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 你走吧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王龙饶有兴趣的看着武洛,他开始上下打量武洛这个人。

多少王龙这样的目光也是弄的武洛有些不舒服“龙哥,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了,真的不是我”他突然之间无奈的笑了“或者说,你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说是我,总可以吧,我对咱们伏龙忠心耿耿,我承认我接触到过诱惑,但是我抵制了,我没有和暴君他们合作。”

“哦?”王龙一听,笑了“还有额外收获啊,这上下随便看了看人,就看出来这么多事情,有意思啊。”

武洛这一下也无奈了“龙哥,你别这个腔调了,我都给你整的无奈了。”

王龙点了点头“行,那我严肃点,不逗你了,我问你,暴君还私下找过你啊?”

“嗯,是的,他找过我,说很看重我什么什么的,出面的人不是暴君,是那个陆洵,他给了我一张银行卡,然后说卡的密码再后面,说就要和我交个朋友啥的,我把卡还给他了,我没有要,是真的没有要,我不是说我不喜欢钱,他给我的卡里面肯定是有我梦寐以求的更多更多的钱,我很喜欢钱,我出来混也就是为了钱,但是前提我是一个人,我不能为了钱忽略了自己的物种,做那种畜生事情,出卖兄弟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龙哥,你尽管放心好了,如果哪天你发现了我武洛有一点对不起咱们兄弟的地方,那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王龙拍了拍武洛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你是我这批人里面最信任的人,否则的话我不会找你来说这些的,你接着说那个马跃的事情,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

武洛听着王龙说这些,看了眼王龙,然后点头“那个马跃吧,有很久了,不光是我,廉锡林他们也都觉得他很怪,这个马跃总是表现出来一副傻傻的呆呆的样子,但是我觉得他是装出来的,因为我曾经亲眼看见过他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组装起来了一把手枪,当然,他以为是周围没人,但是不知道我再床边看着,窗帘没有拉死,只有一点缝隙,但是正好可以看到他里面的那个角落,按照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他这样一个人可能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以内组装起来一把枪吗?他还是傻乎乎的平时?”

“我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总是喜欢装傻,除非他是想让人家知道他傻,对不对?”

“为什么以前不说,非要现在才说。”

“这种事情我不敢随便说的,谁也没有什么证据,更何况马跃这个人平时再狂徒里面大大咧咧傻乎乎的人缘混的还算可以,经常帮人家忙什么的,是个出名的热心肠,有时候我也想或许人家真的没有什么,就是有一门技术呢,对吧,但是马跃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却从来不拿枪的,这种事情除非又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否则的话绝对不可以乱说的,如果是真的还好,那如果是假的的话,我承担不起责任,龙哥。”

“马跃,马跃。”王龙重复了两句,然后脑海里面浮现出来了这个人的身影,伏龙确实是有这么一号人,胖乎乎的,长的憨厚老实,伏龙里面的很多人都叫他马大傻,是最早以前来伏龙的老人了,那会是李封的事情刚过了以后过来的,这些年好像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出格的行为,跟王龙他们见面也都有打招呼,平时低调,谦虚,话都不爱多说一句,属于那种藏在人群里面都不会有人多注意一眼的类型。

想着想着这个人,王龙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说的是马跃,确定是他吗,胖乎乎的,长的很憨厚的那个?那可是个老人了。”

“对,就是因为他是老人,来的比我还早,我就跟不敢随便说了,要不是龙哥您今天把这个事情说到这了,这个事我还会憋在心里面,还不会随便说的。”

“你这算不算算是转移注意力啊?”王龙笑了起来“我让你查你们这次的几个人,你却把矛头转向了一个来了伏龙很多年的老人身上,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但是我知道你不想去查你那些兄弟。”

“不一定来的时间早了就没有怀疑目标,也不一定来的时间晚了,就一定是值得怀疑的对象,你说是不是,龙哥,我没有转移注意力,但是我有私心,我觉得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叛徒,我们在伏龙这么久,大家天天生活在一起,一起跟着凌洋跟了这么久,我觉得大家都是清白的,真心是,反而言之这个马跃给我的感觉确实是真的不好,很多人没有见过那一面,但是我见过一次,尤其是他组装好枪时候的那个表情神态,那很陌生的,完全不是他展现出来的那副憨厚老实的模样,龙哥,我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马跃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处理,但是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要记住了,马跃那边的情况我不一定能确定,但是你们这边的情况,我是有九成把握的,但是我不敢随便乱说这些,所以挑来挑去,挑了一个你们当中我最信任的人,也就是你,我来和你说这些,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那我没办法,那就是命,如果那个人不是你的话,你帮帮我,也算是帮帮咱们伏龙,这里面有诈。”

武洛一听王龙说这些,深呼吸了一口气“龙哥,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一定这么确定吗?”

“记得当初和我去op市接王慈的时候吧。”王龙看着武洛,直接就把陆朝霸以及银行卡的事情都说了,说完之后,武洛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他瞅着王龙,直接就沉默了。

“行了,这个事情你知道就好了,相比于那群人,我还是最相信你的,但是事情不能乱说,陆朝霸是故意漏出来这个棋子的,谁知道他抱着什么心思,如果真的找到那个人了,什么都不是主要的,能感化他,是最好的。”王龙笑了,拍了拍武洛的肩膀“行了,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