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 夕郁来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说了,你们这样控制我,那叫和气吗,你们放开我,这才是和气的表现。”王越的声音当中充满了嘲讽的语气“怎么着,你们是害怕吗?如果是的话,告诉我好了。”

“害怕,王越,你觉得谁会真正的害怕你?你以为只有你会耍疯,只有你会杀人,是吗?”

“嗯,我还是真的就是这么觉得的”王越与夕郁针锋相对“你说说你爸吧,都70多岁的人了,一天天的怎么还这么有jīng神头,你能不能告诉我他这一辈子累不累?”

“他确实累,但是累都是因为我,王越,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放了你。”

“不是想,也不是祈求,是要求,你们要尽快放了我,否则的话,我会有一天让你们求着我走的。”

夕郁冲着王越就笑了“王越,我和你的那些仇人一样,我们是仇人,对吗?我们不是夫妻,对吗?”

王越顿了一下“随便你怎么认为吧,一码事是一码事,咱们两个的感情这一辈子注定就纠结了”

“呵呵,王越,你知道吗,我的整个青chūn都给了你了,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也都交给你了,我本来以为我熬了几十年,现在熬到头了,也终于到头了,谁知道现在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王越,我不想这样,我们能不能好好的。”

“放开我”王越又把手伸了出来,他很平静的看着夕郁“或者说,你帮我转达给你父亲,让他立刻放开我,否则的话,一切后果他自己承担。”

“承担?呵呵,你现在让我告诉我爸,承担不放开你的后果?”夕郁笑了“王越,你是在搞笑吗?你有本事的话,你现在杀了我好了,你说呢?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让我这辈子遇见了你。”

“不放就算了”王越深呼吸了一口气“随便你怎么说吧,我这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夕郁突然之间就抓住了王越的手,她盯着王越“六六,你盯着我的眼睛看,你告诉我,你爱我吗?告诉我。”

“爱”王越特别的平静“我肯定是爱你的,我层多么多么的想放下一切,和你结婚。”

“好,那我接着问你,如果我们放开你,你会好好的和气的和我们过rì子吗?”

“会的,我肯定会和你好好的过rì子。”

“然后要等你自己把你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以后才可以是吗?”

王越看着夕郁,没说话。

“承认了”夕郁冷笑了一声“六六,你觉得你把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以后,咱们两个还可以在一起吗,我在你心里面的位置,到底没有林然重要,是吗?”

“不是的,你再我心里面肯定是比她重要的,只是我想告诉你,这个事情不是谁重要的问题,你知道不知道林然死的时候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差点自杀,我到现在想起来,我都很压抑,这是我心中的结,你体会不到那种折磨,那种痛苦,没错,是宋洋做的,但是夕阳有责任,他逃脱不掉。”

“那就是彻底没的谈了。”

“我心中的坎儿过不去。”王越伸手“你们先放开我,如果这样一直控制着我,我会更厌倦的。”

“放开你你会做什么样的事情你自己心里面没数吗?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这是最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都不想这样,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六六,我们的爱情比不过这仇恨,是吗?你要是杀了我哥,那我们之间的爱情也就结束了。”

“你看,再你的心里面,你哥也比咱们的爱情重要,不是吗?”

“我为了你得罪我哥的事情做得少吗?”

“我爱你。”王越冲着夕郁笑了“是真的。”

“那是我的亲哥哥,我夹在你们两个中间这么多年了,你够了吗?”

“你说了,你了解我了,对,你确实很了解我,你了解我的话那我问你你现在这么对我,按照我正常的情况下,我应该怎么做?”

夕郁沉默了,看着对面的王越,一言不发。

“呵呵,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了就别说了,你走吧”王越笑了笑“我谢谢你做的饭,我会好好吃,好好喝,好好睡的,然后以后好有力气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想不开,我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容易自寻短见,放心好了,呵呵”王越说完之后,就从夕郁的手上把餐盘端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笑呵呵的一边吃东西,一边还评价了起来“恩恩,不错,这个有点咸了,不过这个正好,好吃啊,不错。”

夕郁就在王越的边上坐着,听着王越说话,她沉默了好一会儿“如果我们现在把你放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能怎么做啊,最开始的打算就是直接杀掉夕阳好了,不过现在看来夕忠贺在澳洲也给自己留了不少后手,我说那么多地方为什么选择这里,是因为再这里已经打通了关系啊,这个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不佩服就是不行,我觉得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所以我决定得先回家,回家之后还要找帮手,找帮手回来报仇,这样可行度比较大。”

“你脑子里面除了仇恨还有什么,你答应过我的,不在想那些仇恨。”

“分事情,如果这个事情和夕阳没关系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的,可是有关系,我不看过程只是看结果,如果不是夕阳的话林然不会死,更不会在我面前被虐杀,她和你不一样,她命苦了一辈子,你说我毁了你的一辈子我承认,但是我觉得我毁她毁的更严重,要是真说对不起,对不起她的地方还是要更多一些,你说呢。”

“你走不了的,在这里你人生地不熟,孙东被控制了你就没有帮手了,你的护照一系列的东西也都被我父亲给收起来了,而且他已经动用了当地的jǐng局的关系,限制你出境了,你跑不掉,真的跑不掉了。”

“呵呵,跑不掉就跑不掉,那你们有本事就关我一辈子好了,记住了哦,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