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7 如果我们不干呢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哈哈哈,没有,没有就是手冷了,单纯的冷了,没有别的原因,哈哈哈哈”柳程笑了起来,连忙把手拿了出来,看着一边的王龙,上下打量了打量他“这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我听说过不少你的事情啊,佩服佩服,我柳程再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特么混吃等死呢,哈哈哈”

“柳爷,您过奖了”场面话谁都会说,王龙笑呵呵的应付了起来“您是真厉害,看您的风云会,我们这都是小儿科,没有可比性。”

“怎么没有可比性呢,你这话说的,谁不是从小做起的,是吧?莫老弟,你说对不对?”

“对啊,哥哥说的确实对,所有人都是从小做起的,你看,初次见面,我们做弟弟的,敬你一杯,远来是客”说完,莫宏图就把自己手上的杯子拿了起来。

一边的王龙也拿了起来,两个人看了眼柳程,冲着他笑了笑“来,远来是客。”

柳程大眼珠子滚动了滚动,然后看了眼边上的王龙和一边的莫宏图,他笑呵呵的一下就把杯子里面的酒给喝了“远来是客,我觉得这话应该我说才合适啊。”柳程玩笑的口气说着很开心的话“哈哈哈,来来,两位,这是我回敬两位的”接着柳程也喝了一杯。

王龙和莫宏图互相对视了一眼,也一口气儿就跟干了,两杯酒下肚,柳程靠在椅子上面,顺手就把自己手上的雪茄给点着了“我柳程是个直性子的人,绕弯子我就不会了,我有啥说啥,首先呢,我今天很感谢两位能真的给我柳某人这个面子,来到这里,感谢,就是感谢,不说客套话,当初我都做好了两位不理睬我的准备了,呵呵”

柳程一边说,边上的美女就顺手给柳程又倒满了一杯啤酒,柳程一个手拿着雪茄,另一只手把酒杯举了起来“就是冲这个事情,我谢谢你们,这是敬给二位的”说完,柳程一饮而尽。

王龙和莫宏图两个人也都是老江湖了,也都懂礼数,冲着柳程点了点头,顺手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也都回敬了柳程一杯。

“我这次找两位来,我不隐瞒啊,我在l市还是有些朋友的,毕竟我风云会当初的会根就在这里,我的父亲叔伯辈分的人也都是在这里起家的,至于我柳程为什么走的,为什么离开了这里,我觉得两位比谁都清楚,我现在是回来了,然后我这个人有什么说什么,咱们以前不认识,现在就算认识了,以后是不是朋友不能说,但是现在我想与两位兄弟做朋友,可否?”

莫宏图看着柳程“哥哥说话到也豪爽,不管以后是不是朋友,现在是朋友,怎么个事法?”

“暴君杀了我兄弟,杀了比我亲哥哥还要亲的人,然后我听说两位和暴君都有些不快,一位大佬曾经因为暴君而死,另外一位被暴君也没有阴损,我柳程不绕弯子,有啥说啥,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我要干暴君!”柳程坐直了身体,肥硕的大脑袋左右看了看。

“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以后咱们有没有矛盾,那是以后的事情,我柳程这个人有什么说什么,我肯定是要回l市的,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根,是我风云会的根,但是我现在想的是先给兄弟报仇的事情,如果两位觉得可以,我们可以合作一下,大家一起干暴君,我来打头”柳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冲锋陷阵两位靠后,那个暴君和那个典狱长,我要和他们死磕!”

柳程说到这,抽了口烟“还有一个就是说,l市分老城区和新城区,我们那个时代是老城区,没有新城区那么一说,我现在眼睛里面也没有新城区,新城区在我柳程的眼里就不属于l市”柳程笑了笑“如果今天咱们三个合作了,那日后如果到了咱们三个争地盘的时候,我柳程愿意和平解决”柳程指着自己的胸口“毕竟大家曾经合作过,我也不想总是打打杀杀的,兄弟们跟我出来是混口饭吃,到时候饭没吃多久命都送进去了也不值得,我也不想这样”

“和平解决?”莫宏图也笑了“老哥,我莫宏图也是一个直性子的人,你柳程有多大家底我不清楚,你柳程是一个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但是你柳程想要这l市,你和暴君他们的目的意义,最后统一这l市,那我问你,你和我们兄弟之间的矛盾,那就是早晚的事情,我说的对否?咱们之间早晚会发生矛盾,你说和平解决,大家都想要,怎么和平解决。”

柳程点了点头“对啊,咱们有啥说啥摊开了说就挺好,l市不是分新城区和老城区吗,老城区就这么点,新城区的面积比老城区还大,我就要这老城区,新城区给二位如何,二位划分了这新城区,当然,我会补偿二位。”

“呦呵,你倒是挺会分配”莫宏图摸着自己的下巴“那你说说,你怎么个补偿。”

柳程伸手一指莫宏图“假如你,你在老城区有一个落凤,那你肯把落凤放给我,你去新城区,我从新城区给你盖五个落凤,说道做到。”

“然后你。”柳程转头看着王龙“老弟,你本来就在新城区,你只要不插手我老城区的事情,以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你有一个伏龙,我再送你一个伏龙,你看可否?”

柳程“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莫宏图以及王龙“之后咱们三个三分天下,这l市就这屁大点地方,以后谁想往起站,咱们三个就万众一心,谁他妈也别耍那些花花肠子,耍那些心眼子,没意思,你们说是不是?新城区那么大,你们兄弟俩一分为二,也算是够了,如何?”

“呵,我说这个,闹了半天柳大哥把啥都安排好了,看起来条件真的挺好的,可是我想问你一句,那如果我们不干呢?”莫宏图看着对面的柳程,这话一说完,周围气氛有点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