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 攻击面积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大仙!”王慈在边上大吼了一声,就看见顾先东掉下去的那一霎那,他的动作已经敏捷到了一定地步,他人掉下去的时候,双手一手就抓住了边上的井盖边缘撑住了自己,没有掉下去,但是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刚才撞他的那个人跌跌撞撞的奔着井盖这边也过来了,然后一脚就踩结实了,为什么说顾先东是踩空了,人家就是踩结实了呢。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家一脚踩到了顾先东的脑袋上,然后另一只脚一用力一下就跳开了,然后就听见了下面“噗通!”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

另一个打架的人又冲了上来,很快,这个时候警车的声音响了起来,警察来了,然后周围的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散了,这一大群人明显的阻挡了正常的交通,以至于把警察都引来了,打架的两个人肯定要跑啊,警察开始驱赶周围的人,很快,周围的人都开始慢慢散开了。

王慈就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两只手再次从井边上出现了,她这也有些习惯了,他看着顾先东落汤鸡一样再次爬出来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愤怒的表情。

这个时候,一个警察走到了顾先东的身后,一点都不客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嘛呢,干嘛呢,你从这干嘛呢你?游泳呢!”

顾先东不知道自己身后的人是谁,他的面前只有王慈,他咬着自己的牙齿“我特么要杀了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话音刚落,就看见顾先东突然之间“啊”的大吼了一声,然后转身一下就把自己的拳头举了起来“老子要杀了你!”他冲着后面的警察大吼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一拳就招呼上去了。

王慈双手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叫都没有来得及叫,他这是袭警啊,但是他清楚顾先东的本意肯定不是袭警啊,就是刚才被人踩进井里面的愤怒,只是没想到却爆发到了警察的身上。

王慈本来以为顾先东这一拳会打倒警察的脸上的,可是让她更意向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警察的反应速度比顾先东快多了,只是大吼了一声“袭警!”之后上去一拳就抡倒了顾先东的侧脸上,这警察这一下也是真结实啊。

顾先东再次往边上挪了一步,然后整个人一踩空,冲着边上的这口井,又栽了下去。

王慈已经蒙了,他就看见了边上的警察大吼了一声“过来过来,这边有个偷井盖的袭警!”很快,周围又过来了好几个警察。

王慈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就看着警察们围在了井盖边上,然后顾先东再次爬出来的时候,一下就被下面的警察给按住了,然后一把就给拉了上来,拉上来之后这群人对顾大仙也是一点都不带客气的,两下就给顾先东铐了起来。

“等等,等等,别啊,别抓人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王慈连忙挡在了警察的前面“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们真的抓错人了。”

“行了,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去派出所里面领人吧”一个警察推开了王慈“起来”

“等等!”顾先东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开口了,他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你们让我说句话。”

周围的几个警察按着顾先东“你说什么说,行了,有话憋着吧,到了所里面再说。”

“不行,我必须先说”顾先东看着王慈“王慈,我和你说,你立刻去给我办,听见了吗?”

“啊?”王慈点了点头“尊者,您说,要我做什么”

“去把这口井给我填平!”顾先东咬牙切齿的“填平了以后老子把这建成一个坟场”

“闭嘴!”边上一个警察冲着顾先东就拍了一巴掌“疯子,还他妈尊者”说完,警察按着顾先东就给顾先东按到了警车上面,周围还有不少围着的人,王慈蒙了,是真蒙了。

他看着警察开车开走了,然后四处看了看,连忙转身就离开了,她跑到了自己的保时捷边上,开着保时捷奔着派出所就去了,他肯定是要救人的啊。

在人群不远处的角落,一辆奥迪轿车停在边上“我特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大钟捂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王龙也乐呵呵的,他越想刚才的场景越乐,他拍了拍大钟的肩膀“行了,行了,你别笑了。”

“麻痹的,早晨带着王慈下楼的时候看见我,还那么牛逼的告诉我说他要去普度众生,说的比他妈唱的都好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了你,别笑了,咱们还有正经事要办呢”王龙推了大钟一把,不让他继续笑了,然后顺手从兜里面把电话拿了出来,打给了蒋超“蒋超,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去派出所看看吧,这个神棍,妈的,打乱了我的计划了,一切照旧。”

“那行”王龙放下了电话,撇了眼大钟“行了,行了,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

“你不知道,龙哥,我真的要笑死了”大钟还是捂着自己的肚子“那个什么,晚上我不和你去见那个柳程了,我陪我媳妇过生日,这种事情你自己可以搞定的,不用我也行,对吧。”

“随便你好了”王龙说完自己直接也发动了车子。

一个多小时以后,l市一个小派出所的门口,王慈,龚正,顾先东三个人站在门口“行了,以后注意点吧,王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

“好的,正哥,麻烦你了啊”王慈冲着龚正笑呵呵的“改天请你吃饭啊。”

“行了你”龚正和王慈打了个招呼,自己开着警车就离开了,看着龚正离开,王慈转头,瞅着刚换了一身普通衣服的顾先东“尊者,咱们今天,还普度众生吗?”

“普渡啊,为什么不普渡?”顾先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知道吗?刚才要不是我临时改变了主意,那个井盖那边就要生灵涂炭了我告诉你,主要是你在呢,我怕那雷劈到你,天雷的攻击面积也大,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