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 一塌糊涂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点着了一支烟“毒娘当初被人杀害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谁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动手的,l市那么乱,那么多大佬,谁知道是谁,可是最后呢,还是知道了。”

“我觉得有些事情你要放开心思,想明白点,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任何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包括我兄弟,高海翔,翔哥也不会死的不明不白的,我总有一天会知道当初守在那里打死高海翔的人是谁,而且,我不会放过他们,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还。”

陆洵目光空洞,一个字也没有说,他拿着手里面的单子,一言不发,整个人都坐在那里。

王龙抬头看了眼外面的交警,他缓缓的倒车,紧跟着,他往伏龙走,后面的交警就跟着王龙,二十多分钟以后,到了伏龙,王龙下车,把车子交给了伏龙的马仔,连着陆洵也交给了他们照顾,自己一个人走到了交警边上,上了警车,肯定,他是要处理刚才的事情的。

夜深人静了,王龙站在伏龙的顶楼,他眉头紧锁,很快,他听见了后面的脚步声,他转头,看见了凌洋,凌洋走到了王龙的边上“龙哥,你叫我。”

王龙点了点头,然后四处看了看,拉着凌洋两个人就走到了角落,看着伏龙楼下的风景,王龙的声音不大“你今天开始派人看着点顾先东。”

“他在王慈的房间。”凌洋伸手一指“我今天亲眼看见他进了王慈的房间,然后两个人晚上一晚上都没有露面,我还说给他安排了女人,顾先东也没有下去找。”

王龙眉头紧锁“反正你给我安排人看着点顾先东,我要他二十四小时动态,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还有,关于万闯飞的事情,你弟弟。”

“放心吧,龙哥,我弟弟的事情我清楚,我已经说过他了,王慈和他不合适,王慈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会看上他的,让他死心就是了,龙哥,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就不让他给咱妹妹开车了,省的两个人老见面,到时候真有点啥事。”

“不用”王龙打断了凌洋“王慈这么大人了,我对万闯飞没啥意见的,小伙子人不错,他自己搞的定就来,能用正当的途径获取我妹妹的感情,那算他有本事。”

凌洋一听,笑了“龙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龙拍了拍凌洋的肩膀“我知道你们兄弟感情挺好的,你放心吧,我和我妹妹没有什么出身,咱们兄弟感情也这么多年了,你回去告诉万闯飞,让他好好的,正经的,他要是能追的上我妹妹,我就给他们操办婚礼。”

“成,龙哥!”凌洋一听王龙这么说,也开心了“那我赶紧去找他,这小子天天闷闷不乐的,我去说说他,要么我自己看着也着急,还有那个什么龙哥,就是陆洵。”

“陆洵咋了?”王龙抬头,看着一边的凌洋“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他做什么呢?”

“他还在那个包房呢,一个字都不说,就是喝酒,不停的喝酒,现在好像是睡着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他去。”

“去,那我一会儿就去,你刚才说你看见顾先东进我妹妹的房间了,是吗?然后两个人一晚上都没有露面?”

“是啊”凌洋点了点头“绝对是,我上来找你的时候看见的,还有,龙哥,今天晚上落凤的事情,我也安排兄弟们去查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太乱了,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我觉得会不会是陈志庆,陈志庆要杀落凤,报复落凤当初抛弃他的仇恨。”

“应该不会的,如果是陈志庆的话,那落凤估计早都死了多少次了,而且现在陈志庆的势力都已经跑了,不过也说不准,现在就是知道肯定与咱们无关,但是剩下的人就都没准了,暴君,典狱长,王巍,还有,莫宏图。”

王龙的声音不大“落凤的尸体你安排人接过来了吗?”

“安排了,放心吧,现在再地下室的冰柜里面冻着呢,我觉得得早点入葬了。”

“等陆洵缓过来的吧”王龙说完自己就走到了王慈的房间门口,他敲了敲门“王慈,王慈”

“啊,哥,你等一等啊”王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王龙叼着烟,就等着王慈,等了得有三分钟,他又开始敲门“王慈,王慈!”

“来了来了”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王慈把自己的脑袋探了出来“哥,你叫我干啥?”

“没事,看看你干啥呢,一晚上没看见你人”说完之后王龙就要推门。

“你别推,你别推,我不方便了啊”王慈冲着王龙笑了起来“哥,有事没事啊,没事你早点休息啊,我就不和你说了啊。”

王龙皱着眉头“顾先东呢,他是不是再里面呢?”

“啊?我不知道啊,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王慈连忙摇头,眼神有些慌乱,王龙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她一看王慈这慌乱的眼神,接着一把就把房间的门给推开了,这大门刚一推开,就看见顾先东从里面正提裤子呢,还光着膀子,他转头,看见了王龙“干啥干啥干啥,我穿衣服呢,别看着我,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龙的脸色当即就变了“顾先东!!!”他一下就吼了起来“老子他妈杀了你!!”王龙直接就从身上把枪掏了出来,眼珠子瞪得老大,冲着顾先东“嘣”的就是一枪。

“哎呦我的妈呀”顾先东的反应也快,一下就趴在了地上,这一枪把顾先东身后的镜子一下就给打碎了“你他妈疯了你!”顾先东当即就大吼了起来。

“哥!哥!”这一下王慈也急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是,不是,你别啊!”王慈在边上开始疯狂的拉扯王龙“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别瞎闹,不是,真的不是那样!”王慈使劲开拉王龙,王龙咒骂着顾先东,顾先东钻到了床底下,也在里面骂人。

王慈的房间乱的一塌糊涂,很快,凌洋一行人也拿着枪冲过来了,毕竟刚才这边发生了枪响的声音,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乱了,太乱了,乱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