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夺丹火(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哼,本皇若是想闹事,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拦得住么?”

轰隆……

铁羽鹰皇的目光,骤冷了下来,妖气翻滚,那颗‘妖神树’拔地而起,瞬间就在丹房的小院里,长成了一颗参天的巨树。

好几十颗妖神果,就这样掉在藤蔓上。

风一吹,就晃动了起来。

“妖……妖神树?”

唰!看到铁羽鹰皇头顶上,那遮天蔽日一般的树冠和果子,林楚雄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眸子里,满是温怒的望着铁羽鹰皇,冷声,道:“难怪鹰皇有这般的底气,哼,想不到,这件仙家留下的至宝之树,也

被你炼化了。”

“帝皇境巅峰?”

“这铁羽鹰皇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恐怖了,老夫记得,几十年前的时候,它跟我们一样,都还只是星帝境吧?”“那颗妖神树,是仙家留下来的奇物,被它炼化进了血脉,所以,实力暴涨一大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哼,铁羽鹰皇,若不是我们林家的那位老祖,你恐怕也抢不到这件仙家之物吧,恩将仇报,用来形容

你怕也毫不过份了。”

“……”

‘林家’的那些族老,纷纷将矛头指向了铁羽鹰皇,想到这颗妖神树的来历,铁羽鹰皇的一张脸,也变得阴沉起来,身上的气势稍稍一收敛,就将妖神树收了回去。“哼,就算不用妖神树,本皇想要收拾你们这群土鸡瓦狗,也是轻而易举。”铁羽鹰皇冷笑了两声,目光灼灼的望着林楚雄,嗡声,道:“《求援令》的人情,本皇已经偿还了,林楚雄,莫非你真的想,为了

一个无足轻重的丹师,跟本皇作对?”

‘嗡’、‘嗡’、‘嗡’……

这一次,不等林楚雄开口,那十几个族老就将自己的法宝祭了出来,只听见‘砰’的一声,就看到,那十几个族老的法宝,化作一道道的流光,将铁羽鹰皇困在了中间。

整个丹房的小院里,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意。“冥顽不灵……”铁羽鹰皇的脸色,也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望着林楚雄,道:“哼,真以为你们林家,还是那个有地仙坐镇的时代,若非念在那一丝香火情分上,凭你们今

天的举动,就足够本皇将你们斩尽杀绝了。”

鹰魂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大战,一触即发。

林楚雄没有开口,只是冷眼望着铁羽鹰皇,叶星辰的生死,关系到整个‘林家’的存亡,为了解决血脉诅咒的事,他们连人皇的恩怨都顾不上了,又岂会被一个铁羽鹰皇给吓到?

“林楚雄,你真想跟本皇,硬抗下去么?”铁羽鹰皇冷声道。

“鹰皇,只要你放过我那晚辈,今天的事情,我们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否则,我们林家也只能,试一试帝皇境的你,有多恐怖了。”林楚雄目光如电,丝毫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好……既然你们要咎由自取,那也怪不得本皇了。”铁羽鹰皇咬了咬牙,站在它身后的鹰魂,‘唳’了一声,就向林楚雄俯冲了过去。

“铁羽鹰皇,住手。”

唰!不等那头鹰魂俯冲下来,林徽愔眉头一拧,直接站了出来,冷声,道:“看样子,那一个《寻仙令》的名额,鹰皇是不准备要了,还是铁羽鹰皇你觉得,我们林家的《求援令》用了,就没有人会再帮我们林

家了?退一万步说,若是让鬼画师前辈知道,鹰皇无端端找我们林家的麻烦,怕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寻仙令》的名额?

鬼画师?听完林徽愔的话,铁羽鹰皇的眼角也是微微一阵抽搐,比起一个无足轻重的丹师,那《寻仙令》的名额,对它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更何况,它心里很清楚,不止是它想要一个名额,那鬼画师留在

三王府的目的,也是为了那一个名额。

以它对鬼画师的了解,自己在三王府里面闹事,牵扯到《寻仙令》名额,那鬼气森森的老东西,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到时候,一个鬼画师,再加上‘林家’的这群族老,若是联起手来对付它,即便它已经是帝皇境的强者,手里面还有妖神树这样的宝贝,也足够让它喝一壶了。“啧啧,能被朱武极看中,收为儿媳妇的人,林徽愔,本皇先前倒是有些小觑你了。”铁羽鹰皇的目光,在林徽愔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不急不缓的,道:“林楚雄,想让本皇放过里面的那个丹师,不难,只要

答应本皇一个条件就可以了。”

“什么条件?”林楚雄皱了皱眉头,就算铁羽鹰皇松口了,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大意,毕竟,能让一个帝皇境强者,开口提出来的条件,自然不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很简单,本皇要他身上的丹火。”铁羽鹰皇舔了舔嘴唇,指着丹房里面的叶星辰,淡淡的,道。

“丹火?”

唰!听到铁羽鹰皇的条件,林楚雄的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丹师,却也知道,若是真答应了铁羽鹰皇,让叶星辰把所有丹火取出来,势必会让他元气大伤,就算以‘林家’的底蕴,也很难让叶星辰

恢复过来。

其它的族老,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

“如何?人,我可以还给你们,但他身上的丹火,必须尽数给本皇。”铁羽鹰皇抬了抬眼皮,嗡声嗡气的,道。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林楚雄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既然你做不了主,那本皇就去问他本人吧。”

‘砰’、‘砰’、‘砰……’

铁羽鹰皇‘唳’了一声,伸手就向丹房的门抓了过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

偌大的一间丹房,瞬间就被铁羽鹰皇的巨力,掀得整个屋顶都飞了起来,只见,全神贯注的投入到炼丹中的叶星辰,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整个人还盘腿坐在炼丹炉前面。

“紫……紫色的丹火?”

“嘶。”

看到‘丹炉’里面,那些紫色的火焰,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铁羽鹰皇,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瞠目结舌的紧盯着,房间里面那个巨大的丹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