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吃了熊心豹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砰、砰、砰……”

《丹房》里面响了几声。

一群人等了,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才看到一脸疲惫神色的叶星辰,拿着一个小瓷瓶,从《丹房》里面走了出来。

“少……少主,你没事吧?”看到叶星辰,那一脸苍白的样子,站在《丹房》门口的刘雨仙,抿了抿嘴唇,一脸担忧的问道。

不光是她,就连杨炼魔,也偷偷的攥紧了拳头。

三王妃也目光恳切的望了过去。

“星……星圣境,后……后期?”

唰!

一直在暗中留意,叶星辰举动的大供奉,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变化,定神一看,整个人顿时就僵住了,那张满是沟壑的老脸,也瞬间布满了震撼的神色。早在《仙药阁》的时候,他就差一点跟叶星辰交上手了,所以,他清楚的记得,叶星辰在进入这《丹房》之前,还只是星圣境中期的修为,这才两、三天的光景,他竟然就突破了一层境界,要知道,他当

初在星圣境中期的时候,足足停留了两年多时间,才迈出了那一步。

“大供奉,你怎么了?”三王妃转头,一脸狐疑的望着大供奉。“王妃,这叶供奉的修炼天赋,未免也太过妖孽了,在《仙药阁》的时候,老朽清楚的记得,他身上的气息,还只是突破星圣境中期不久,这才几天时间,他竟然就到星圣境后期了。”大供奉满脸苦涩的道

“妖孽么?”三王妃的美眸里,闪过一丝神奕之色,不以为意的笑,道:“他现在是我们《三王府》的供奉,修炼天赋强一点,不是好事么?”

听到三王妃的褒奖,站在一旁的大供奉苦笑了两声,也不再言语。

只不过,望向叶星辰的目光,多了几分隐隐的忌惮神色。

“三王妃,这里有一些《生魂丹》,虽然治不好你的血脉诅咒,但想保住你的命,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叶星辰将小瓷瓶递了过去。“《生……生魂丹》?”听完叶星辰的话,她的娇躯也是微微一颤,特别是这几天时间,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每况日下,虽说,她对叶星辰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听到《生魂丹》可以救自己

命的时候,心底也生出一丝奇妙的感觉。

“叶供奉,这几天辛苦你了……”三王妃点了点头,接过小瓷瓶,一脸感激的望着叶星辰。

叶供奉?听到三王妃的称呼,叶星辰也是微微一怔,不等他开口询问,就看到一旁的大供奉,对着他拱手行了一礼,道:“叶供奉,先前在《仙药阁》的时候,老朽太过冲动了,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希望你大人不

计小人过。”

“大供奉言重了,只是这‘叶供奉’是怎么回事?”叶星辰一脸懵逼的问道。

“少主,你闭关炼丹的这几天,王妃已经让人去报备了,你以后就是三王府的供奉了。”刘雨仙小声解释了两句。

倒是一旁的大供奉,听到叶星辰的这些《生魂丹》,只能够治标,而不能治本的时候,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面,苦笑道:“叶供奉,王妃的血脉诅咒,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了吗?”

“办法有两个……”叶星辰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道:“一是杀了留下诅咒的人,只不过,对方的实力,怕是比献朝的那位人皇还要强,第二个办法就是炼制一颗《九阳圣血丹》。”

“《九阳圣血丹》?”大供奉一脸呆滞的望着叶星辰,显然,他压根就没有听过这种丹药,迟疑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叶……叶供奉,不知道这《九阳圣血丹》,是几品的丹药?”

“九品之上。”叶星辰苦笑着道。

嘶……

听到‘九品’两个字,整个小院里面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早已经吞食了一颗《生魂丹》,刚刚有所好转,美眸里才升起一丝期颐神色的三王妃,俏脸上,顿时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大供奉也是一脸的绝望。

他虽然不懂炼丹,也不通晓岐黄之术,却也知道,想要炼制‘九品’的丹药,需要的药材可以说不计其数,甚至,其中不乏一些真正的仙药,哪怕是抢了整个《仙药阁》,怕也凑不出这么多的仙药。

更何况,偌大的一座‘献朝’,也找不出一个能够炼制九品丹药的人出来。

而且,叶星辰口中的《九阳圣血丹》,不是九品的丹药,而是九品之上,这简直就跟让他们去杀了那个留下诅咒的强者一样,完全办不到。“叶供奉有心了,这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我记得,上一代的人皇不是说过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是我林徽愔注定要死,哪怕叶供奉手段通天,怕也束手无策吧?”三王妃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没将自

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叶……叶供奉,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够答应。”大供奉咬了咬牙,一脸尴尬的望着叶星辰。

“你想要《九阳圣血丹》的方子?”叶星辰问道。

“嗯……”大供奉点了点头,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老朽也想试一试,收集《九阳圣血丹》需要的药材,还望叶供奉可以成全。”

“大供奉客气了,王妃的供奉之恩,我正愁不知道怎么报答呢,待会你让人把纸和笔拿来,我把《九阳圣血丹》的方子写给你。”叶星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的道。

“多……多谢叶供奉。”大供奉一脸激动的道。

轰隆!

大供奉正准备让人,去把纸和笔取来,就看到,好几个金吾卫的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惊慌的神色。

“混账东西,跑什么?”大供奉眼珠子一瞪,呵斥道。“大……大供奉,王妃,不……不好了,那镇南王带着人,打上门来了,要……要让王妃您,把差点杀了镇南王世子的凶手,交……交出来,还口口声声的说,要是王妃不把人交出去,他今天……就……就要

拆了我们《三王府》。”金吾卫青年,一脸煞白的道。

“镇南王?”

“拆了《三王府》?”

唰!

听完‘侍卫’的禀报,大供奉和三王妃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刚刚才受了叶星辰大恩的大供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起来,怒声,道:“哼,那镇南王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到我们《三王府》来撒野,真当他是这神都城的主宰了?”

林徽愔摇了摇头,对于‘镇南王’的脾气、秉性,她也了解一点,虽说,整个神都城都在盛传,他护犊子到了极点,却不想,为了给他儿子找回场子,连自己的《三王府》,他都敢冲撞。“叶供奉,你现在这里休息,本王妃出去看一看,哼,我今天倒要看一看,他镇南王是不是真的,敢拆我《三王府》。”林徽愔也有些怒了,虽然她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但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不打算再忍

下去了。

更何况,叶星辰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王妃,老朽跟你一起去,哼,我也想看一看,那镇南王,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大供奉嗡声嗡气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