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明争暗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南天别墅,地下室。

萧天缓缓的合上一个巨大铁柜的两扇门,回头冲着刘子龙王森以及张刚几人说道“你们知道按照现在的行情这批毒品价值多少么?”

刘子龙略一思索之后说道“按照现在每克二百七十五元来计算,这批毒品价值五千万。”

萧天摇头道“不止,现在国家打击毒品的力度持续加大,这个行情还在看涨。我看年底就可以到三百一克,到时候这批毒品就价值六千万。”

“我的乖乖!六千万!”王森张大了嘴惊讶道。

“据我所知青帮只有白虎堂是做毒品生意的,邵阳听到的骆先生,应该就是白虎堂的大哥骆驼。这次丢了这批货我看骆驼有麻烦了,不仅高世风不会放过他,就连海托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刘子龙分析道。

萧天等人缓缓的走出地下室来到别墅外的草地上,萧天望着满天的星斗微叹道“明天,不!应该说今天,一定会是非常刺激的一天!”说到这里萧天如刀削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老大,把毒品放这里不会有事吧?”张刚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现在是五千多万的毒品踩在自己的脚下,仿佛一颗随时都可以爆炸的炸弹一样。

萧天笑道“会有什么事呢?谁会怀疑毒品藏在咱们这里呢?”

“不过,老大。这批毒品放到这里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刘子龙道。

“放心。等风声一过我再想怎么处理这批毒品捕吧。”萧天说道。

就在萧天和刘子龙等人说话的功夫,突然不远处一道箭影飞快的朝萧天扑了过来。萧天一看雪白的皮毛就知道是皓雪,现在皓雪已经完全复原了,而且这几个月来长势迅猛,一顿十斤肉,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相信会有这么大的狗。皓雪现在站起来已经比一个成年人矮不了多少。粗壮的前爪瞬间可以轻易的就把萧天这么高大的人扑倒,偶尔露出的锋利牙齿让人绝对相信一口就可以咬断人的喉咙。

“皓雪!”萧天轻喊一声。

皓雪一声低吼嗖的一声朝萧天扑了过来,错不及防萧天一下就被皓雪扑倒在草地上。皓雪伸出舌头不断的舔噬着萧天脸和手,这一人一狼就在草地上翻滚起来,玩得不亦乐乎。好半天皓雪才放过萧天又在草地上消失五踪了,萧天来到刘子龙几人跟前不断打扫着身上的泥草,雨后底上的湿草弄得萧天浑身上下都是水。

刘子龙望着皓雪离去的方向,突然问道“老大,皓雪天天这么放开,行么?万一咬到人可不得了啊。”

萧天笑着笑答道“皓雪它不喜欢被栓在一个地方,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么?更何况这里住的都是自己人,皓雪都认识不会伤谁的。不过如果有不速之客想要进到南天别墅的范围,我们恐怕就保证不料他的安全了。”早上八点南天物流货场刚一开门,数量装载集装箱货车就停靠在门口。来人和南天物流快速办理了手续,南天物流的工作人员立刻清点集装箱告知那些是货品之后,五辆集装箱卡车顺利从南天物流货场驶出。

站在办公楼上看到这一切的刘子龙和林夕二人相视一笑,刘子龙说道“为了安全期间这两个月货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换成了南天安保我们自己的人,一是为了保证交待的事情不会出差错,二也是为了保证货场的安全,我担心青帮的人狗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龙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的。”林夕答道。

刘子龙转头望了林夕一眼,还有些质朴的脸上一双指挥的眸子分外有光彩,刘子龙从林夕身上依稀看到了些刘忠言的影子。刘子龙微笑着拍了拍林夕的肩膀,说道“好好干千万被辜负了老大对你的栽培,好好干!”

