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化兽臂(上)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放肆……哼,一个小小的女官,也敢顶撞本世子?”

砰砰砰砰砰!

中年男人,目光骤冷了下来,一股凶戾的气息瞬间就将整个《仙药阁》,都笼罩了起来,身上的骨骼,更是‘洛’、‘洛’、‘洛’的响个不停。

他带来的那些仆人、杂役,更是立马就祭出了法宝。

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望着刘雨仙。“世子,在这神都城,杀害官员可是一等一的大罪,卑职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就算你是皇族的人,还没有继承爵位就犯下这般的大罪,即便是你父亲,城南王,怕也救不了你吧。”刘雨仙抬了抬眼皮,一脸

平静的道。

整个神都城,光是‘皇族’的成员就不下十万,像眼前的中年男人这种,空有皇族的血统,还没有继承爵位的人,可以说不计其数。

若是平日里,碰到这样的人她或许还会忌惮几分,而此刻,叶星辰随时都有可能,闯出这神都城了,她自然也不用再畏首畏尾,对一个连‘爵位’都没有的世子,唯唯诺诺了。

“杀官的大罪?”

唰!听到刘雨仙的威胁,中年男人的脸上也闪一丝阴霾的神色,目光在刘雨仙的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即放声大笑,道:“好……你说得不错,在这神都城里面杀官,的确是大罪,即便是本世子也承受不起,刘

雨仙,我记得你们《仙人阁》,还没有几个在献朝做官的人吧。”

“那就不劳世子费心了。”刘雨仙淡淡的道。

“哼……”

看到刘雨仙油盐不进,中年男人的一张脸,彻底阴沉了起来,转过头望着一旁的何玉莲,冷声,道:“他呢,也是我们献朝的官员?”

“他?”何玉莲抬起头,望着叶星辰那张陌生的脸,沉吟了片刻,凝声,道:“不是,整个献朝有品阶的人,下官基本上都见过。”“哈哈……既然不是我们献朝的官,那就好。”中年男人撇了刘雨仙一眼,径直走到了叶星辰的面前,目光如电般的望着他,冷声,道:“哼,小畜生,本世子先前的话,你没有听到?把天魂草交出来,再去

三王妃的府邸磕头认错,本世子或许还会饶你一条狗命,否则……”

小畜生?

磕头认错

饶自己一条狗命?

唰!

听到对方的羞辱,叶星辰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那‘天魂草’是救雪狐狸命的东西,他又岂会拱手让给别人?

“那‘天魂草’是我买回来的,怎么,你想要强抢?”叶星辰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的望着中年男人,淡淡的道。“是又如何?”中年男人冷笑了两声,指着旁边的刘雨仙,一脸不屑的,道:“在这神都城里面,别说你只是一介布衣,就算是她,也不过是我们皇室养的狗,本世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那‘天魂草’你是交,

还是不交?”

呜呜呜……

中年男人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一双眼睛里面,满是杀意的望着叶星辰。

在神都城里,杀官,他或许还不敢,但只是杀一个布衣百姓,对他这个皇室的世子来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多大的区别。

“看样子,今天的事不能善了了。”叶星辰暗中叹息一声,对着身旁的杨炼魔和刘雨仙,凝声,道:“准备好,我们闯出去吧。”

“是,少主。”

刘雨仙点了点头,暗中将她的法宝祭在了手心里面。

站在一旁的杨炼魔,也没有闲着,目光凶狠的望着中年男人带来的那些仆人、杂役,咬着牙小声,道:“叶少,他带来的那些仆人,交给老朽就可以了……”

中年男人的实力不弱,跟刘雨仙、杨炼魔一样,都是星皇境的修为,甚至,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起杨炼魔,这个星皇境巅峰的强者,还要强上那么两、三分的样子。

轰隆!

他的手臂一震,就看到,一条似蛟非蛟、似蛇非蛇,生了四只爪子,脑袋上面还长了一个黑色毒瘤的怪异星兽,在他的背后浮现了出来。

一双三角眼,怨毒的盯着叶星辰。

“小畜生,既然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怪不得本世子了。”中年男人冷笑了两声,手中的一块玉印,‘嗡’的一声,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对着叶星辰就碾压了过去。

“府……府印?”

唰!

看到他祭出来的玉印,刘雨仙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凝声,道:“少……少主小心,那是他们王府的印章,里面凝聚了好几代王爷的修为,威力比起一般的绝品法宝,还要强上好几分。”

“比绝品法宝还要厉害么?”

叶星辰点了点头,看到‘玉印’向自己的脑袋砸落下来,当下也不敢大意,心神一动,那拳头大小的《巫神宫》,从他的星海里面飞了出来,迎面就向玉印撞了过去。

“巫……巫神宫?”刘雨仙美眸一亮,原本还有些担忧叶星辰的她,看到叶星辰将《巫神宫》祭了出来,悬在嗓子眼里面的心,也落回到了肚子里。

区区一座王府的‘府印’,再厉害,难道比天宝还要强?

刘雨仙冷笑了起来。

“砰……”

两件法宝,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巨响。

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中年男人祭出来的府印,竟然被对方的法宝,碾压成了一堆是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

“混……混账东西,你敢毁了我的府印?”

唰!

看到自己的府印,被砸成了碎片,中年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起来,特别是,‘府印’里面还有不少老王爷,留下的神通、秘术,也都毁于了一旦,中年男人身体一阵摇晃。

一双眼睛,瞬间就变得暴戾、血腥了起来。

“所……所有人,全部一起上,给本世子抓住他,我要活剐了这小畜生。”中年男人瞪着叶星辰,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

“活剐了我?”

叶星辰冷笑了两声,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他自然不会再留手,不等对方有所动作,收起《巫神宫》,伸手就向中年男人抓了过去。

“《天衍兽经》……”

啪、啪、啪……

叶星辰心神一动,暗中将他在《羽化门》,修炼的这一门功法施展了出来,早在凝聚出圣体的时候,他就已经试过了,自己的修为越高,这门《天衍兽经》幻化出来的凶兽就越是厉害。

而且,他幻化出来的凶兽,也是神秘无比,即便是见多识广的白骨小兽,也认不出来,当然,若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轻易施展这一门术法。

毕竟,《天衍兽经》对星力的消耗,比起他的《帝拳》和《九天御雷真诀》,恐怖了百倍、千倍都不止。

更何况,早在修炼《天衍兽经》的时候,他就被周不凝警告过了,不要轻易在外人的面前,透露出这门神通秘术。

按照周不凝的猜测,《羽化门》所在的那个上古宗门,当初就是因为这一门《天衍兽经》的神通,才被人屠灭了整个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