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宴请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南天大厦,电梯间。

“老大,我们对他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刘子龙想到郭秉臣的惨样不无担心的说道“我担心他狗急跳墙给咱们惹来麻烦。”

“对他这种人就是要让他知道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可以惹。至于他背后的那个黑势力就交给奇哥你们了,这几天在大厦里面多加派人手,谁要是敢轻举妄动就灭了他。”萧天沉声说道。

“知道了,老大!”萧天并没有注意到王奇等人回答时候竟然是一脸的喜色。

就在萧天走后的当天下午郭秉臣撤出了所有的装修工人,整栋大厦的装修工程一时间全部停工。当王奇把这一情况告诉萧天的时候,没想到萧天竟然答道“我们不是还没有给他们钱呢么?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不着急。”说完萧天就把电话放下了,此时萧天在医院看望躺在病床之上的老三王明新和老六林夕。

“老五过来看你们了么?”萧天站在床边望着林夕王明新问道。现在林夕二人的伤势属王明新最严重,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肋骨多处骨折,这样的伤势对于平时没有吃过太多苦的王明新来说简直如同下地狱一般。相反林夕到是复原的很快,尽管脸上浑身上下也是淤青一片不过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此时萧天、老四邵阳、老二姜皓和老六林夕都围坐在王明新的病床前,萧天处理完郭秉臣装修的事情回到别墅接了邵阳径直来到医院看望兄弟几人。

“老五打过电话了说要过来,但是我没让他过来。”老二姜皓抢先答道。

“老五没说大二那帮人有什么动静么?”萧天问道。

“老五说昨天晚上我们打的是大二乌鸦的人,乌鸦的手下带着好多手下四处找我们,并声称抓到我们一定不让我们好过。”姜皓有些胆怯的答道。

萧天笑着拍了拍姜皓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一切有我呢!”

“对了,老三,你家人没打电话问你么?”萧天冲床上的王明新问道。

“打了,但是我们没敢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王明新答道。

萧天看了看姜皓满眼血丝的双眼回头冲邵阳说道“今天你替老二吧,老二在医院加个床位好好睡一觉。放心医院的帐我来负责,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没有过去之前你们就都先在这里待着吧。”

“老大,这件事什么时候能过去啊?”老实的姜皓不无担心的问道。毕竟他们家里送他来读书不容易,所以姜皓非常担心这件事情引起的后果。

“二哥,你放心吧!老大会摆平这件事的。”自从在萧天别墅待了一晚上后邵阳几乎对萧天充满着盲目的自信。尽管邵阳现在还不清楚萧天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邵阳就是这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件事萧天一定会有个圆满的结局的。

萧天瞥了邵阳一眼,笑着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嗯!”邵阳点了点头。

萧天用力拍了邵阳脑袋一下,笑骂道“你们几个少给我惹点事比什么都强。”

邵阳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望了望萧天没有说什么。

等萧天再一看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萧天记得答应了瞳雪今晚要陪他一起去赴廖东凯的饭局。所以萧天最后说道“你们几个今晚在医院老实待着,想买什么吃就买什么,钱我已经交给老四了。我今晚还有事先走了,明天我就去解决这件事,放心吧。”萧天临走的时候又拍了拍姜皓的肩膀承诺道。

姜皓望着萧天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老大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一天到晚都是神神秘秘的。”

“老大的身份不是我们能够猜的了,总有一天他会告诉我们的。”邵阳站在姜皓身边坚定的说道。

夜色中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缓缓的在市区里行驶着,开车的是王森,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的是刘子龙,而车厢里坐就是南天的两位主角萧天和瞳雪。在瞳雪的强烈要求下萧天陪同她一起去赴廖东凯的宴会,萧天没办法拗不过她就直好奉陪到底了,但是萧天没有想到廖东凯竟然把地点竟然订在了金贸大厦最顶层的旋转餐厅。

也许事事都是那么难料,萧天人生中每一次重要的转折几乎都和金贸有关。尽管今天晚上看起来只是廖东凯的普通宴请,但是萧天和瞳雪二人心中都很清楚这个宴请是廖东凯对南天集团以及对瞳雪的探底。南天集团这个深潭究竟有多深,廖东凯不知道,上海国资委不知道,甚至连中央的高层也不十分清楚。虽然萧天不知道隐藏在廖东凯背后的政府背景有多深,但是他却知道今晚这个宴请绝对不会象廖东凯请柬上写的那么简单。

今天萧天和刘子龙一样都以瞳雪特别助理的身份出席,至于宴请的餐桌上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出现,萧天三人商定的对策只有一个以不变应万变,必要的时候由萧天出面回答。

这个时候萧天心中才感叹如果忠言在自己身边的话,他就不用烦心这些官场的应酬了。

黑雨开车带领着三名铁位紧紧的跟随在林肯车的后面,他们的任务就是保卫萧天三人安全。

就在萧天在车厢里独自沉思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萧天拿起来一看竟然是王奇打来的,萧天接起电话仔细的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回报,最后萧天回了一句。

“这件事我想你们会办好的。”

说完萧天就放了电话。

“有什么事么?”旁边的瞳雪察言观色问道。

萧天嘴角含笑说道“没事。”

这个时候刘子龙透过倒车镜望了萧天一眼,什么也没有问。

领头的男子右手同样握着一只银色的斧头,个头不高,额头一道刀疤。上身穿着黑色的中山装,里面光着膀子,右侧胸口位置纹着一对交叉的深蓝色斧头,更别致的是在斧头的下方竟然还象征性的纹上几滴鲜血。领头男子嘴角叼着一只烟卷,眼神十分傲慢的望着在大厅里站着的王奇几人。

“你们谁是这管事的?”领头男子的眼神一一从王奇和几名铁卫的脸上扫过,当看到王奇和几名铁卫颇为威慑力的身高和眼神的时候,他还是迟疑了一下,不过他身后的几十个兄弟却给了他十足的自信。

王奇在这些人路边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所以王奇及时给萧天打了电话,当得到萧天肯定的答复后,王奇知道今天晚上众兄弟的活靶子来了。

听到领头男子的话,王奇走上前去,装做很胆怯的样子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赶紧走,要不我就报警了。”

“报警?”领头男子一声长笑,接着说道“有警就向我报吧,这几条街我说的算。”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王奇依旧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领头男子上前一步抬头盯着王奇的双眼,左手用力的戳着王奇的胸脯,狞笑着说道“你—还—不—配—知—道,让你们管事的出来?”

