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7 放虎归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莫宏图的脸色变了,一下就站了起来,现在这里不仅莫宏图,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柳程已经不敢对暴君下手了。

“柳爷,三分钟你要是不开口,那我们可就走了啊,咱们后会有期,你说呢?”暴君笑呵呵的“还有,你家里面让我的那个朋友安下了定时炸弹,你一会儿要告诉外面的人,不要随便动,让我的朋友走,他玩炸弹很厉害的,他手上有遥控器啊,要是不让他走的话,他引爆装置,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柳爷,你可一定叮嘱好了“你今天对我的所作所为,我暴君来日一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你放心好了”

柳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这个时候,莫宏图一下就站了起来,他大吼了一声“站住!谁他妈允许你走了!”莫宏图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一群人都动了,野猪顺手就把手上的片儿刀拎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暴君。

暴君“哎呦”了一声,看着莫宏图“莫宏图啊莫宏图,你要吓死我了,知道吗?我求求你了,你可别吓唬我了”说到这,暴君看着柳程“柳爷,我丁暄今天给你把话放这,他们谁不让我走,那我就不走,说不走就不走,但是我不走的话,一切后果你承担哦,反正我也明白他们俩的心思,仇恨是我们之间的,老婆孩子是你的,死了就死了和他们也没关系,要是我也不会让我离开的,对吧,嘿嘿。”

“你他妈少来这套,你说啥就是啥啊?柳爷,你别被他骗了,上了他的当!”

“对啊,你可以试试啊”暴君笑了笑“我连他老婆孩子住哪儿,他老婆孩子卧室什么样子我都知道,他可以自己打电话去证实一下啊,你以为我是你们啊,我告诉你啊,莫宏图,你这一辈子就是被算计的命,你别猖狂,老子早晚收拾了你!”

说到这,暴君抬头瞅着王龙“还有你,王龙,你们等着瞧哈,柳爷,我能走吗?”

柳程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接着,他又把自己嘴里面的雪茄点着了“行,暴君,算你小子狠,老子还是小看你了,行,好,真好,这次算你命大,你跑就跑远点,躲就躲远点,别让老子再抓到你,知道吗?你也看见了,我柳程做事情很直接的,我知道你在哪儿,我就会去哪儿活剐了你,敢威胁老子,你他妈等着瞧!”

“哈哈哈哈,好啊,柳爷,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你放心,我不会躲多久的,今天你们害死我暴君这么多兄弟,我早晚要把你们欠下的拿回来的,你们三个,都跑不掉”

暴君一边说,一边伸手,很快,陆洵和蟾蜍两个人打头就往后面走,毕竟后面还是有个门的,他们往后面这么走,就看见暴君的人也开始一个一个的往出走。

边上的莫宏图一下就急了,他知道暴君现在或许还不知道斌哥的事情,不过他刚想说话,边上的王龙一把就拉住了了他的手腕,莫宏图挣脱了一下,王龙在一拉他。

“别他妈走!”莫宏图也不管那么多的了,当即大吼了起来“你给老子站住!”

“我他妈让他走!”柳程大吼了一声,紧跟着看着莫宏图“老子能干他这第一次,就能接着干他第二次,你他妈给我老实的!”

“你他妈和谁说话呢!”莫宏图当即也火了“骂了隔壁的,暴君,你他妈今天休想走!”

莫宏图这话音一落,莫宏图的人就都要动了,但是柳程这边明显的人数更多,和莫宏图的人就对上了,王龙站在一边。

暴君“哈哈”的笑了起来“那我还就是走了,柳爷,剩下的教给你了啊,我得谢谢你,你们打,使劲打,打的越激烈,闹的越厉害,我才越喜欢。”

柳程瞅着莫宏图“莫宏图,我知道你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也不想这样,这是放虎归山,但是没办法,如果你把你老婆孩子也亮出来,别藏着,我柳程的老婆孩子没有了,你莫宏图拿着自己的老婆孩子陪着我,我他妈今天柳程就陪着你把暴君干死在这,你敢吗?”柳程瞪着大眼睛就吼了起来“你他妈说一句你敢,今天谁让暴君走,谁他妈就是你儿子!草泥马的,敢情现在有生命危险的不是你老婆孩子,你他妈敢吗!”

莫宏图被柳程一句话说的不知声了,他转头看着暴君,王龙这个时候又拉了他一把“没办法的,这次他肯定是要躲了”王龙的声音不大“斌哥的事情他估计不用几分钟就会发现,你回去以后带人来我的伏龙,咱们俩守在伏龙,防着点他,今天柳程不会让你留他,你再闹下去,那就会把柳程惹毛了,到时候就正中了暴君的计谋了。”

莫宏图听着王龙的话“操!”的大骂了一句,紧跟着,转头瞅着暴君,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暴君那边只剩下暴君自己了,蟾蜍倒是又回来了,留在了暴君的边上,暴君看着莫宏图不说话了,看着王龙和柳程也不说话了。

“柳爷,我可以走了,是吗?”接着他笑了笑,看着莫宏图“莫老哥,怎么着?我可以走了,是吗?你看看你,多没出息啊,你把你老婆孩子拿出来,让柳爷给他们绑颗炸弹炸死多好,然后到时候你们俩正好不让我走了。”

暴君“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瞪着莫宏图,重复了一句“你敢吗?”

莫宏图一个字都不说,柳程在边上拿着电话,听着里面的声音,然后看着暴君“暴君,你可以让你的人走了,走的越远越好,你也一样。”

“呵呵”暴君看着柳程“放心吧,我们离开医院以后,我肯定会让我的人离开的,现在他不能走啊,我不是也没走呢,我们两个都留着,我得等我的人走了,我最后走嘛,柳爷,莫老哥,是不是啊?”暴君的声音有些戏谑,莫宏图和柳程两个人一言不发,脸色都非常非常的难看,野猪也阴着个脸,只是不停的盯着暴君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