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 软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暴君瞅着柳程“柳程,你我无冤无仇,你突然之间冲过来想要我命,你够狠的你”说到这,暴君指了指自己边上的人“他他妈这么对待自己的手下,你们他妈还跟着他混?”

“跟!”这个“跟”字,边上的人都吼了起来,而且是异口同声的,暴君明显的楞了一下。

柳程“嘿嘿”的笑了笑“暴君啊,你以为我是你是吗,你这点伎俩可以挑拨我和我的手下吗?开什么玩笑,好玩吗?让你失望了吧”

柳程盯着暴君“当初他抗我的龙的时候,我就和他说过,他可以选择抗,或者不抗,但是抗我风云会的龙,就得给我风云会争这口气,可以死,不能降,不能被人俘,不想干了可以走可以不干,我柳程养着,钱给着,但是如果自己没用被人俘了,那就是自己命到了,知道吗?”

“你居然说出来了这样的话,你还有人xìng吗?”暴君的脸sè铁青“你个疯子”说到这,他抬头看了眼柳程身后的王龙莫宏图一行人“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货,你们觉得和这个疯子一起共事,你们能有好结果吗?”暴君有些激动的吼了起来。

“那是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莫宏图指着暴君“暴君,什么叫吃里扒外,你也是时候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了!”

暴君脸sè很是难看,刚想和莫宏图说话呢,柳程开口了“别说话,别说话,别说话!你们一说话就抢了我的戏份了,我才是主角,是不是?”柳程笑呵呵的伸手一指脑袋顶上“暴君,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过来找你吗,你以为我柳程没事吃饱了撑得,好好的rì子不过,过来找你?你好好看看脑袋顶上”说完之后,暴君身后的led显示屏上面,很快就出现了,当初王龙看到的那段视频,就是斌哥白乐乐一行人砍杀地的那段视频。

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上面看那,看了好一会儿,柳程笑了笑“看见被砍杀的那人了吗,看见了吗?我告诉你昂,那是我兄弟,那是我柳程过命的兄弟,你现在还有话说嘛?你把画面上面砍杀我兄弟的人交出来,然后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这个事情算完了,否则的话,我柳程就要把你们奉龙踏平,鸡犬不留!哈哈哈,哈哈哈哈”柳程很猖狂的笑了起来,他笑了几下之后,突然之间声音就变了“弟弟,弟弟,哥哥来给你报仇了,你在天之灵,看得到吗?”柳程双手张开,原地转了起来。

暴君深呼吸了一口气,依旧把目光盯在柳程的身上,好一会儿“你在做梦吗?”暴君冲着柳程笑了起来“你想要我的命,你得有那个本事,想要我暴君命的人多了,你觉得你可以?”

很快,从电梯,以及走廊两侧,也出来了大批大批的人,这群人的人数不多,有二三十个的样子,但是典狱长,蟾蜍,陆洵,一行人都出现在了暴君的边上,蟾蜍的脸上也到处都是血迹,看起来有些吓人,这批人是分着从不同的地方下来的,有走的楼梯,有走的电梯,只不过他们下楼的时候,再他们的身后,又是大批大批的柳程的人。

就这样,接着以后,暴君,典狱长,陆洵一行人与,柳程王龙莫宏图一行人全都站在了大厅里面,王龙和莫宏图两拨的人就与暴君典狱长的人数持平,甚至更超出了,现在还有柳程的人,柳程这群人全都集合到了大厅的时候,王龙才看见这群人到底有多少。

得有百十口子人,除了刚才的铁壁,以及那个大光头以外,剩下还有六七个胳膊上面都没有缠绕着黑纱,但是却看起来就像是领头的人,再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十个八个的马仔,这群马仔把暴君一行人围在了中间。

七八个方向,人数是暴君一行人的五六倍,大厅里面已经站满了人,王龙和莫宏图两个人也走到了柳程的边上,这边是这三个人,暴君那边是暴君与典狱长,双方面对面。

柳程这个时候笑了,瞅着暴君“丁暄啊,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啊,你感兴趣吗?”

“不好意思,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丁暄笑了笑“那次的事情参加的不光有我丁暄的人,你身后的那两位也都参加了啊,你个疯子。”

“但是视频里面动手的人是你的人啊,是谁砍死我兄弟的,你不交人,是吗?”柳程看着暴君“废话少说,是不是不教啊?”

暴君笑呵呵的“柳程,如果我交了你这个人,我以后怎么混啊,我在呢么带兄弟啊?”

“那好啊,那你说吧,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说咱们是赤手空拳啊,还是动家伙啊,你挑?或者说枪战,什么都可以的”

柳程看了看周围“你挑,我全部满足你,既然你不肯教,那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呵呵。”暴君瞅着柳程“柳程,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是一个傻子呢?”

“为啥这么说?”柳程两手一摊“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欺负你了,但是没办法啊,这就是这个社会啊,从今天开始,以后这里就没有你暴君的名号了”

“那好啊,不光没有我暴君的名号了,那以后也就没有柳天天和柳甜甜的名字了,啧啧,你说说这个,老来得子,还是一得一对儿啊,这得多珍惜啊,这是废了多大的力气,花了多少钱才有这样的成果的啊“可惜了,可惜了呢,是不是啊,柳爷?”

柳程听着暴君这么一说,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了,全都看着对面的暴君,就在这个时候,王龙和莫宏图两个人也把目光对准了一侧的柳程。

暴君这个时候自己一步一步的冲着柳程这边就过来了,他慢慢的走到了柳程的边上,然后伸手拍了拍柳程的脸,两个人的气势当即就发生了转换。

在场的所偶人都能感觉到,暴君抓住了柳程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