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 一厢情愿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种事情不是你想抓出来就能抓出来的,你总不能把l市所有有嫌疑的人都做掉,落凤为人处事低调,而且她没有什么仇人的,这就不好办了。”

“总会有办法的”陆洵笑了笑,他自己又倒了一杯酒“抓凶手,喂狗”他重复了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马建礼走了进来,看着门口的王龙“龙哥,外面,外面来了一位客人,说要找你的。”

“谁?”王龙瞅着马建礼“你认识吗?”

“看不清楚长相,他把自己蒙在衣服里面的,不让我们看脸,是不是把他赶走?”

王龙想了想“不用了,把他带进来吧,搜一下身,别带着武器就可以了。”

“嗯,好的。”说完之后,马建礼转身就出去了。

王龙又把杯子拿了起来,看了眼边上的陆洵“你说会是谁,这个时候来找我。”

“辉旭。”陆洵的声音不大,自己顺手又拿出来了一支烟,自己就点着了。

王龙本来抽烟呢,但是听着陆洵这么一说,整个人楞了一下,盯着陆洵“你说真的?”

陆洵只是笑了笑,咧了咧嘴,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你干嘛不把黎野还有他从落凤手下络的那批人带回你们伏龙来,留在落凤是打算以后和莫宏图翻脸的时候用吗。”

“什么黎野?”王龙内心一惊,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且控制的很好,因为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陆洵是只老狐狸,他不一定就是真的知道,搞不好就在诈他,他不能上当。

“行,装的挺像的。”陆洵笑了笑“你知道当初黎野为什么挺有能力的一个人,却在落凤那里一直上不去吗?那是因为落凤一早就知道黎野是你们的人,所以一早就防着他呢,故意用孙涛来压制落凤的,一切造成的都是假象,其实大家都清楚,所以黎野在可以再那边呆那么久,很多时候,很多事情,落凤都是故意做戏给你们看的。”

王龙笑了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再说什么,陆洵,谁叫黎野?”

“呵呵”陆洵这个时候也笑了“你既然不知道你就接着听我说吧,黎野留在那里不是好事,早晚会出事,他是一把双刃剑,你现在和莫宏图应该相处的不错,你说如果莫宏图知道了黎野是你的人,那按照他的xing格,他会做什么?他直接杀了黎野然后和你一刀两断,你说说,会不会?他能不能做的出来?”

王龙眉头紧锁,看着对面的陆洵,一言不发。

陆洵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你做事情还是太冲动了,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把落凤还送给了莫宏图,只为了让莫宏图帮着你给你兄弟报仇,还好,你把仇报了,可是到手的落凤没有了,每个人都有缺点,这很正常,但是黎野的事情,既然我知道,那别的大佬也就能知道,你现在让黎野回来的话还有机会,要是现在你还让他从那呆着,那到时候肯定出问题。”

“当初落凤本来想铲除黎野的,但是我阻止她了,因为我觉得就算把黎野处置了,还会出来下一个黎野,下下个黎野,不如就留着这个黎野,可以防着他,然后可以传递给你们的消息,就传递给你们,或者是真的,或者是假的,不可以传递给你们的信息,你们也都不会清楚,这就是留着黎野的意图,暴君现在还在医院。”

“奉龙与陈志庆拼的你死我活,现在陈志庆应该已经离开了l市,别管怎么说,这张争斗最后的结果那就是奉龙赢了,是惨胜,奉龙近期就会重装修的,到时候,暴君和典狱长两个人腾出来手来,那一定会对付你和莫宏图,这个黎野就是离间你们俩最好的手段,因为确实是你做的,你想赖也赖不掉,相信我,暴君如果利用这个事情,绝对可以让莫宏图不与你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弄死黎野,莫宏图的xing格,很容易被人利用的,你和莫宏图之后,那就剩下最难缠的王巍了,王巍是暴君最后的目标”

陆洵冲着王龙笑了“王巍的底子太深了,这个人深藏不漏,我早和你说过,这l市最后就是王巍与暴君典狱长的争斗,但是王巍的心思不在这里,这一点暴君与典狱长也都清楚,所以他们一定会把王巍留在最后的,最难缠的是他,而且,或许运气好了,解决掉你们的时候,王巍就已经拿到了他想要拿到的,然后已经自己离开了呢,对不对?”

王龙听着陆洵的话,看着陆洵,好一会儿,他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很,号码那边就通了“喂,黎野,准备准备,把能带的人带回来伏龙,和莫宏图光明正大的坦白,就说一早你就是我们留在落凤那里的人,现在要回来了。”

“没事,你也别管为什么了,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回来吧,从伏龙给你个位置,别从莫宏图的边上呆着了,太危险。”

“没说你怕危险,就这样吧,回来就是了,嗯,嗯,好的”放下电话,王龙自己给陆洵倒了杯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和陆洵碰杯“你和我说这些,就不怕被暴君知道了。”

“我这个人做事情很随xing子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惧怕任何人。”陆洵瞅着王龙“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装下去的,还好了,我希望你能多抗一阵子了。”

“洵哥,你这是把我当朋友的节奏吗?”王龙递给陆洵一支烟。

“我一直也没有觉得咱们俩什么时候是过敌人,很多时候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

“是你总把自己整的神神秘秘的,不是我一厢情愿”王龙活动了活动自己的脖颈“洵哥,咱们俩那就随便的聊一聊好了,你说呢?”

“我觉得咱们两个一直在聊。”陆洵瞅了眼王龙“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王龙沉默了片刻“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是回答的话,请说实话,我就想问你一句,暴君到底有没有派人暗杀过我,就是当初我和红军在饭店的那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