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老谋深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金贸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号称全上海最豪华的餐厅,每两个小时餐厅自动旋转一圈可以把整个上海滩的夜景尽收眼底。当然能进到这里来吃饭的人也都是上海滩非富即贵的人物,毕竟一掷千金的豪气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那需要机遇和勇气。

今天是廖东凯作东做东,所以萧天和瞳雪还有刘子龙三人很乐意到这号称全上海最贵的餐厅来消费一把。

刚进餐厅的大门就看到廖东凯和餐厅里一位穿西装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聊着天,两位高大俊朗的男士拥着一位靓丽可人的女士自然很容易就吸引到别人注视的目光。廖东凯见瞳雪三人到了连忙迎了上去,作为一种男士的礼貌和风度廖东凯率先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瞳小姐,欢迎你!”

瞳雪也礼貌的伸出手和廖东凯握了一下,说道“非常感谢廖总的盛意邀请。”

“哪里,瞳小姐肯赏脸那才是我的荣幸呢。现在瞳小姐可是全上海的大名人啊。”

“那还不是全依靠廖总的照顾么。”

瞳雪和廖东凯礼貌的寒暄着,旁边的萧天听着二人的寒暄在心头嘀咕道,这不应对的挺好么,哪象新手啊。

说着廖东凯把目光投向了瞳雪身后的二人,刘子龙他见过所以只是礼貌的点了一下头,把目光停留在萧天的脸上,而萧天也是礼貌的冲廖东凯点了一下头。

瞳雪注意到了廖东凯的目光,转而说道“我来给廖总介绍一下。刘子龙您已经见过了,这位是李英男,他们二人都是我从台湾带过来的私人助理。”

“噢?!”廖东凯诧异一下上下打量着萧天,如山般高大的身材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凌厉的目光仿佛历尽多年的沧桑,如刀削般俊朗的面孔给人一种很强的亲和力。

“您好!廖总!”萧天主动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住了廖东凯。

右手魁梧有力,让人由衷的产生一种信任感。

“瞳小姐手下都是非常之人啊,看来南天集团在上海的腾飞指日可待啊!”廖东凯看过了萧天和刘子龙由衷的赞叹道。

“哪里,没有廖总在上海的关照。南天集团人才再多也走不远啊。”瞳雪的这句奉承拍的廖东凯很是受用不住的谦虚着。

这个时候萧天和刘子龙几乎同时对视了一眼,眼神的交流几乎同时暗示了一个意思真是天生的南天女强人啊。

在廖东凯的带领下萧天瞳雪三人来到餐厅的一间包房内,包房的一边是巨大的落地窗,即使是坐在座位上透过玻璃窗也可以看到上海的夜景。包房整个色调简洁明快,灯光柔和温馨让人有一种世外桃源一般的舒适感。

但是此时在包房里等候的不只一张可以容纳八个人吃饭的桌子还有桌边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长发披肩,脸上始终洋溢着富有亲和力的微笑。

她见廖东凯随萧天几人走进房间连忙礼貌的起立和廖东凯打着招呼。

“来!瞳小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上海国资委负责立新大厦拍卖的张丽华女士,同时也是我们公司主管行政后援工作的副总。”廖东凯介绍道,同时廖东凯又把瞳雪介绍给张丽华,“这位我想不用介绍了吧,南天集团的大老板瞳雪小姐,这两位是瞳小姐的助理。”廖东凯又把萧天和刘子龙介绍给了张丽华。

“您好!张小姐!”

“瞳小姐,您好!”

瞳雪三人分别和张丽华礼貌的握了一下手,廖东凯五人分宾主落座,不一会酒菜就上齐了。瞳雪这边萧天干脆就是不说话,刘子龙时而插上几句和瞳雪应付着廖东凯。由于几人所谈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萧天自然不会去多嘴什么都让瞳雪二人应对着,但是三人都知道真正的谈话还没有开始呢。

廖东凯放下酒杯,轻咳嗽了一生,说道“不知道瞳小姐未来上海南天集团的远景规划是什么呢?”

“我们准备在五年内把南天集团建设成为国际化的企业集团,其中包括酒店、餐饮、娱乐、、集装箱码头、港口贸易、国内国际物流,未来我还将有我们的实业公司。我们会陆续利用即将成立投资公司进行实业投资,投资国内一流的上市公司。”瞳雪朗朗说道,这些都是曾经和萧天等人商量之后给未来南天集团的定位。

“据我所知台湾的南天集团在瞳小姐所说的这些行业都有涉猎,而且做得非常出色。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台湾的南天集团呢?”廖东凯颇感兴趣的问道。

“廖总对我们台湾南天集团很感兴趣么?”刘子龙笑着问道。

廖东凯呵呵一笑,说道“刘先生希望您不要见怪。我都是我必须做的功课,如果不对每一位进入上海的大金融集团熟悉,我们怎么敢国有资产卖给他们呢?你说是不是?”

“子龙,我看你就把台湾的南天集团简单和廖总汇报一下吧。从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增加上海政府对我们南天集团的信心嘛!”萧天在旁边适时插话道。

廖东凯笑着冲萧天摆了摆手说道“至于信心我想你们早就已经给我了,能在拍卖会上以一家集团出到四十八亿的价位,我想放眼国内集团具备这样实力的不会超过十家。我只是想对贵集团多了解一些方便我们以后的合作,你们知道的我们对于台湾的具体情况还是知之有限。”

瞳雪三人对视一眼,萧天示用眼神意刘子龙。刘子龙就把台湾南天集团的发展历程简要的说了一遍,其中并没有刻意的去夸张些什么,毕竟以今时今日南天集团在台湾的地位不需要进行过多的渲染。

听完了刘子龙的描述,廖东凯不禁和旁边的张丽华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南天集团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竟然刻意发展到数千亿资产的大集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知道廖总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呢?”瞳雪心满意足的问道,毕竟自己所代表的一方是台湾的南天集团,南天集团的容光就是自己的容光,所以现在瞳雪的底气十足。

“噢!没有了。”廖总笑着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南天集团的实力竟然如此雄厚。现在我能问问瞳小姐在那天拍卖会上对立新大厦的低价到底是多少呢?”

