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9 已经解释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可以理解成为你再威胁我吗?孙先生?”

“随便你怎么认为”孙东笑呵呵的“不过我们是朋友,我觉得我没有威胁你的必要。”

“那你和我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这里是jǐng察局,是我地盘,你知道吗?”

“何止这里是你的地盘,整个墨尔本都是你的地盘,但是现在是,能代表以后一定是吗,史蒂夫先生。”

“你个杂碎!”史蒂夫突然之间就急眼了“你jǐng告你,你最好必要试图激怒我。”

孙东脸上的表情变了“你个洋鬼子,你给老子听清楚了,老子这辈子最烦别人威胁我,老子从小吓大的。”

“草泥马的”史蒂夫冲着孙东就骂了一句“老子威胁你又如何?你他妈摆正你自己的态度,知道吗?”

“呵呵”孙东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史蒂夫,你记好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孙东不让你后悔,我就是你生出来的。”

“草泥马的”史蒂夫愤怒的大吼了一声,紧跟着他一把就卡住了孙东的脖颈,掐着孙东的脖颈就把孙东顶到了墙上,然后冲着孙东的肚子上面就是一拳,这一拳很是用力,紧跟着他猛的一拉孙东的脖颈,照着孙东的脸上“咣”的又是一下,直接就把孙东打倒到了地上。

史蒂夫这个时候往前走了两步,冲着躺在地上的孙东“咣,咣,咣”的连续好几脚,紧跟着他弯腰双手一把就把孙东从地上给拽了起来,接着抬拳头卯足了力气,冲着孙东的脸上“咣”的又是一拳,这一下又把孙东打倒在了地上。

史蒂夫这几下也是真的用力不小,孙东躺在地上痛哭的就开始**了起来。

他死死的瞪着史蒂夫,脸上的表情非常吓人,史蒂夫伸手一指孙东“你这个砸碎”然后他冲到了孙东的面前,冲着孙东的胸口“咣”的又是一脚,直接就给孙东踹倒了墙边上。

很快,史蒂夫非常愤怒的走到了孙东的面前,伸手指着孙东,面部表情非常的凶狠“你信不信我杀了你?敢威胁老子!”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他和孙东两个人可以听见。

周围很多路过的jǐng察,完全都当没看见一样,依旧各忙各的。

孙东“呵呵”的笑了起来,嘴角边上还有血迹,他看着对面目光凶狠的史蒂夫,摇了摇头“我不信,呵呵,你杀了我,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孙东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气势上一点都不落下风,史蒂夫当即又怒了,直接就把拳头举了起来。

孙东“哈哈”的大笑了一声,然后咬着牙,自己很吃力的直接就站了起来,之后往前跨了一步,站到了史蒂夫的面前,他眼珠子瞪得老大,目光凶狠“来啊,你再碰老子一下,老子让你牢底坐穿,不信你试试!看看我有没有吓唬你,史蒂夫,老子就算喂条狗,那条狗也不敢随便咬主人,你拿了老子那么多好处,够你坐一辈子的,相信我,到时候老子在安排几个人去把你老婆还有女儿弄到中国或者rì本去当jì女,呵呵,你看看我敢不敢,你试试。”

史蒂夫的表情非常非常的气氛,他就这么盯着孙东看,盯了好一会儿,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孙东笑了,他给孙东整理了整理脖颈“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耶啊~”孙东嘴角的鲜血依旧在往下流,他冲着对面的史蒂夫笑了起来“wearefriends,wearebrothers,我们是兄弟。”

史蒂夫也笑了,给孙东擦了擦他嘴角的鲜血“你记好了我告诉你的话,你没事情的,知道吗?”

“谢谢,真心的感谢,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孙东冲着史蒂夫也笑了,紧跟着,他被史蒂夫拉着就进了一边的临时牢房……

在澳洲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牧场中间,这里面周围荒无人烟,只有一些偶尔路过的车辆,王越坐在床上,眉头紧锁,不知道他再思考什么,就这样思考了好一会儿,他一点头绪都没有,直接就躺倒了床上“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很快,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王越躺在床上也没有往门口去看,外面的外国大汉进入了房间,顺手就把王越的手给拷上了,王越一点都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反抗也没用。

“起来吃点东西吧。”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都是我亲手给你做的,这都是你喜欢的。”夕郁端着一个盘子,站在王越的边上。

王越转头,看着夕郁,冲着她笑了“怎么着,你还亲自来探望我来了啊,还亲自下厨,啧啧,真有意思,里面是不是有毒药啊。”

“六六,你别这样,大家谁也不想这样,是你不想好好的过下去,不是吗?”

“对,我不想好好的过下去,你们这样对我,是要好好过下去的节奏吗?”王越伸手比划了比划自己手上的手铐“夕郁,你回去了告诉夕忠贺,他不要觉得他自己有多么的通天,他会后悔的,告诉他,我王越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那是我的家人,是你未来的岳父,你要对你以后的岳父说这样的话吗?”

“呵呵,我可不知道我未来的岳父是谁,你也用不着从这里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你把饭放下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自己逃跑的念想从自己的脑海里面弄走的,我一定还会跑出去的”

“孙东已经被我爸爸的朋友控制住了,他短时间以内不可能来救你的,你别指望他了。”

王越一听,抬头,看着夕郁,冲着她笑了“姜果然就是老的辣啊,这夕忠贺真有手腕啊,这是说做就做,雷厉风行啊,哈哈哈,哈哈哈”王越笑呵呵的就开始鼓掌,拍手。

夕郁叹了口气,坐到了王越的边上“六六,我们能不能不这样,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和和气气的不可以吗,视频的事情我父亲已经跟你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