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皇亲又如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轰隆隆……”

幽冥鬼龙船落下来,整个‘悬空山’都是一阵轻晃,无数的山岩、巨石,瞬间就被碾成了粉末,就连那座天星石铺成的广场,也深陷了十多米下面。

可想而知,这艘宝船有多重?

整个悬空山的尘土,都飞扬了起来。

“门……门主,是十九皇子,还……还有七公主。”二长老激动得语无伦次的道。

“知道了。”古玄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也看不出喜怒,不过,见‘献朝’的人来得这么快,眸子里的雀跃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甲板上。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带着两、三百个金吾卫的人,身影一晃就飞了下来,落到‘悬空山’的大殿里,看到古玄的惨状,还有四周那一片的狼藉,整个人也是微微一怔,那张俊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错愕,道

:“古门主,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老……老朽见过十九皇子。”

噗通!

古玄双腿一弯曲,对着‘青年’就跪了下去,倒头如蒜的连磕了好几个头,才双眼通红的哽咽,道:“还请十九皇子,替我们悬空山做主。”

“请十九皇子做主。”

唰!唰!唰!

‘悬空山’的那些长老、弟子,瞬间就跪到了一大片,而四周那些宾客和献朝的一众青年男女,也不敢迟疑,纷纷躬身行了一礼,道:“见过十九皇子……”

“免礼吧。”十九皇子摆了摆手,望着古玄,道:“古门主,你也起来吧,这悬空山到底出来什么事?本皇子可是看到焚天香,就立马赶过来了,片刻都没有耽搁。”“十九皇子的大恩大德,老朽定会铭记于心,时刻都不会忘却……”古玄弓着腰回了一句,他也知道,十九皇子这般的做派,无非就是拉拢人心,想让自己在‘夺嫡’的时候支持他一把,倒也不点破,抬起头,

怒目相向的指着叶星辰和雪狐狸两人,狰狞,道:“十……十九皇子,就是这两个小畜生,闯入我们悬空山,不但肆意屠杀我们悬空山的长老、弟子,就……就连太上长老他们的地宫,也……也被毁了。”“什么?”十九皇子脸上也是一惊,顺着古玄的视线望了过去,看到‘雪狐狸’的时候,那张俊脸上也闪过一丝炙热的神色,虽说,‘献朝’都城里面的美人不少,就连他即将要迎娶的那个少女,也是难得一见的

美人,但跟此刻的雪狐狸比起来,始终都要逊色好几分。

雪狐狸的美,不但国色天香,更是有一种勾魂夺魄的魅力。

“古门主,那些太上长老,现在怎么样了?”十九皇子收起心里头的那点小心思,不露声色的扫了叶星辰一眼,淡淡的问道。

“怕……怕是,都已经凶多吉少了。”古玄红着眼,颤声道。

凶多吉少?

嘶!原本还有些不以为意的十九皇子,听到古玄那一句‘凶多吉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就僵住了,就连他带来的那些金吾卫成员,也是一脸膛目结舌的望着叶星辰、雪狐狸两人,眸子里,也满是心惊的神

色。

悬空山有多少太上长老?

他们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数量,却也知道,‘悬空山’传承了上万年,再加上,这些年收罗的天地宝才更是不计其数,那座地宫里,起码有两、三百个星皇境的太上长老。

“古门主,只有他们两个人,就毁掉了悬空山的地宫,还屠光了里面的所有太上长老?”十九皇子皱了皱眉头,收回目光,望着身旁的古玄问道。

“嗯……”古玄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怨毒的望着叶星辰和雪狐狸。倒是二长老,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道:“十……十九皇子,您可千万不要大意,那小畜生的手上,有一件厉害的宝物,比绝品法宝还要强上许多,我们悬空山的那些太上长老,就是死在那件法宝上的

,还……还有,这臭女人的来头也不小,好像是青丘狐族的皇者。”“厉害的法宝?”十九皇子点了点头,眸子里,透过一丝精光的望着叶星辰,虽说,贵为‘献朝’的皇子,他从小到大都不缺,各种各样的法宝、丹药,但比绝品法宝还要厉害的宝物,他也没有见过多少,听完

二长老的话之后,心思也开始活络了起来。

青丘的狐族?

一个早已经没落了的上古种族,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这些年,触怒了‘献朝’,被屠宗灭门的上古种族,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之多。

更何况,现在的‘青丘’狐族,顶多只能算是三流的种族而已。“阁下,难道不知道,这悬空山是我们‘献朝’的姻亲,说起来也算是皇亲国戚了,而且,本皇子即将要迎娶悬空山的人,你这般做法,让本皇子很为难啊。”十九皇子笑了笑,望着对面的叶星辰,不急不缓的

道。“哦?”叶星辰诧异的望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悬空山灭我仙国、毁我宗门,强行拘禁了我的族人,甚至,不惜布下天罗地网想要抓我,就因为他是‘献朝’的皇亲国戚,我就得把脖子伸过去,任由他宰割

?”“献朝的威严,不容挑衅。”十九皇子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望着叶星辰,道:“别说悬空山是皇亲国戚,就算是一般的八品、九品外放官员,甚至是本皇子身边的侍从、马夫,杀了你也无罪,而你,杀了他

们,就是罪不可赦了。”

罪不可赦?

雪狐狸冷笑了两声,也不言语。

而叶星辰,此刻才真正体会到,‘献朝’有多么的强势和霸道。

“可惜,这里不是献朝,而我也不是献朝的人。”

砰……

一股磅礴的星力,从叶星辰身上席卷了出来,镇压在山头上的巫神宫,‘嗡’的一声就飞了回来,化作拳头般大小,回到了叶星辰的手上。“哼,毁我仙国、宗门,就算他是皇亲国戚,本少爷也宰定了。”叶星辰目光如电般的望了古玄一眼,淡淡的,道:“十九皇子,我跟你们献朝也没有什么恩怨,倘若你执意要帮悬空山的人,我也只好试一试

,你带来的这些金吾卫,有多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