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 还是那口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慈其实刚才就在顾先东的脑袋撞到边缘井盖铁皮的时候,她甚至有感觉感觉自己的脚下都在颤抖了,周围的哄笑声音不断,王慈连忙往前一探腰,刚想看看顾先东怎么样呢,他就看见了一个拳头,这拳头有些吓人,没有人手指啊,她“啊”了一声,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王慈愣住了,连她自己都不确定她刚才看见了什么,说是拳头,那刚才的那个拳头也有点太小了啊,她眉头紧锁,琢磨着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从井里面又伸出来了两只手,抓住了边上的井盖,然后,顾先东的脑袋出现了,他脑门正zhōngyāng的位置,一个硕大的包,这包都有些吓人,在王慈的思想认知里面,从来没有人额头能肿成这样,而且,是整个脑门都肿了起来,是有长度的,弧线型的水肿。

王慈眉头一皱,仔细一看,有看了看井边上,这才反应过来,井边缘的地方也是弧线型的,正好和顾先东的脑袋平行,撞得刚刚好,然后井边上的地方还有一排小字,是一个什么建筑公司,估计这井,要么这井盖,就和这市政公司有关系,然后现在倒好,这井边缘上面的文字已经出现到了顾先东的脑门上,就是印的不太清楚,但是绝对是有字。

顾先东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全都是水,接着,他一步一步的爬了出来,他再次的站在了周围人群的边上,他愤怒的看着周围的人,王慈连忙在边上关心到“尊,尊者,你,你怎么样?”

“我会有事吗?”顾先东转头,一脸愤怒的看着王慈“我问你,我会有事吗?”他重复了一句,一脸的牛逼,挂着脑袋顶上的那行符文,更牛逼了。

王慈连忙摇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尊者,你看,咱们用不用去医院?”

“神仙还用去什么医院啊?”边上又有人起哄“大仙儿,你用去医院吗?我送你”周围到处都是调侃的声音,很快,又有人笑了起来,这一有人开始笑,那剩下的人就都跟着笑,周围哗然一片,王慈这个郁闷,连忙往前走,要扶顾先东。

“别碰我”顾先东转头指着王慈“我告诉你昂,我是有法力的,这点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们看着是冷水,其实我感觉很暖和,知道吗?暖和。”顾先东笑呵呵的“你忘记我是什么了,对不对?我和你说过很多次?”

“没有,我记着呢”王慈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不好意思。

“草泥马的,你骂了隔壁”“你骂了隔壁”人群当中,有两个人突然之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打起来了,这两个打起来的人,还是吸引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注意力的,很多人的目光转移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上,两个小伙子,都是年轻气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打了起来。

王慈也看着那边,顾先动这一下好像不乐意了,他看着王慈“我和你说话呢,你能不能正经点回答我的问题,我会生气的?”

王慈“啊”了一声,看着周围不少目光还在他们身上的人“我真的知道,顾大仙。”

“好,那你告诉周围的这群凡夫俗子”顾先东浑身滴水,然后指了指周围的人群“告诉他们!说全了啊,说不全我可不高兴”

王慈一脸的纠结,犹豫了好一会儿“您是九天之上,大西天如来佛祖座前十八罗汉之首,降龙罗汉,当初因为打碎了西天如来的灯,引起了大火,受罚才被贬到人间,您再人间是待罪修行,拯救人间所有疾苦。”

“嗯,回答正确!”顾先东转头看着周围的人“听见了没有?你们听见没有?”

“这哥们这套台词是济公啊,还西游记啊,我听着像是济公啊,活佛济公,看见没有啊。”

“不对啊,打灯芯那一段儿,不是西游记的那个大鹏啊,怎么扯到一起去了啊。”

“不是啊,我觉得这小女孩挺漂亮的,怎么也脑子有问题啊?真可惜了。”

“那边那保时捷还是他们开来的呢,这人怎么这样啊,脑子这么有坑还能这么有钱?”

“说不准就是骗子呢啊,骗子,现在骗人的这么多,不过这小姑娘看着这么漂亮,这么单纯,怎么也和这个老东西一起出来骗人呢啊,真是”

“就是,就是,这是什么世道,真特么的服了!现在社会越来越乱了,没法说,哎”

“是真的没法说,哎,这都是什么事啊”周围议论纷纷的,说啥的都有,而且这群人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小,也完全不避讳着王慈和顾先东。

王慈和顾先东呢,两个人听着就都有些刺耳了,尤其是王慈,她看着顾先东,自己的脸sè也变了,然后还把头低下了,她的声音很小“尊者,你看我们今天。”

“住嘴!”顾先东突然之间大吼了一声,然后他整个人的脸sè都变了,他这一声住嘴的声音确实大,周围一群人都愣住了,全都看着顾先东。

顾先东把两腿一下分开,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双手合十抱在一起,突然之间就把眼睛闭上了,一脸凶狠的表情“我要让你们这群凡夫俗子,好好的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雷,我jǐng告你们,你们今天已经彻底的把我激怒了,我生气了!”顾先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音里面也充满着愤怒,他双手不停的晃动,自己“啊~~~”的就不停的叫了起来,整个人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疯颠颠的样子“九天之上,雷公电母听命!”

顾先东已经换了一个语调“我乃降龙尊重,现在开始,听我的命令,我要处决一群凡夫俗子,老衲已经不能再忍受了,各位观众!”

顾先东突然之间就把眼睛睁开了,然后双手伸向前方,手舞足蹈了起来“九!天!”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吼,叫吼的声音很大“玄!”那个雷字还没有说呢,就听见边上“草泥马的”刚才打架的两个人已经打到了顾先东的边上,然后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壮实的,跳起来一脚就踹倒了另一个人的胸口。

另一个被踹的男子往后退了好几步,力气也是真的够大的,很大的惯xìng,然后顾大仙正要施展九天玄雷呢,那个哥们就撞了过来,顾大仙边上还是那口井,那胳膊撞到顾先东身上的时候,顾先东一个不小心,然后整个人,冲着边上的井,又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