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4 想要的不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龙怒气冲冲的拉着王慈两个人站在了王慈的房间门口“我问你,王慈,你是不是,是不是,和他,不是吧,不应该啊”

“哥,你想哪儿去了,真的不是那样的,你那么冲动干啥啊”王慈一脸的焦急“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我发誓,行吗?”王慈也急了“你看看你,你刚才差点要了他的命啊,哥,你怎么这样啊,做事情什么都不问也不了解上去就动手啊,哪儿有这样的啊。”

“我这样咋了?我这样还错了是吗?”王龙盯着王慈“我还告诉你啊王慈,你敢和他有点什么,别怪我真的和你急眼。”

“真的没有,你还不了解我吗,哥”王慈也是真的急了“我们俩有别的事情,但是我不能说,我答应过他的,至少现在不能说,但是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发誓,我保证我,哥,行了,你别不放心了,你还不了解我吗你?”

“我以前是挺了解你的”王龙瞅了眼王慈“可是现在我觉得我不是很了解你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了,你变了,而且变得不少。”

“再怎么变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而且顾大仙是个好人,哥,你根本不了解他,他只是看起来疯疯癫癫的,而且”王慈说到这的时候,声音突然之间小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你的亲妹妹,我做事情会有分寸的,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会帮你的。”

王龙看着王慈神神秘秘的,他眉头一皱“我想要什么?你知道?”王龙指着自己“你?”

“是啊”王慈点了点头,冲着王龙笑了“你肯定特别想了解顾大仙这个人吧,是不是觉得他身上充满了神秘sè彩?你看我的”王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会给你把他身上的秘密都发出来的,我是认真的哦。”

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得了,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大不小的了,不过王慈我可提醒好你啊,这个疯子做事情没逻辑的,你自己注意点,我下去了,去看看陆洵。”

“好的,哥,那个什么,明天中午一起吃饭,你要和我一起去啊。”

“为什么,明天中午什么rì子啊?”王龙瞅着王慈“我也得能起来啊。”

“你就去吧,明天中午我朋友路过这里来找我,咱们俩作为地主要招待招待她的。”

王龙“哦”了一声,也没有想太多,更忘记了,王慈总共有几个朋友这回事了“放心吧,那我明天起来,你自己注意点你。”

“知道了啦,哥,好了好了,你去忙吧”王慈冲着王龙笑了笑,漏出来了小酒窝,很是可爱,王龙这一下也无奈了,掐了掐王慈的脸,自己转身就下楼了。

看着王龙离开了,王慈长出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了顾先东的房间门口,她四处看了看,然后轻轻的敲了敲门,很快,房间的门就开了,只漏了一个缝隙,顾先东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

“放心吧!”王慈的声音特别特别的小“顾大仙,就我自己,让我进去啊”

顾先东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着周围没人了,然后打开门,一派仙风鹤骨“行了,进来吧…”

在伏龙楼下的一处包房门口,王龙看了眼边上的马建礼“陆洵还在这里面呢?”

“嗯,还在呢”说完,马建礼就给王龙把房间门打开了,王龙进了房间,看见陆洵躺在房间里面的沙发上面,周围好多好多的洋酒,他叹了口气,走到了沙发边上,自己往下一坐,顺手拿起来了一个酒瓶子,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行了吗,哥们,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你没有听说过吗?”说完之后,王龙自己也喝了一杯。

陆洵这个时候把眼睛睁开了,他盯着王龙,然后坐直了身体,还是一身的酒气,但是看起来确是挺清醒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我晚上从这里睡一夜,可以吧。”

“可以,你想睡多久都可以,只要支付房间的费用就可以了”王龙在一边开起来了玩笑,他也是想缓解缓解气氛,他知道,陆洵的心里面一定不好受。

陆洵从自己的身上又把王龙白天的时候递给他的那份文件拿了出来,他突然之间就笑了“一尸两命,一尸两命,一尸两命”他自己重复了起来。

“行了,别这样”王龙搂住了陆洵的肩膀,然后把酒杯拿了起来“我陪你喝一杯。”

陆洵点了点头,自己又喝了一口“我就想她为什么要离开我,闹了半天是因为这个,呵呵”

“我也想不通,她都怀了你的孩子了,她肯定自己也清楚,为什么还要离开。”

“她不想孩子在这种环境下出生,也不想她的孩子接触这个社会层面的人和事情,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吧,或许她想离开我之后,去把这个孩子做掉,那些都是没准的,谁也不清楚,现在也没有办法清楚了。”

陆洵“呵呵”的笑了起来,转头,看着王龙“你说她傻不傻?她这一辈子活的,看起来风光无比,其实到底有多难受,只有她自己心里面清楚。”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都没用了。”王龙摇了摇头“尸体还在我们伏龙放着呢,你什么是安葬她,早点葬了吧,别想了,你比我预想的要调节的快很多,这不错。”

“嗯,我觉得我突然之间知道我的余生该怎么度过了,她走了,但是却给我指明了一条道路。”

“你打算怎么过。”王龙又给陆洵倒了一杯酒“安慰人的话我也不会说,你自己想的开就好。”

“找到她的孩子,照顾她的孩子,找到杀害她的凶手,然后活剐了凶手,把凶手的肉剁成馅儿,包了饺子,然后全都拿去喂狗。”

王龙眯着眼,看了眼边上的陆洵,他知道陆洵是认真的“你想余生都在仇恨中度过了,是吧?”

“我觉得这不是仇恨,是我今后的一个生活方向,每个人想要的不一样,有些人想要很多很多钱,有些人想要很大很大的权利,有些人想要平静安详的生活,而我”陆洵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我想要把这个凶手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