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 勒索的视频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夕郁站在他的身后,手上的药箱子“咣!”的一声就掉落在了地上,里面所有的药瓶都洒了出来,夕郁看着王越下意识的开口“王越。”她已经连六六都不会叫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越特别平静的就把电脑给关了,他自己直接站了起来。

夕郁一下就拦住了王越,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的不知苏措,她撑开双手“六六,六六,你听我说,这玩意我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你是不是相信里面的一切了?六六,我和你说,现在的社会技术这么发达,什么事情都是可以伪装的,你这么大人了,你不要冲动,你。”

王越突然之间就把目光停留在了夕郁的脸上,夕郁说话都已经慌了,驴头不对马嘴的,但是她王越的目光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僵硬了,她从王越的眼睛里面看见的,是一潭死水,一点感**彩都没有,陌生,说不出来的陌生,她从来没有见过王越这个精神状态,她挡在王越的面前“六六,求求你了”她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哀求了“你也看见了,这是里面的那个宋洋,是那个疯子脱离了我哥的掌控,林然的死我哥是要承担责任,但是绝对不是全部的责任,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宋洋达成这样的协议,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六六你想想我,想想我们,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咱们两个好不容易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咱们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求求你,求求你发发慈悲好吗,六六,我爱你,我爱你,你为了我,兹当为了我不要破坏这份来之不易的和谐了好吗,我求你了,六六,六六,咱们俩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夕郁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王越依旧平静,平静的有些吓人,他一点感**彩都没有“说完了吗?”

“王越,王越,你别这样。”夕郁是真的慌了,他知道王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那就是最危险的时候,她拦着王越,生怕王越做出来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可是毕竟他只是一个女孩子,力气肯定也没有王越大,王越一把就推开了夕郁,夕郁“啊”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还撞到了一边的凳子“王越!”她大吼劜一声。

王越根本不理她,自己奔着房间门口就过去了,就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夕郁又冲了上来,直接就抱住了王越的腰“王越,王越”她疯狂的叫吼着。

王越一个字都不说,他推开了房间门,就当腰上没有人一样,拖着夕郁就往前走。

“王越,王越!”夕郁抱着王越的腰,被王越拖着,从整个楼道里面就大吼了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彭夕熙从走廊里面出现,看着夕郁和王越,她当时就愣住了“王越!”她大吼了一声“你干什么呢!疯了吗?”彭夕熙一下就急了,冲着这边就跑了过来。

王越一个字都不说,依旧拖着夕郁往前走,彭夕熙到了王越的边上一拉王越,王越猛的一甩彭夕熙,彭夕熙一个没站稳,一下就滑到到了地上,她滑到的时候,还好抓住了王越的胳膊,她“啊”的也大叫了一声,紧跟着一拳就打倒了王越的胸口上“王越,你他妈疯了?中邪了?”

王越依旧不说话,这一下,拖着两个人就往前走,彭夕熙转头看了眼边上的夕郁“怎么回事!”

“夕阳!”彭夕熙一边拉着王越,一边大吼了起来“夕阳!”很明显,这个时候了,他和夕郁两个人都拉不住王越,那就只能找夕阳了,毕竟夕阳还是一个老爷们。

“干啥啊!”隔壁的房间听见了夕阳懒洋洋的声音“难受呢,不想动!”

紧跟,夕郁这个时候抱着王越的腰,突然之间就吼了起来“哥!快跑!宋洋勒索你的视频,被王越看见了!”

王越当即就站住了,他转头,看了眼夕郁“你一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是吗?”

夕郁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能这样,六六,我们好不容易换来的平静生活,六六,六六,我求求你,不要就这样打破我们的生活。”

一边的彭夕熙也蒙了“什么宋洋,勒索什么?”她看着夕郁,一脸的诧异“到底怎么回事!”

“滚!”王越突然之间就大吼了一声,之后,他一把就推开了一边的夕郁,之后,转身一把就甩开了一边的彭夕熙,他直接就跑到了夕阳房间的门口,他“咣”的一脚就把大门给踹开了,大门刚一踹开,一个管状的金属物体就顶到了王越的额头上。

夕阳站在原地,手上拿着枪,顶住了王越的额头,他说话的声音很是严肃,明显的这个时候了,两个人也都不是平常的打打闹闹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的生活挺平静的,你别逼我,王越,我告诉你,你自己做事情想清楚了”

王越盯着夕阳,然后,他冲着夕阳就笑了起来,这笑容当中,是那么的无所谓,紧跟着,夕郁和彭夕熙两个人都跑了过来,看着门口的王越和夕阳,两个人也都愣住了“王越!”“夕阳!”两个男子都叫吼了起来,然后冲着夕阳这边就要跑。

“别动!”夕阳大吼了一声“你们不了这个疯子,你们别碰我们,除非你们想我死!”夕阳这话一说完,夕郁和彭夕熙两个人都不知声了,很明显,王越确实也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人,而且,夕郁的感触是最深的。

“王越,那个时候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那会也没有想过要林然的命,那是个无辜的女孩子,是宋洋,宋洋这个疯子,他说过只对付你的,谁知道他改变主意了,那会我对付你和我父亲当初对付你一样,我觉得你害了我妹妹一辈子,而且你确实也害了我妹妹一辈子,所以我想给我妹妹出这口恶气,宋洋他是个疯子,事情发展到后面那样都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了,我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林然死,都是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