“我明白。”林夕点头答道。

刘子龙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了南天物流的货场码头。

青帮,白虎堂。

骆驼满心欢喜的望着五个集装箱卡车,心头点算着今天的利润,保守估计也得达到一千多万,今年白虎堂的任务完成能够已成定局。

“打开!”骆驼双手背在后面戴着黑色墨镜大声喊道。

立刻有几名手下把五个集装箱的大门打开,随着集装箱大门的打开一箱箱泰国特产水果山竹出现在骆驼的眼前。骆驼知道这只是表相,自己这边过去的人在泰国亲眼看着每个集装箱装了四十公斤的可卡因发出来的。

“把东西都抬出来!”骆驼命令道。

手下立刻上前把五个集装箱里的水果一箱又一箱的抬出来摆放在地上。骆驼打开一箱拿出一个山竹擦了擦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股甘甜由心而生。

“海托种的这个东西不赖啊!来,兄弟们!都尝尝!”骆驼大声说道。

不一会五个集装箱里的水果都被抬了出来,这个时候几名手下分别站在集装箱的门口一个个的冲骆驼喊道“老大,没有货啊!”

“什么?!”骆驼啪的一声扔掉了是手中的水果来到卡车近前“你们再好好找找,不可能?!”

几名手下答应一声又回头进去找,好半天又出来冲骆驼喊道“老大,还是没有!”

这个时候骆驼的脑门开始冒汗了,他一把摘下墨镜扔到一旁自己腾的跳上卡车,从里到外找了一遍,还是没有见到毒品的踪影。此时骆驼变得面目可憎,气血上涌,熟悉骆驼脾气的人都知道这是骆驼发狂的前兆。骆驼的脚用力一踢集装箱的钢板,大声吼道“我的货呢!?我的货哪里去了?去!把阿锦给我叫上来。”

“是,老大!”手下人答道。

不一会阿锦跳上车来,一脸茫然的来到老大骆驼跟前。骆驼望着阿锦冷笑一声,一把抓住阿锦的头发,大吼道“你***告诉我,我的货呢?”

阿锦一脸的苍白的,连忙辩解道“老大,我确实看到货上船的,而且是我亲自点的。”

“你亲自点的?”骆驼抓住阿锦的头发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大吼道“那你***现在把货给我找出来。”

阿锦一脸木然的呆坐在地上,喃喃道“货呢?!”

就在这个时候骆驼的手机响了,骆驼一看正是泰国海托打来的。

“骆先生,不知道这批货还满意么?”海托在电话那一边悠闲的问道,隔着电话落土都感觉到电话那边海托的笑意。

“满意个屁!五个集装箱全是空的,根本就没有货。海托,你给我玩阴的。把我一千万订金给我退回来。”骆驼毫不客气的骂道。

“什么!?没有货,不可能!”电话那一边立刻传来海托难以置信的声音“我派我的人一直押运这批货的,我的人呢?他们没跟货一起么?”

“人?什么人?妈的,只有五箱水果,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骆驼大声吼道“海托,我告诉你,你马上把一千万订金给我退回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骆先生,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变故我不清楚。但是这批货是你的人亲自验收看着上船发走的。我海托以我的脑袋担保这批货的确是发出来了。更何况表示重视我派了二十个人押运,你手下也看到了。你问问他。现在你要求退订,我还没找你算帐呢。货是在你那边丢的,我的人也是在你那边失踪的,你一定要给我个交代。”海托说话也渐渐不客气起来。

骆驼捂住电话,问地上的阿锦“海托说派了二十个人押运这批货。是真的吗?”

阿锦点了点头。

难道真的有人吞了这批货,究竟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吞青帮的货,骆驼在心里暗道。

“海托,我会马上调查这件事。如果货真是在我们这边丢的,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但是如果我直达你耍我的话,那么告诉你,你耍的不是我白虎堂骆驼一个人,而是整个青帮。”骆驼沉声道。

“好!骆先生。我希望你尽早调查出结果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等你的答复,现在我也会马上派人过去协助你。”海托说道。

“好!”

