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9 尊者与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阳光很是刺眼,王慈起的挺早的,简单的洗漱以后,就下楼了,她开着车,在伏龙门口等了大概几分钟的样子,一脸仙风鹤骨的顾先东出现了,顾先东穿着一件崭新崭新的道袍,左手拿着他的那块破旗子,穿着小布鞋,胡子依旧很长,牛逼的一塌糊涂,他坐上了王慈的保时捷帕纳梅拉,无视了周围所有鄙视的目光。

十五分钟以后,帕纳梅拉停到了l市一座天桥的下面,王慈和顾先东两个人从车上面下来,俩人的打扮立刻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豪车,美女,算命的道士,或者是和尚。

尤其是顾先东那副牛逼的样子,走路不看脚下,他好像很欣赏周围人士诧异羡慕的眼神,王慈在边上还很乖的帮着顾先东拿着小马扎,还拎着一个上面印着八卦的破布袋,这里面都是顾先东用来算命的东西,两个人从下面往桥上走,后面还跟着不少人,还有不少人开始拍照。

这种景象不管发生在什么地方,那一定都会有很多人拍照的,这是很正常的,顾先东好像故意就是要造成这样的效果一样,看着周围人拍照,他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还故意摆弄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一会儿招手,一会儿故作深沉,就差脸上写上俩字“牛逼”了。

王慈在边上一脸的天使的笑容,跟个小随从一样,也召集了不少人的目光。

顾先东洋洋得意,往前就走,王慈在边上拎着东西,看了眼顾先东的前面“啊,顾大仙!”她连忙开口,想叫住顾先东。

顾先东转头瞅着王慈“你给我闭嘴,我允许你说话了吗?”他一脸的牛逼。

“不是,不是,顾大仙,你。”

“你什么你!”顾先东打断了王慈“你这是跟神仙说话的态度吗?还有,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允许叫我顾大仙了,叫我尊者,尊者,知道吗?或者顾先生,这样听着有深度,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听呢?还有”

顾先东这次还没说话呢,他一脚就给迈空了,他是一直都没有往自己的脚下或者面前看的,前面有一口井,井盖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王慈想提醒他前面有井盖,可是他光顾着吹牛逼了,不允许王慈说话,所以,顾先东左手拿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算命招牌,右手一直保持着自己摸着胡子的自认为很牛逼的姿势,一个优雅的向前迈步,紧跟着,就听见“咕咚”一声。

顾先东整个人都掉进了井里面,周围哗然一片,王慈捂着自己的眼睛,都不敢去看了,很快不知道是谁最先爆发出来了很明显的嘲笑声音,接着,周围大批大批的人都笑了起来,这伙人笑的一个比一个疯狂,前仰后合的。

顾先东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旗杆子,还给卡在外面了。

王慈连忙看了看周围“别笑了,别笑了,救人啊”她一边说,一边刚要往前跑,这个时候就看见一只手伸到了井盖边上,然后,另一只手也出现在了井盖的边上,王慈楞了一下,他就看见了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冒了出来,连胡子都湿了,王慈“啊”了一声,连忙跑到了顾先东的边上“尊,尊”她连续叫喊了两声,尊者的那个者字都没有叫喊出来,因为现在顾先东的样子,他是真的叫不出来了,顾先东两只手抓住井盖边上,他踩在一个梯子上面,看见王慈的时候,嘴里面还在往外吐水。

王慈左右看了看,这幸亏这口井是口水井啊,这要是万一这口井不是水井,是粪井,这顾先东现在的样子简直不敢想象啊。

顾先东看着站在面前的王慈,伸手呼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渍“没事,本尊者自己能出来,这里面有梯子!”他一边说,一边就抓到了边上,他一步一步的就给爬了上来,顾先东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他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还在往出滴水,连他的布鞋都是一踩一个水印儿了,周围围着一大群人。

“大仙儿,怎么着,不会施个法给大家看看,看看你怎么把身上的水变干啊?”

“对啊,你不是神仙吗?你现在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这大冷天,你别再结冰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这围观的人话音一落,周围又响起来了一阵哄笑,反正这种事情,要是换成一般人,估计都受不了了。

可是顾先东,他却稳若泰山,也不管身上往下滴水的一身行头“本仙人不会和你们这群凡夫俗子一般见识的,一群凡人!你们会为冒犯本尊者,受到惩罚的!”顾先东脸上充满了愤怒的表情,这表情要多生气有多生气。,“你们这群凡夫俗子,冒犯了本尊者,你们等着吧!”顾先东说完转身就看着王慈“我们走!”他气势汹汹的转身往前一跨“我很负责任的告诉这群凡夫俗子,我生气了!”

“顾!”王慈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顾先东一个优雅的跨步,估计也是被气糊涂了,一只脚又踩进了井里,这次伴随着的是顾先东整个人倒下去的时候,脑袋撞到井盖边上的声音“咣~~”的一声,这一撞整的周围还带回音的,然后整个人又掉了下去。

顾先东这姿势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他也是被周围的嘲笑声气蒙了,浑然又忘记了自己边上有个井的事实,一个脚踩下去,然后空了,再然后整个人往下掉,第一次还好,直接掉下去的,第二次脑袋撞到外面,这脑袋和井边缘的铁片子这一下,整的声音特像是寺庙敲钟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又爆发了潮水般哄笑的声音,很多人都笑的坐在地上起不来了,伸手指着顾先东这边,而且这边的人越聚越多,还有很多车辆都停下来了,看着这边的情况,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四处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