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众叛亲离(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凉薄、寡恩?”听到林徽愔,把话说得这么重,《三王府》的那些供奉,眉头都紧皱了起来,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年纪看上去,跟‘二供奉’差不多的老者,脸色一沉,冷声,道:“三王妃如此做法,未免有些

不顾大局了吧?”

“四供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徽愔皱了皱眉头,凝声道。“哼,什么意思?”老者一甩手,冷冷的,道:“救命之恩再大,又岂能大得过这《三王府》和‘林家’的基业?先前跟《镇南王府》的人闹僵、决裂也就罢了,毕竟,三王妃的手里面,还有《求援令》这样的

底牌,而现在,三王妃为了一个外人,不惜忤逆人皇,你这般的做法,是想让《三王府》和林家,给那个小子陪葬,还是三王妃觉得,凭借一块《求援令》,就能跟人皇抗衡了?”

“是啊,三王妃这么做,也太分不清楚轻重了……”

“得罪了人皇,大家以后的日子,怕是堪忧了。”

“哼,还有什么以后?等人皇解决了那铁羽鹰皇,估计就要拿我们这些人来开刀了,谁让我们是《三王府》的供奉,在人皇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三王妃的帮凶。”

“……”

一想到人皇的手段,《三王府》的那些供奉,都慌乱了起来。

窃语的声音,越来越大。

“不……不行,老夫可不想,给那不相干的小子陪葬。”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老者,咬了咬牙,道:“三王妃,从这一刻起,老夫自愿脱离《三王府》,以后,跟你们之间再无半点瓜葛。”

“三王妃,我也脱离《三王府》。”

“还有我……”

“……”

哗啦啦!

一瞬间的功夫,除了大供奉、二供奉和叶星辰之外,剩下的那些《三王府》的供奉,都纷纷宣布了脱离《三王府》的事。

人走茶凉。

树倒猢狲散。此刻的《三王府》,就是如此这般的景象,同样是外人的大供奉,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的不念旧情,那张干瘪瘪的老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指着这群《三王府》的供奉,怒骂,道:“一群狼心狗肺

的东西,当初若不是三王妃可怜你们,哼,在这神都城的一亩三分地上,你们恐怕早就横尸街头了,现在,《三王府》有一点麻烦,你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走,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哼,狼心狗肺?”站在一旁的四供奉,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大供奉,话可不能这么说,《镇南王府》打上门来的时候,我们可都没有逃走,现在,三王妃为了一个外人,站到了人皇的对面,跟人皇作

对,那就只能恕我们这些人,无能为力了。”

“四供奉说得没错,跟《镇南王府》的人斗,大家起码还有一线生机,而现在,三王妃不自量力的要跟人皇扳手腕,我们可不想平白无故的送死。”

“三王妃,不管你答不答应,从这一刻起,老夫就不再是《三王府》的供奉了。”

“我也一样……”

“混……混账东西,你们这群白眼狼。”大供奉暴跳如雷的骂了起来,道:“我告诉你们,叶供奉才不是外人,他关系到……”“大供奉,好了。”林徽愔摇了摇头,没等‘大供奉’继续说下去,而是望着《三王府》的其他人,淡淡的,道:“人各有志,大家想要脱离《三王府》,本王妃自然不会阻拦,这些年,《三王府》风雨飘零,

也多亏了各位帮忙,你们放心,本王妃现在就安排人,前去消了你们的供奉之位,从现在起,你们就跟《三王府》,再没有半点瓜葛了。”

“如此甚好,那就多谢三王妃体谅了。”四供奉点了点头,道。

“有劳三王妃了。”其它那些供奉,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林徽愔点了点头,转身对着一个《三王府》的金吾卫强者,道:“你现在就去,消了这些供奉的名额吧。”

“是,三王妃。”金吾卫青年拱了拱手,转身就小跑了出去。

“嘿……我们的三王妃,还真是心地善良啊,可惜,这《三王府》树倒猢狲散咯。”朱屠雄望了过来,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林徽愔,讥笑道。

“镇南王,你的那个《镇南王府》,似乎比本王妃的《三王府》,好不到哪里去吧。”林徽愔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说起来,最可怜的人不是本王妃,而是你这个镇南王吧。”

“本王可不可怜,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朱屠雄铁青着脸,道:“等人皇收拾了铁羽鹰皇,就该轮到你的《三王府》了,到时候,还有你背后的林家,怕也是在劫难逃了吧?”“林家会不会在劫难逃,本王妃也不清楚,而你镇南王朱屠雄,替大皇子做那马前卒,不光毁了整个《镇南王府》,族人死得一干二净,就连你那唯一的儿子,都没能幸免于难,而你的那个主子,似乎没把

你当成一回事吧。”林徽愔冷冷的,道。

“你……”

朱屠雄的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狰狞、可怖了起来。

他也没有想到,一向极少与人争辩的林徽愔,竟然也这般的能言善辩,深吸了一口气,嗡声,道:“哼,本王不与你争那口舌之快,等林家落幕的时候,本王会亲自送上一份贺礼。”

“那就有劳镇南王了。”林徽愔点了点头,依旧是不温不火,半点都没有发作出来。

“三王妃,是我连累了你。”叶星辰走了过来,苦笑道。

“叶供奉,不关你的事。”林徽愔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大皇子的身上,道:“就算没有你,那《镇南王府》的人,也会找其它的借口,说起来,应该是本王妃连累了你。”

“王……王妃,不管谁连累谁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办?”大供奉急声问道。

“等。”林徽愔抿了抿嘴唇,望着铁羽鹰皇的身影,轻笑,道:“鹰皇不是说了么,我们林家的《求援令》,不止是它一个人收到了,还有几个老前辈,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现在也只能够希望,这一块《求援令》,

能够保住《三王府》,保住我们林家了。”

“《求援令》?”

听到林徽愔,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求援令》上面,站在一旁的大供奉、二供奉两人,都忍不住苦笑起来。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齐刷刷的向叶星辰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