“我就是这里管事的,有什么事情就当我说吧。”王奇平静的说道。

“哦?”领头男子习惯性的一挑眉毛望了王奇一眼,说道“你是管事的?那就好办了。装修你们大厦的郭老板让我们把四千万的装修款替他收回来。”

王奇呵呵一笑,盯着领头男子说道“我记得这栋大厦还没有交工呢吧,而且装修款好象也不到四千万。”

“哪那么多废话,我说它完工就完工了。至于多出的装修款就当我们兄弟的跑腿钱了,对不对?”领头男子的话立刻惹得后面兄弟齐声的喝彩。

王奇装做为难的说道“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得问问我们老板。但是我们交钱也要知道交给谁啊,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

“好!我告诉你,也好让你有个送钱的地儿。我就是上海斧头帮刀疤强,道上的兄弟都叫我强哥。”刀疤强很是得意的介绍着自己。

“哦!原来是强哥!”王奇冲刀疤强有些阴险的笑了笑,一副‘原来是你’的样子冲刀疤强点头说道。

“但是强哥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油漆泼到我们大厅里呢?”王奇一把抓住刀疤强的衣服冲他说道“你不是来要钱的么?好!我给你!”说完王奇一拳直奔刀疤强的面门而去,没等刀疤强反映过来。王奇的铁拳已经瞬间在刀疤强的瞳孔里放大,就听“扑”的一声,王奇的铁拳正中刀疤强的鼻梁,刀疤强的鼻梁立刻发出破碎的声音。刀疤强瘦弱的身子立刻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扑通一声落到地上。

“你…你….”刀疤强挣扎了半天没坐起来,望着王奇断断续续没说出话来一下子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敢打我们大哥,我们劈没你!”刀疤强手下呼啦一下就朝王奇跑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大厅灯光突然一灭,刹时间整栋大厦一片黑暗,刀疤强的手下立刻被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弄楞住了。

他们愣神了,但是王奇他们却没有。数道黑影从大厅四周窜了出来在王奇的带领下直奔斧头帮的这些人手下而去。

“边这几个是我的,谁也不许和我抢!”

“***,死黑龙跑慢点你能死啊!”

一阵叫嚷声随着那数道身影直奔斧头帮的人冲去,大厅里立刻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没有刀走偏锋,也没有枪声铄铄,整个大厅里能听到的只是人体内骨头的断裂声和拳头击打在身体上的沉闷声。王奇和众铁卫下手极其阴狠,一出手绝不留情而且绝对不给对手反抗的机会。所以往往一个照面就会被铁卫施以重手倒在地上。

五分钟过后,南天大厦大厅中间的金色吊灯又恢复了它金碧辉煌的颜色,整个大厅在灯光的照射下一片通透。刀疤强和他的手下都在地上惨呼着,全部失去了战斗能力。王奇和二十多名铁卫昂首站在这些人的周围,脸上浮现的是绝对的蔑视表情。

王奇伸手从地上拾起一把银色的斧头,精巧的外观显然是经过了专业设计,锋利的刀刃显铄着摄人的光芒。

“东西是好东西,可惜用在了没用人的手中!”王奇望了望渐渐转醒的刀疤强傲然说道。

“你们…你们等着!斧头帮不会放过你们的。”刀疤强恨声道。

王奇缓步来到刀疤强跟前突然举起斧头朝他头上砍去,顿时吓得刀疤强魂飞魄散忍不住惨叫起来。但是王奇的斧头在距离刀疤强脑门刀疤的不远处停了下来,就听到王奇悄声说道“你信不信我这一斧子下去一定让你感觉不到痛苦?”

刀疤强强自咽下一口吐沫,脸色苍白的木然的点了点头。

“这把斧头我就留下了,作为你们弄脏我们大厅的赔偿!还有回去告诉那个郭秉臣距离他交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完一天的话我们对他的承诺就会生效。”王奇狠狠的望着刀疤强说道。

虽然刀疤强不知道对郭秉臣的承诺到底是什么,但是从王奇的态度和他们强悍的武力来看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马上给我滚!如果你的人马再出现我的面前,我保证这把斧头一定会钉在你的脑门上!”王奇指了指刀疤强脑门上的伤疤说道。

王奇几句话连同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深深的震慑了刀疤强,豆大的汗珠从刀疤强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望着门口离去的车辆,其中一铁卫问道“奇哥为什么不直接做掉他们?他们这么回去恐怕我们还有麻烦的。”

王奇笑了笑说道“老大交待过除非必要否则不要惹出人命,毕竟这是在大陆,现在上海的一切形势我们还不明了。至于以后的麻烦么?一定会有的。”王奇肯定的说道“不过,也只因为这样我们才有事干嘛,要不都要闲出屁来了。你们是不是?”

众铁卫听完王奇的话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赶紧把大厅清理干净,要不老大来检查我们就惨了!”王奇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