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人不知自丑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人不知自丑

“燕媚儿……”

砰!

看到她,燕南征的脸色,彻底阴沉起来,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杀意,一股蛮横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哞!哞!哞!

一头‘青牛’星魂,在他头顶上浮现出来。

牛眼,死死盯着燕媚儿。

“咦?青牛魂。”白骨小兽的声音,在叶星辰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吧嗒了一下嘴,‘啧啧’两声道:“一个小小的帝朝皇子,居然能够凝聚出牛魂,看来,他的天赋倒也不差了。”

“牛魂?”

叶星辰微微一怔,问道:“那头青牛星魂,很厉害?”

“还算不错。”白骨小兽,道:“要是能够成长起来,在《兽碑》上面,倒也能够占据一席之地了。”

听完白骨小兽的话,叶星辰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这段时间,他见过的星魂也不少了,能得到白骨小兽如此赞誉的,也只有燕南征的这只青牛星魂而已。

“《兽碑》么!”

早在‘白骨小兽’刚生出灵智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过《兽碑》了,上面的兽魂种类,不下十万种,排名也不是一层不变的。

就好比燕南征的‘青牛’星魂,在《兽碑》上面,排在九千多的位置,一旦燕南征修为到了星帝,他的青牛星魂开启灵智之后,就能在《兽碑》上面一争长短,为它们青牛一族,开辟万世基业了。

青牛身上的气息很蛮横。

虽然看上去,有些楞头楞脑的样子,却没有一个人敢小觑,只要是认识燕南征的人都知道,他的那只青牛兽魂,绝对是一头煞星。

当初在战场上,给不少人都留下了心理阴影。

“公主,你稍稍退后一些,省得被那畜牲伤了。”

唰!

燕媚儿的阵营,一个当初跟燕南征,征战过海域魔岛的老者,看到青牛星魂,赶紧将燕媚儿挡在了身后,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布满了警惕的神色。

其他几个皇子、公主也大抵如此。

“你们几个,现在从我的船上滚下去,本皇子既往不咎,否则,就别怪我不念及兄弟之情了。”燕南征望着那几个皇子和公主,冷声道。

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

几个想要趁火打劫的皇子,神情都是一僵。

“啧……三皇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念及过旧情呢?”燕媚儿一脸娇笑的望着燕南征问道。

“我们两个之间,有旧情么?”燕南征冷笑道。

甲板上。

几个皇子、公主,相互对视了一眼,想到燕媚儿燕南征之间的兄妹关系,都很有默契的笑了起来。

“怎么办?”一个年纪看上去,比燕南征小了七、八岁的皇子,压低声音对着身旁的同伴问道。

“嘿……富贵险中求,一件绝品法宝,还有几十团仙族留下的宝物,算得上是一场不小的富贵了,何况,燕媚儿都已经倾巢而出了,就算我们的三皇兄,平日里再如何的英明神武,现在,只剩寥寥两三个人的他,拿什么来跟燕媚儿斗?”另外一个皇子分析道。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里。”

“机会难得……”

一瞬间的功夫,几乎所有闯上船来的皇子和公主,就已经有了决断,见燕南征还在等着他们的回答,一个当初跟燕南征,有过一点小恩怨的皇子,笑着摇了摇头,道:“三皇兄,这也不能怪小弟,不给你面子,他杀了我的爱妃,如果你肯将他交给小弟处置,我保证,立马就掉头回自己的船上。”

“三皇兄,我也不想跟你作对,不过,这个人我势在必得。”另外一个皇子,指着叶星辰道。

显然,一群皇子的目标,都是叶星辰。

“蠢货……”

看到燕云帝朝的这些皇子,一个个都把叶星辰,当成了软柿子,站在不远处的江静月,美眸里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若是在四方城,她或许还会担心几分。

不久前,她已经亲眼目睹过,叶星辰那变态实力了,就算对方在人数上占尽了优势,但是,想要拿下叶星辰,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

看到没有一个‘皇子’退走,燕南征怒极反笑,道:“今天的事,本皇子记住了,他日,定会亲自登门拜访,向你们几个一一讨还回来的。”

燕南征说完,赶紧对着叶星辰低声,道:“叶老弟,赶紧去船舱里面,门口有我父皇留在的圣旨,就算再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在父皇的圣旨面前,胡作非为的。”

“逃?”

听完燕南征的话,叶星辰感激的笑了笑,道:“三皇子,既然他们是来找我麻烦的,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麻烦你帮我照看好静。”

交给你?

燕南征神情一僵,看到叶星辰脸上的笑容。

这才想到,他费尽心思招揽回来的,这个星师中期的小子,刚刚才捏死了,一头星师巅峰的阴鸠兽。

“好,小心一点。”燕南征点了点头,就回到了江静月的身旁,一脸冷笑的望着他那些,想要趁火打劫的兄弟姐妹,眸子里,满是森冷的寒意。

天家,无亲情。

这一点,在他们燕云帝朝,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嘿嘿……”

甲板上的这群皇子和公主,看到叶星辰一个人,就想对付他们全部,一个个脸上的浮现出了,嘲弄的神色。

“小子,跟我走吧!”一个皇子,抬起眼皮道:“只要你肯归顺我,杀了本皇子爱妃的事,就既往不咎了,如何?”

“你说,我杀了你的爱妃?”叶星辰望着他道。

“怎么,你想要抵赖?”皇子一脸冷笑的道。

“我,盗窃了你的公主府?”叶星辰望着,除了燕媚儿之外,唯一的一位皇室公主道。

“不错,你手里那件绝品法宝,就是本公主遗失的,只要你交出来,看在三皇兄的面子上,本公主也可以既往不咎了。”公主道。

“你呢?”叶星辰转过头,戏虐道:“我想起来了,你说我杀了你府上的一个马夫,还有你,也有一件绝品法宝失窃了,你,好像是喝醉了,被我打了闷棍,至于你……”

叶星辰将这些皇子、公主,扣在自己头上的罪名,全部重复了一遍,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冷了下来,淡淡的,道:“都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燕帝生的儿子、女儿不少,怎么大多数都一个样,连一个像样的借口都找不出来,还是觉得我好欺负?”

砰!

一股凶戾的气息,从叶星辰身上爆发出来。

将整艘穿都笼罩了起来。

“就凭你们这样的智商,也敢觊觎燕帝的皇位,真是人不知自丑,驴不知它蠢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