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 直接打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了,你们听没听说过啊,咱们这医院死过好多人的,所以一到晚上就特别yīn森,而且l市关于咱们这个地方的传说老多老多了啊,可吓人了呢都传的”

“有啥吓人不吓人的,都是特么自己吓唬自己行吗?”边上一个小护士跟着说道“行了,行了,大晚上的,说点别的”

“咋说别的啊,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些,咱们医院这里老死人了,你们不知道吗?我说这一个一个的,长点心吧都”

“你别瞎说啊你,就你三八,哪儿有医院不死人的啊,不是净废话吗。”

“不是啊,我说的死不是这个死,说咱们这医院地下yīn魂多,说都是死不瞑目啥的。”

“你放屁,别老瞎说你。”

“我没瞎说啊,咱们医院以前叫什么仁和,不对,是贝天仁和医院,那是最早以前了,那会是被一个黑社会组织掌控的,后来跟人家火拼,死了好多人,医院一度荒废了好久,是最近几年才重新被人投资建立起来的呢,他们都说咱们医院可邪乎了,大晚上的时候我jǐng告你们啊,可别了乱跑啊,被鬼抓去了,后果自负。”

“行了吧你,亏你还在卫校呆了那么多年,开口闭口的,你要是害怕就不要来当护士啊。”

“不过说实话,里面有些人的长相是真恐怖啊,尤其是那个什么蟾蜍的,真吓人,我都不敢和他说话,生怕他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情,看着就不像啥好人。”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虽然长得吓人点,但是做事情比很多人都挺有素质的,你们觉得呢,现在我越来越相信一句话了,那就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嗯,你说的这个我现在也有这样的感觉,哎,也不知道咱们这院长咋想的,真的,我觉得他也是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古怪的一笔,不过我和你们说啊,好像咱们院长最近想要把咱们医院给卖了,买主好像就是这次来的人。”

“真的假的啊?”边上的两个人都张大了嘴。

“他卖不卖到不要紧,卖了更好,换个有钱的老板也挺好,问题是他得先把欠咱们的工资发了啊。”

“就是啊,欠我都欠了两个月了”

“还好呢,欠咱们李大夫都欠了三个月了,说是资金周转不来什么的。”

“也是,这医院每天就这么几个人,本来就没啥人,这一下再来了这么一群人,更没有什么人来了。”

“其实也好,他们来了的话,咱们发不了工资,拿小费也挺好的,比工资也不少,反正工资也不发。”

“反正上面的人说这个月会发工资,发了工资我是不从这干了,太坑爹了。”

“就是,太坑爹了,除非换老板了。”

“行了,行了,别说了,有人过来了”三个小护士连忙停止了交谈。

不远处,几个马仔路过,然后进了另一个房间。

就在医院的大门口,停着两辆奥迪轿车,有几个人坐在车里面,这两辆奥迪轿车成天都停在这里,不带熄火的,毕竟这个天气也非常冷了,一辆车上面坐着四个人,轮流换岗,在医院周围的围墙边上,时不时的还有不少巡逻的人,整的还挺jǐng戒。

现在这边整个医院都已经不像是医院了,倒像是一个坚固的堡垒,也正式由于这群人的原因,瑞祥医院这些rì子的生意更是格外的冷清,本来人流量很少的医院,显得更少了。

在离着瑞祥医院不远的地方,也就是一条街的距离,王龙,莫宏图,柳程,三个人站在一起。

天气挺冷的,三个人站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柳程依旧摇晃着他那肥硕的大脑袋“啧啧啧”了两声“麻痹的,冷啊,今天是真的够冷的,cāo!”

“怎么着,柳爷,怎么就你一个啊,别的人都埋伏到哪儿去了?”

“就我一个还不够啊?”柳程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柳爷一个人进去就能把他们都收拾掉了,信不信?”

“行了啊,柳爷,咱唠嗑就唠点正经的。”

说到这的时候,王龙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那边都是我的人,我都带来了,够诚意了吧。”

莫宏图指着另外一边“我的人在那边呢,我们俩都够诚意了吧,问题是柳爷,你这就你一个啊。”

“你们急什么嘛,这不是还没开始啊”柳程“嘿嘿”的笑了笑,搓了搓自己的手“等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了,我先从这里好好的呼吸呼吸,我好久没有呼吸自己家乡的土地了。”

“哦?”

王龙笑了“柳爷,今天圣诞节呢,咱们能不能迅速点,我好多兄弟还想着完事以后去陪洗呢,而且这医院之前我们也没有去过,都没啥人的。”

柳程看了眼一边的王龙和莫宏图“没事,这医院我熟”

柳程笑了起来“这医院以前的老板叫白猫,哦,不对,是叫徐天盛,那在l市是个传说,就是后来被人害死了,这货也没少坑害我们。”

柳程大大咧咧的“这么多年了,这医院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主子了,又变成宾馆什么的,谁知道现在又变成医院了,看来老子就和这家医院有缘分,呵呵,瑞祥,瑞祥,现在叫瑞祥了”

“行了,柳爷,别从这回忆过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都,咱们是不是得办正经事了?”莫红也不耐烦了。

柳程点了点头“这医院里面我都打探清楚了,暴君他们在住院部的八楼,七楼和六楼也都是他们的人,他们整整的包了两层,暴君他们住在最顶层,除了医生和护士,别的人是不允许进去的,他们这是真的把医院当成他们自己家了啊,有意思啊。”

王龙看着一边的柳程“柳爷,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整,怎么个打法?”

“直接打啊,这有什么怎么打的,这个医院三个门,我从正门打,你们两个从后门打,侧门晚上是不开的,这样你们俩没意见吧?”

“直接打,就这么直接往里冲?”王龙楞了一下,瞅着一边的柳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