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拖下水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玄武鬼宫》,八品?”朱屠雄冷笑了两声,望着对面的玄武宫主,面无表情的,道:“不当说,那就不要说了,滚……”

砰砰砰砰砰!

磅礴的星力,瞬间从朱屠雄的身上,席卷了出来,将那三个‘八品’宗门的掌教,都笼罩在了里面,《镇南王府》的那些供奉、长老,则是一脸戏谑、嘲弄的望着他们。

眉宇间,尽是奚落的神色。

“呸,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八品宗门的掌教,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一个《镇南王府》的供奉,望着玄武宫主,大笑了起来,道。

“嘿……阿猫阿狗一样的东西,也敢跟王爷谈条件?还真是活腻了。”

“哈哈,玄武宫主,趁王爷现在心情还好,赶紧滚蛋吧,要不然,惹恼了我们《镇南王府》,到时候,你那《玄武鬼宫》的一亩三分地,恐怕都要被夷为平地了。”

“滚吧……”

“不知死活的东西。”“王爷,要不就让老朽去,把那劳什子的《玄武鬼宫》夷了吧,省得他们几个站在那里碍眼。”一个‘修为’比朱屠雄还要强上几分的老供奉,笑眯眯的望着《玄武鬼宫》的那些长老、弟子,半点颜面都没有给

对方留下。

“……”

《镇南王府》的那些长老、供奉,笑得越来越大声。污言秽语,各种难听的话,更是不绝于耳,《地藏殿》和《天书阁》的掌教,都没有想到,玄武宫主随口的一句话,就能惹得对方如此的谩骂,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心底都是暗自庆幸不已,望向玄武宫

主的目光,也变得同情起来。

玄武宫主也怒了。他们《玄武鬼宫》,在这‘献朝’的神都城里面,好歹也是传承了两、三千年的八品宗门,碰到朱屠雄这样的王爷,他虽然要忌惮八、九分,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小角色,都能够骑到他的头上,来拉屎撒

尿的。“哼……想要灭我《玄武鬼宫》,邪长老,你若是有几分把握,大可亲自去试一试,本宫主拭目以待,你是如何灭我《玄武鬼宫》的。”玄武宫主冷着脸,抬了抬眼皮,扫了一眼《镇南王府》的那些人,讥笑,道:“还有你们,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在本宫主面前大放厥词,哼,若不是有《镇南王府》给你们撑腰,像你们这样的货色,本宫主一只手就能捏死一大片,这次就算是给镇南王面子,再有下一次,就别

怪本宫主不念旧情了。”

呜、呜、呜……

玄武宫主目光一凝,只听见‘嗡’的一声,就看到,一块古老得都已经生出了裂痕的龟壳碎片,在他的头顶上浮现了出来。

‘哞’的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兽吼,从龟壳碎片上传了出来。片刻之后,一头‘镇世玄武龟’的星魂,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四只爪子趴在地上,就连《丹房》小院里面,那坚硬无比的地面,都深深的陷入了下去,矗立在它背上的那块‘镇世’石碑,看得《镇南王府》的那

些长老和功夫,都是一阵眼热无比。

“镇……镇世玄武龟?”

“嘶……”

“想不到,玄武宫主那厮,竟然真的凝聚出了玄武的星魂,哼,不是说,这种上古之兽早就灭绝了么?难不成,他们《玄武鬼宫》里面,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秘?”

“那块龟壳的缘故吧?”

《镇南王府》的那些供奉和长老,都小声的讨论起来。听到玄武宫主的讽刺,那个修为、实力,比起朱屠雄还要高出一大截的老者,目光在‘镇世玄武鬼’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那张满是沟壑的老脸,顿时也狰笑了起来,声音沙哑的,道:“好……老夫倒是早就想看

一看了,你们《玄武鬼宫》还剩下几分底蕴,等《三王府》的事情结束,定会亲自去你们《玄武鬼宫》,走上那么一趟,希望你这玄武鬼宫的宫主,到时候别做那缩头乌龟。”

“本宫主,随时恭候。”玄武宫主冷冰冰的,道。

“好了……”看到玄武宫主和老者之间,火药味越来越重,朱屠雄摆了摆手,面沉如水的望着对方,道:“玄武宫主,你这是铁了心要跟《三王府》绑在一起,跟我们《镇南王府》作对了?”“王爷言重了,就算再给我们《玄武鬼宫》几个胆子,也不敢跟《镇南王府》为敌,只不过,我们《玄武鬼宫》,欠了林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所有宫主在继位的时候,都发过了毒誓,所以,希望王爷可以谅

解。”玄武宫主沉吟了片刻,不卑不亢的道。

“发毒誓?”朱屠雄抬起眼皮,冷笑连连的,道:“这么说来,你们《玄武鬼宫》,还是铁了心要跟我们《镇南王府》为敌了?”“镇南王,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你跟三王妃都算是皇亲国戚,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就闹得如此之大,不如,今天就此罢手,日后只要王爷吩咐一句,我们《玄武鬼宫》,定会全力而出……”玄武

宫主苦涩道。“罢手?”朱屠雄的目光,骤冷了下来,道:“就凭你,也想做那和事佬?哼,区区一个《玄武鬼宫》,本王还没有放进眼里,既然你自己想要找死,那本王也只好成全你了,你们两个呢?也跟《玄武鬼宫》

一样,铁了心跟《三王府》的人,站在一起?”

唰!唰!唰!

听到朱屠雄的询问,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地藏殿》和《天书阁》的那两个掌教身上,特别是他们带来的那些长老和弟子,脸上一下子就布满了紧张、忐忑的神色。

已经被朱屠雄记挂上的玄武宫主,也向两人望了过去。

“两位,该不会是想要违背,林家的《求援令》吧?”玄武宫主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他心里面很清楚,单凭一个《玄武鬼宫》,根本就无法跟《镇南王府》抗衡。

倘若再加上《地藏殿》和《天书阁》,情形就不一样了。

“妈的,这林家的《求援令》,简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稍不留神,整个宗门恐怕都要搭进去了。”天书阁主暗骂了一句。“哼,《求援令》还不算什么,那毕竟是我们祖辈欠下的恩情,最不是东西的人,就是玄武宫主,那厮分明是想将我们两个人,一起拖下水,好陪他一起抵挡《镇南王府》的压力,呸,最不是玩意的东西,

本殿主真是错交了他那朋友。”地藏殿主咬了咬牙,一脸愤恨不平的小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