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7 还有一个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不知道这视频是怎么流漏过去的,但是我知道柳程已经安排人从l市暗中潜伏了许久了,一直再查地的这个事情,只不过我记着他们一直是没有什么头绪的,之前我也见过银困龙,我们两个有过交流,他说了,没有什么收获,但是后来他们就离开这里了,应该是去另一个地方查了,他们说这逍遥林里面的秘密多,谁知道怎么今天突然之间柳程就把这个视频发给我了,然后还让我把里面人的消息提供给他。”

“你已经提供给他了,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蒋超点了点头“那是我的大哥,我的恩人,他要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但是我这种事情我是一定会通知你的,因为你是我的老板,而且我了解柳程的脾气,他是一个极度残暴的人,他是我见过的最残暴的人,没有之一,他残暴起来让人感觉有些陌生,有些害怕,他就跟一个双面人一样,这次地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斌哥暴君的资料我已经交过去了,柳程定然会来与暴君争斗的。”

“争斗。”王龙顿了一下“这风云会我以前听过,风云会最早的会根,就在l市这边吧?柳程是想争斗呢,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打回来,重立他的风云会?”

“我觉得两者的原因都有,他很早以前就想杀回来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动,这一次地的事情他肯定不能就这么过了,也算是给他了一个动力。”蒋超的声音不大“但是柳程说他想请你吃个饭,见个面。”

“他也请了莫宏图了吧?”王龙瞅着蒋超“你把我们与暴君之间的恩怨全都告诉他了?”

“是的”蒋超到也直接“他问我的,我知道的,我就全都说了。”

王龙听着蒋超说这些,眉头一皱,啊瞅着蒋超,蒋超瞅着他,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王龙摇了摇头“算了,说了就说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我喜欢你这种有什么都说出来的性格,如果你要是有保留的,被我知道了,那你就不能怪我了。”

蒋超点了点头“我懂,现在就是吃饭的事情,他约你明天晚上,水间逐月。”

“好的,你告诉他,我会去的。”王龙笑呵呵的看着蒋超,玩笑一样的口气“蒋超,那我还有个事情想问问你,你跟我能不能说实话呢?”

蒋超瞅着王龙,他明白,王龙这个人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他脸上的笑容,定不能代表他的内心,他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形的压力,他思考了好一会儿“能说的我就说,不能说的,我就不说,不涉及实话谎话的问题,都是实话。”

“那好,我没有和这柳程打过交道,我想问问你,这是不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盟友?”

蒋超眉头一皱,看着王龙,看了好一会儿“暴君灭亡之前,七成,暴君灭亡之后,三成。”

王龙听着蒋超说这些,他想了想,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的都会做到,你放心,马上要当爹了,在这提前恭喜你了,还有一句忠告,既然你说的柳程极度的凶残,你自己还是小心的好,这种人让你觉得可怕,那他没有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你为什么这么说?那是我大哥,对我有恩。”

“他为什么让你转告我,为什么要你提供暴君斌哥一行人的消息,为什么很多很容易打听的事情都问你,那很明显,他就是想看看你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不能说他不相信你了,至少不是完全的相信你,l市这情况,他随便派两个人过来就能摸得透透的,他为什么非要从你的嘴里面得到那些消息,我敢打赌,他问你的那些消息,他事先肯定已经早都知道了,他之所以问你,就是想看看你是否还忠心于他。”

“你也说了他柳程那么大的风云会组织,而且这l市也是他的会根,我在l市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情也是听过的,尤其听过这风云会的故事,当初风云会就是从这解体的,也就是从这散架的,他的父辈应该也是从这出事的,柳程当初也是被人赶出风云会的。”

“他肯定是想要回来,完成他父辈的遗愿的,既然他这么看重l市这个城市,这个曾经的风云会会根所在地,那你说他可能在这里一点眼线都没有,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吗?所以说你还是小心点,你想平静的生活,那你就要保持住你现在的立场,柳程是你的老大,如果你不跟他了,真的跟了别人,你是聪明人,你了解这个凶残的老大吧?”

王龙盯着蒋超“打个比方,假如你跟了我,那如果你帮着我隐瞒他什么,被他知道了,那你估计会很危险,他会很生气,同样的,我也不希望你从我这里,出卖我的情况给他,我这都是善意的提醒,你和瑶瑶再我伏龙最需要人的时候过来帮忙,我不想让大家变成敌人,也不想把事情做到无可收拾的地步,我王龙这个人,你把我的事当事去做,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蒋超当时就愣住了,听着王龙的话,一脸惊愕的看着王龙,看了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没办法啊,没办法,这就是命。”他挺无奈的“总之,还是谢谢龙哥”

蒋超看了眼王龙“既然话都到这了,龙哥,我还有最后一个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没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王龙拍了拍蒋超的肩膀,然后拿起来酒杯和蒋超碰了一下,把杯子里面的酒一饮而尽“都聊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就说吧。”

“我和瑶瑶好歹也是因为云格格来到这里的,而且你和云格格的事情我们也都清楚,这么长时间了,我们确实也从你这里拿到了不少好处,不管你对我们是否信任,但是我觉得我这个事情还是要和你说说的好。”

“说吧,随便说”王龙抽了口烟,又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