落土放下电话,恶狠狠的说道“妈的,我要是知道谁吞了我的货,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随后骆驼调集了堂口的所有人马到各个毒品交易频繁的娱乐场所看是否有大宗的毒品买卖,同时给上海黑道所有毒品生意的黑帮放话近期有超过十公斤以上毒品交易的都要照会青帮白虎堂,否则就是与青帮白虎堂为敌人,一时间上海黑帮风声鹤唳,几乎所有黑帮都知道青帮白虎堂丢了一批货。

青帮老大高世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召见了骆驼。

骆驼刚踏进高世风的别墅就见老大高世风和青龙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言谈甚欢,高世风一眼望见了骆驼连忙起身招呼坐下,青龙面色平淡的冲骆驼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高世风、青龙、骆驼三人分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高世风冲不远处的手下打了一个指响,手下人立刻拿来一瓶红酒过来给三人倒上。

“这是我前年去法国的时候,法国一个朋友送给的法国红酒,名字叫夏朵。据说选用名贵葡萄梅洛、赤霞珠酿制而成。浓郁丰厚,柔顺易入口,今天请你们尝尝。”高世风微笑道。

高世风是品酒的行家,在其别墅里就有一个超大的酒窖,收藏各国的世界级名酒。但是青龙和骆驼都根本不懂品酒,但是老大高世风让尝,二人只能尝尝。说实话这酒的味道青龙和骆驼是如何也品不到高世风那个境界的,二人觉得还不如让他们喝一杯冰镇啤酒来得痛快呢。

高世风闭上眼睛细品了一口,细腻的法国红酒甘醇柔滑高世风回味无穷,好半天高世风才睁开双眼,淡淡说道“知道今天为什么让你们俩过来品这个红酒么?”

青龙和骆驼一同摇了摇头。

高世风俊脸一亮,欣然道“一是青龙最近谈妥了一笔军火,青龙堂完成任务已经问题不大,所以这杯酒是给青龙的。”

“谢谢老大!”能得到高世风的赞誉对于青龙比什么都重要,青龙举起红酒一口干了,但是红酒特有的酒香立刻充斥着青龙的喉咙,让青龙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高世风望着青龙空空的酒杯有些可惜道“红酒不是这么喝的,要一口一口的喝,喝急了就会象你这样。生意也是一样,要一点一点的做,急了就会出问题。是不是骆驼?”

落土一听高世风点了自己,立刻就明白是为了自己丢货的事情。骆驼连忙起身面色谨慎的答道“老大,丢货的事我正在查,马上就会有结果。”

高世风摆了摆手让骆驼坐下,接着淡淡的说道“海托这个人在道上做生意还是有信誉的,如故问题是出在咱们这边,就不要坏了青帮的信誉。赔了生意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要赔了信誉,否则以后就没有人再敢和你做生意了。你懂我的话么?骆驼!”

坐在骆驼对面的青龙望着骆驼的窘状心中暗喜,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是一副莫不关心的摸样。

高世风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有人敢劫青帮的挥就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查出来的,你把上海黑道搞得这么乱还怎么去查,那帮人又怎么在这个时候让你查到呢?”

“知道了,老大。我立刻让他们暗中调查。”骆驼答道。

“我准备让青龙过去帮你一起查这件事。青龙,有问题么?”高世风瞥了一眼青龙,青龙愣了一下,接着马上答道“噢,没问题。骆驼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帮他的。”

“那就好!”高世风说道“好,你们回去吧。”

“是,老大!”青龙和骆驼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青龙骆驼出了高世风别墅的大门,互相对视了一眼,各自均冷笑了一声。

“这回你扬眉吐气了?!”骆驼冲青龙答道。

青龙轻咳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回道“这一定不是你希望看到结局。”

“那我现在的状况就一定是你希望看到的结局喽?”骆驼双眼寒芒一闪直白的问道。

青龙微微一笑,点了点答道“不错,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你”骆驼恶狠狠的望了青龙一眼。

青龙哈哈一笑,拍了拍骆驼的肩膀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头也不回的扔给骆驼一句。

“有和我斗气的功夫还不如去查是谁劫了你的货!明天我会让手下人跟你联系的。”

说完青龙上了自己的跑车,飞驰一般离开了高世风的别墅。

骆驼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望着青龙离去的跑车,双拳握的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