瞳雪傲然的伸出五根手指,淡淡的说道“五十亿!”

瞳雪的话立刻让廖东凯眼中一亮,不会瞬间就恢复如常。这个时候旁边的张丽华插话问道“我听说贵集团和现在的台湾政府关系很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萧天望了张丽华一眼,微微一笑,道“不知道张丽华从哪里听说的呢?”

张丽华意味深长的望着萧天,说道“如果贵集团和台北政府没有特别关系怎么可以弄到他们的推荐信呢?”

“噢,是为这个啊!”萧天装做恍然大悟的继续说道“以南天集团今天在台湾的地位想要弄到一个政府推荐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我想即使廖总的企业到美国去开立分公司想要弄到一张上海政府甚至国务院的推荐信也不会太难吧,是不是廖总?”

廖总笑了一下就没有直接回答萧天的问题。张丽华右手晃动着杯中的酒,任由杯中的红酒在杯壁上挂上一层又一层的颜色,却不知道她脑海里在想什么,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突然张丽华说道“其实廖总今天约瞳小姐来的目的是想和贵集团商量一下以我们公司名义入股南天集团的事情?”

“入股??”瞳雪三人不禁同时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廖东凯今天约他们来是要谈这件事情。瞳雪望着萧天的眼睛眼神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幸亏你今天来了吧。而萧天则回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张小姐,很抱歉!我没有太明白你的意思。”瞳雪问道。

“按照拍卖合同约定贵集团需要打款四十八亿进入我们公司,但是只打了头期款二十个亿,还剩下二十八个亿。如果瞳小姐认为可行的话,我们公司希望用这二十八个亿代表上海国资委入股南天集团,以期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张丽华说道。

“据我所知立新大厦前后总的投资额也不过十亿上下,现在已经在你们手中拍到四十八个亿,这难道还不是保值增值么?”萧天双手一摊装做诧异的问道。

“这一点我看李先生有些误会。我们国有资产通常意义上所说的保值增值有两层意思,一是保证国有资产不贬值,这也是人们通常意义上所认为的保值增值,二是对有些国有资产前景看好的项目我们在保值的基础上希望更进一步拓展它的增值空间,刚在我们张副总说的就是第二层意思。通过这次拍卖会我们原本只是想盘活资产,让立新大厦在市场经济规则的运作下获取最大的保值。但是通过我们研究后认为南天集团的资本实力雄厚会使立新大厦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所以才提出了希望入股贵集团的想法。希望瞳小姐可以考虑。”廖东凯说道。

“话又说回来,如果是别家集团拍卖到立新大厦,廖总是否也会做此打算么?”萧天不断试探着廖东凯意欲入股南天集团的动机。

廖东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不会。因为我们看中的就是贵集团的实力,不论是你们的软件实力,还是硬件实力。”

萧天三人当然明白廖东凯话中的软硬实力指的是什么,硬实力无非就是南天集团的金融财力,至于软件实力应该就是指南天集团的人才优势,甚至还有南天集团和台北政府的良好关系。

“不知道廖总入股南天集团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呢?”瞳雪问道。

“这个嘛!”廖东凯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我代表就是上海政府,我们可以为南天集团在上海发展大开方便之门,甚至我们可以为南天集团争取到三年到五年的免税期,在政府各个部门对于南天集团的业务都放宽准入政策,从优处理。我想你们应该清楚大陆虽然实行的市场经济体制,但是它还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市场经济,瞳小姐懂我的意思么?”

望着廖东凯‘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眼神,瞳雪有些不知所措,毕竟瞳雪不是大陆人,她对中国大陆的官本位了解不是那么透彻。但是萧天和刘子龙都是在这里混大的,当然明白廖东凯话中的意思。

“您的意思我们明白,但是不知道廖总的具体打算是什么呢?您知道我们至少在现阶段还不希望有人插手到我们的集团运作。”萧天说道。

“这你们可以放心,我们只是单纯的入股来分享收益,不会以股份的多少来影响集团的决策。”人老成精的廖东凯当然明白萧天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我还是有一个要求。”

“廖总,请说!”瞳雪说道。

“我们希望可以派人进入贵集团的管理层。”廖东凯沉声说道。

听到廖东凯的话萧天一皱眉头,与此同时瞳雪和刘子龙都用征求意见的眼神望着萧天,因为这样大的事情只能萧天来定。但是瞳雪和刘子龙这样的举动却使得廖东凯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萧天,很明显萧天的话足以影响这个入股计划是否实行。

这个人究竟在南天集团是个什么角色?廖东凯心中暗道。

“廖总这和您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太一直吧?”萧天反问道。

“李先生您不要误会。我当然知道依瞳小姐的才识一定会把集团经营的很好,但是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如果我们入股企业的话是必须要派人进驻这个企业的。但是我还要说我刚才说的话还是算数的,我们不会因为拥有南天集团的股份而派这样一个人去夺什么发言权,说白了是给上面看的。”廖东凯用手指了指上方煞有其事的说道。

萧天思索了一下冲瞳雪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了,瞳雪接着问道“不知道廖总打算派谁进驻我们集团呢?”

“我们打算派张副总进入南天集团!”廖东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