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狐族的皇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砰……”

十几张阵旗,落到了叶星辰、杨炼魔的周围,只听见‘嗡’的一声,整个大殿里面的景象就变了,日月更替了起来。

悬空山、大殿、楼阁……都不见了。

印入眼帘的,是一副洪荒远古的景象,无数的阴戾煞气,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幻化成了一只只古老、凶戾的异兽。

嘶吼着就向叶星辰、杨炼魔冲了过去。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畜生,也敢跑到我们悬空山来撒野,本门主倒要看一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古玄扫了一眼,被困在阵法里面的叶星辰、杨炼魔两人,冷笑了几声,伸手就向雪狐狸抓了过去。

“上古仙阵么?”雪狐狸皱了皱眉头,看到古玄冲了过来,倒也不敢太大意,毕竟,对方跟她一样,都是星皇巅峰的修为。

虽说,她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是青丘狐族的主宰了。

一身本事通玄。

若不是落到巫神宫主手里,被囚禁了几万年,以她的天赋,修炼到现在,即便不能问鼎四大阁主之位,怕也差不了多少了。

“天狐罡印……”

砰、砰、砰。

不等古玄靠近过来,雪狐狸手臂一抬,磅礴的戾气瞬间从她身上席卷了出来,化作一个个古老的图腾印记,铺天盖地一般的向古玄砸了过去。

两人一交手。

四周的气浪都翻滚了起来,炸响声不断。

“好……好厉害的手段。”

“嘶!”

看到雪狐狸凝聚出来的图腾印记,前来参加婚宴的那些宗门、家族的强者,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青丘的狐族,不是已经没落了么?”一个宗门的强者,望着身旁的同伴,皱了皱眉头,一脸狐疑的问道。

没落了?

站在他身旁的老者,暗中摇了摇头,眸子里精光闪烁不止的望着雪狐狸,淡淡的,道:“她可不是一般的狐族。”

唰!听到老者的评价,其他那些宗门、家族的强者,都齐刷刷的向他望了过去,就连‘献朝’的那些官宦子弟,脸上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在他们看来,青丘的名气虽然不小,但也仅仅是,一个上古种族的祖地而

已。

像‘青丘’这般的古族,在献朝的周围,没有十个起码也有八、九个那么多。

“狄老,那青丘的狐族,很厉害么?”站在刘雨仙身旁的青年,皱了皱眉头,望着对面那宗门的老者,开口询问道。

对方的年纪,比古玄还要大很多,不管是见识,还是阅历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比拟的,刘雨仙撇了一眼,被困在阵法里面的叶星辰,也向老者望了过去。

她也很好奇,一个早已经没落了,实力、底蕴比起她们《仙人阁》,强不了多少的古族,怎么会让‘幽冥谷’的那老者,如此的忌惮…… “那青丘狐族,在鼎盛的时候,被称作十大古凶之一,你说厉害不厉害?”老者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惋惜的叹,道:“可惜,那青丘的狐族,不知道招惹了什么厉害的人物,险些被人荡平了整个祖地,可即便

如此,现在的青丘,也没有多少种族敢去招惹……”

十大古凶?

唰!

听完老者的话,不少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刘雨仙的眼皮子,都狂跳了起来,望着老者,道:“狄老,这狐妖若是青丘出来的,这些年怎么可能,从没听说过她?”

“这……”听到刘雨仙的询问,老者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苦笑道:“青丘的事,老朽也只是从一些古籍上看到的,具体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但她施展出来的手段,倒是听说过一些。”

“狐印?”刘雨仙问道。

“嗯……”

老者点了点头,一脸忌惮的望着雪狐狸,凝声,道:“根据古籍上的记载,她施展的狐印,应该是青丘一族的祖印,寻常的狐族根本不可能修炼,除……除非是青丘的皇族。”

“皇族?” 听完老者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在他们的印象里,任何一个种族的皇族,不但修为、实力比一般的族人强了很多,更不会轻易的涉险,单枪匹马跑到悬空山来找麻烦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一个皇族的血脉,对于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狄老,她真的是青丘的皇族?”刘雨仙精光闪烁的问道。

“嗯……错不了。”老者点了点头,一脸笃定的开口道。

“哼,那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让一个青丘的皇族,以身犯险的跑到悬空山来给他出头?”站在刘雨仙身旁的青年,酸溜溜的道。

“青丘的皇族,那又怎么样?”另外一个‘献朝’的少女,冷笑了两声,道:“胆敢跑到悬空山来撒野,别说只有她们几个,就算是整个青丘的狐族一起来了,敢跟我们献朝作对,也只有灭族一条路可走。”

听完她的话,不少人都暗中点了点头。

青丘又如何?

在‘献朝’的面前,别说区区一个没落了的上古种族,就算它们还是全盛的时候,在献朝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也翻不出半点的浪花。

整个天玑大陆,谁不知道,悬空山跟献朝之间的关系。

“雨仙,怎么了?”站在刘雨仙身旁的青年,看到她愣愣出神的望着叶星辰,开口问道。

“没事。”刘雨仙摇了摇头,目光依旧停留在叶星辰的身上,犹豫了片刻,对着不远处一个悬空山的弟子,淡淡的问道:“他真的是大秦仙国的人?” “千真万确……”听到刘雨仙的询问,悬空山弟子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赶紧,道:“雨仙小姐,听长老他们说,这小子是龙溪镇叶家的人,原本不显山不露水,不知道怎么,加入了羽化门之后,突然之间冒出

来的。”

“大秦仙国、羽化门、龙溪镇叶家?”刘雨仙抿了抿嘴唇,沉默了下来。 “龙溪镇?”一个‘献朝’的青年,冷笑了两声,嘲笑道:“什么鬼地方,本少爷听都没听过,还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