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6 血狮组血虎组血豹组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别闹了,我和你说正经的呢。”王龙也没有当真。

“我也说正经的啊”凌洋又重复了一句。

凌洋这话一说完,王龙也楞了一下,他转头,这哥俩互相对视。

对视了好一会儿,凌洋摇了摇头“龙哥,我没和你开玩笑,我真的不记得了。”

“我cāo!你来真的”

王龙破口大骂了一句“哥们,不是吧,你在我印象里面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

凌洋眉头一皱“龙哥,不好意思,可能是最近事情真的太多了,我大多的jīng力都在那个马跃的身上,调查马大傻的底细。”

说到这的时候,凌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还有那个谁,武洛他们四个人那边的情况我也再查,然后还没有天伏龙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我在忙乎啊,龙哥。”

王龙看着凌洋这一脸苦逼的表情“你干啥啊你,那咋的你还至于用这一副苦逼的表情啊?是不是?”

王龙冲着凌洋笑了笑“行了,行了,忘记了就忘记了,我也没有怪你,你干啥啊,先这样吧,没事,忙完这些rì子再说好了。”

凌洋点了点头,紧跟着,王龙看了看手机,他把电话拿了出来“莫老哥,动身吧……”

这也确实是凌洋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如果凌洋真的没有忘记的话,那给王龙他们带来的,那就即将是毁灭xìng的的打击。

op市,夜深人静,快活林门口车来车往,生意非常非常的好,各种豪车挺立。

在快活林的内部,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陈志庆站在房间里面,一言不发。

在他的对面,黑暗当中,有一个看不清楚长相的男子,在房间的角落,是一个带着面具,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厚实的衣服当中的教官。

房间里面灯光昏暗,男子正坐着的地方,更是yīn暗,什么都看不清,只是他身后供奉着的关二爷的像,却异常的霸气。

“陈志庆啊,陈志庆”这个时候,yīn暗角落中的男子叹了口气“你让我失望,失望,真的太失望了!”

“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陈志庆面sè严峻“对不起,我辜负了组织对我的信任,所有的责任,都在我,都是我的问题。”

“你说本来好好的局面,怎么说垮就垮了,还垮的这么彻底,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一切都是我的原因,我愿意以死谢罪,我不想解释什么了。”

“死?你死了能解决问题吗,能挽回你对组织造成的损失吗”黑影“哼”了一声“别拿死来压我,我要你死,你可以死,我不要你死,你就不能死,明白吗?”

“我知道,大哥,我从来没有过压你的意思,是我自己都有些不能原谅自己,我被那个女人蒙蔽了双眼,她出现了以后,我就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了,是我随便乱利用您给我的权利,来满足了我个人的心思,我罪该万死!”

说到这的时候,陈志庆突然之间就跪下了“所以,大哥,一切的责任都在我自己的身上,我愿意以死谢罪!”

陈志庆突然之间就拿出来了一把匕首,然后匕首冲着自己的脖颈就要往上扎。

“嘣”的一声枪响的声音,子弹打飞了陈志庆手上的匕首。

黑暗处的男子一下就站了起来,走到了陈志庆的边上,一脚就踢到了他的脸上,直接就给陈志庆踢了一个跟头,紧跟着,男子一把就耗住了陈志庆的脖颈,两只手直接就把陈志庆耗起来了,他卡着陈志庆的脖子,举着陈志庆就给陈志庆原地举了起来。

男子的声音有些冷酷“我允许你死了吗”

“啪”“啪”的两个嘴巴,接着男子一下就把陈志庆又给重重的甩到了地上。

陈志庆倒在地上,一咬牙,很快,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还有血迹,他看着面前的男子“大哥。”

“行了。”

男子的声音不大“你死了,是不是能把我的血狮组和血虎组的人复原?”

“我什么都明白,也什么都清楚,这不是你能控制的,是虎王吧。”

陈志庆一听,抬头,看着对面的男子,然后立刻转头,看向了一边的教官“不是”

陈志庆斩钉截铁“他们只是听着我的命令办事的,一切责任都在我,如果我当初不一意孤行,不会这样的。”

“呵呵,你觉得你隐瞒的了吗?”说到这的时候,男子拍了拍手,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进来了一个带着眼罩的男子,男子往中间一站,陈志庆当即就愣住了。

“你怎么没走?”

“我忠于组织,可以死在组织,绝度不会逃窜,庆哥,你不要替彭刚与彭华杰开脱了,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真相都上层交代清楚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逍遥林的毁灭您肯定有责任,但是首领看重的不是那一个逍遥林。”

男子叹了口气“首领看重的是血狮组与血虎组,这是主要的,是彭刚的一意孤行,导致了血虎组与血狮组造成了今天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彭华杰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他与彭刚是一条心,都是私自行动,擅自行动的,所以一切后果应该由他们承担,您做的已经很好了。”

“你放屁!”陈志庆一下就火了“王明辉!你还算不算血狮组的一员了!”

“我是组织的人,我忠于组织!”

“够了!”yīn暗处的男子明显的生气了“还有完吗?陈志庆,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想死?想死的话,我满足你!”

陈志庆愣住了了,他看着对面的男子,整个人都沉默了。

就这样,好一会儿,对面的男子叹了口气“教官,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对吧?”

教官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处理好。”

“我是真的生气了”男子的声音不大,但是里面却充满了愤怒“我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么多年,培养的学士血狮组,血虎组,血豹组,这一下,一半儿都结束了,呵呵,呵呵呵呵”男子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