了。

“老大,怎么可以让他这么搜查呢?”张刚上前一步低声道。

“他有搜查令!”萧天沉声道。

搜查令?!听到这个张刚就不再说话了,萧天带着一行人马站在别墅门口望着正在布置人物的朱国栋,众兄弟暗道好险,幸亏昨晚把东西就给运送走了,否则这次可就有麻烦上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朱国栋的几名手下从路边的警车上牵下五条警犬。

“糟了!”萧天脸色一沉,大声道。

“怎么了?不就几条警犬么?有什么大不了的。”邵阳在旁边道。“你懂什么?这些警犬寻着血腥味道就可以找到埋快尸的地方!”刘子龙沉声道。

眼看着五只警犬在仔细嗅过草丛之后发出了阵阵犬吠之声,朱国栋及手下人立刻面露得色连忙快步跟了过去。看到这个场景萧天及众兄弟脸色顿时微微变色,怎么办?真的要把这些荷枪实弹的人给做掉么?几乎萧天后面每个兄弟都是在心里这么想的,甚至张刚以及后面的刑烈几人开始下意识朝枪摸去,黑雨几人也暗暗戒备起来,万一真的事情败露就立刻动手。

真的要杀掉这些人么?萧天眉头都要聚到一起了,心神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真要动起手来要悄无声息干掉这些荷枪实弹的警察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即使真的可以干掉这些警察,那么这个引起的后果也将是非常严重的,到时候恐怕真的没有人可以保得住自己。

难道还要过那种逃犯被通缉的生活么?萧天双眼一赤,怒射的眼神似乎已经看到了朱国栋眼角深藏的得色。

高世风这招真是杀人不见血!萧天在心中恨声道。这个时候萧天也才明白了为什么朱国栋要带这么多荷枪实弹的警察过来的真正原因了,他真的是怕萧天这些人铤而走险。或许这也是高世风授意的,目的就是要逼迫萧天动手反抗,到时候就可以顺利格杀掉。

此时刘子龙望着几只警犬顺着气息开始朝远处埋尸的地方一点点走去,而余下的也慢慢朝地下室的楼房里巡去。

“老大,不能再等了!动手吧!”张刚低声道。

“是啊,老大!”黑雨附和道。

“小桐!到时候你解决旁边那三个。我对付后面的。”飘雪已经开始在分配杀人指标了。

“没问题!”小桐冷冷答道。

“老大,下令吧!”黑龙急道。

“再等等!”萧天双拳紧握,目光如炬地望着开始渐渐忙碌的警察。

这个时候朱国栋有意无意地望了萧天这边一眼,朱国栋瞳孔瞬间一阵收缩,因为他看到萧天这边眼神中的杀气,朱国栋故意大声道“所有人都听着,子弹上膛,那几个人都是杀人重犯,必要时就地击毙!”

“是!”接近着数十名警察几乎一起打开保险,子弹上膛紧张地戒备着,而朱国栋则缓缓地朝后面退去。

“老大,动手吧!”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李东终于开口了,李东缓缓说道“老大,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就在众兄弟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三道身影出现在萧天眼帘里,萧天眼前立时一亮,悄声道“转机来了!”

众兄弟放眼望去就见瞳雪和张轶一身运动装刚刚从外面溜嗒回来,二人的身后还跟着一脸看上去指高气昂的皓雪。

两人一狼刚刚走进别墅大门就看到不寻常的气氛,满院子荷枪实弹的警察立刻让瞳雪二人面露紧张之色,反倒是皓雪显得异常平静,但是眼神却渐渐变得不友善起来。

眼看着五条警犬肆无忌惮地在别墅里游走,皓雪立刻发出了一声低吼,这声立刻立刻让五条警犬同时把目光转向皓雪。五条警犬的目光刚一跟皓雪一接触,立刻被皓雪无形中散发的气势震慑的一动不敢动。草坪上的所有警察包括朱国栋全都缓缓走进别墅里的瞳雪和张轶,尤其是皓雪给震慑住了。

瞳雪二人缓缓来到萧天和李东近前,瞳雪低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警察?”

“嘘!”萧天做了一个噤声的动手,低声道“一会再跟你说,先看着。”随后众人一同把目光投向了在别墅草坪上缓缓向五条警犬其中一条走去的皓雪,朱国栋这些人也都被有着洁白得近乎圣洁一般的皓雪给吸引住了。

就见那条被皓雪盯住的警犬见皓雪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浑身的毛全部竖了起来,双眼放出惊恐的神色,前腿自然跪在草丛上低着头瑟瑟发动。皓雪走到跟前朝这只警犬轻嗅了几下,吓得这只警犬立刻发出低声呜咽之声,仿佛孩童做错了事请求父母原谅一般。趴在地上的那只警犬任凭牵他的警员如何呼叫都不敢动弹半分,在皓雪威严的气势下一动不敢动。

皓雪又缓缓来到其它四只警犬跟前,像是古代皇帝莅临一般震慑得四只警犬瑟瑟发抖。

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朱国栋一干警员都在心头画了一个大大问号,这突然是什么狗啊,竟然可以把五只经过细心挑选的狗中之王吓得一动不敢动。

难道是藏獒?不对啊!藏獒应该是黑色的,而且样子也不一样啊!难道是藏獒的新品种?朱国栋瞪大了眼珠望着场中熟视无睹一般游走的皓雪,整个草坪上的警察都因为皓雪的到来而停止了各自的搜寻都望着威武高大的皓雪,一时间整个草坪静极,只有皓雪四只爪子踩踏草坪的声嚓嚓音。

皓雪的表现似乎并没有太出萧天的预料之外,天山雪狼,狼中之王!栖息之地又岂容得它类涉足其中呢?就在萧天也即将按捺不住要下令众兄弟出手的时候,皓雪的出现立刻让萧天心头一松,因为萧天已经料到因为皓雪的出现一切都会不同了。

皓雪逐一在每只警犬身边绕了一圈,然后缓缓站立在草坪中央,充满血腥的目光从五只警犬身上一一扫过,更为猛烈的压力瞬间从皓雪身上爆发出来,甚至连周围的警察都感觉到来自皓雪身上的恐怖气息,距离皓雪距离比较的几名警员下意识地朝后面退去。

突然皓雪前肢绷立起来,巨大的狠头冲天而立,一声充满威慑力的狼啸瞬间刺穿在场所有人耳鼓!

“呜呜”

“是狼!”朱国栋等警员听到皓雪的这一声长啸连忙大步后退,一脸的陔然之色。

长啸之时,五只警犬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折磨一般,其中一只警犬嘴角竟然已经出现了白沫,所有警犬都恐惧到了极点!

最后长啸一声的皓雪缓缓把头转向那五只警犬,又是一充满无比杀伤力的长啸,仿佛在狼中之王的威严大声喝道。

“你们五个给我滚-出-我-的-地-盘!”

五条警犬像是疯了一般,听到皓雪这声大喝纷纷奋力挣脱了五条警员的锁链朝别墅外面奔去,瞬间消失无踪。

看到这幕场景萧天一脸得色的笑了,而此时朱国栋早已经被皓雪的震慑之力吓得蹲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