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8 互相不往来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彭刚自己扶着地,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着对面的陈志庆,大吼了一声“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

“你承担你骂了隔壁!”陈志庆一棍子冲着彭刚的脸上又招呼上去了,这一棍子非常的用力,一下就把彭刚抡倒到了地上,紧跟着他冲着彭刚肚子就是一脚,然后从兜里面一下就把枪掏了出来“草泥马的,还要你何用,去他妈死吧!”

“庆哥!”这个时候登哥猛的往前跨了一步,一把就拽住了陈志庆的手腕,然后陈志庆转头,一拳就抡倒了登哥的脸上“草泥马的,滚蛋,有你蛋事!”

“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登哥眼珠子瞪得老大,大吼了起来,然后直接就把陈志庆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庆哥,都是为了救我,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冲着我来”

“嘣!”的就是一声枪响,陈志庆直接就开枪了,这一枪打透了登哥的肩膀,紧跟着边上的阿明阿远阿凡三个人当即都急了“庆哥!”

陈志庆二话不说,一脚就把登哥给踹倒到了地上,接着他转手就把枪口对准了要冲上来的阿明一行人“怎么着?你们都来啊?反了,是吗?”

阿远阿明阿凡三个人互相看了一样“庆哥,事情是我们一起决定的,要惩罚就一起惩罚吧”说完阿远直接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光着膀子,手上拿着一把枪,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同一时间,阿明,阿凡两个人也光着膀子,三个人都是满身伤痕,包裹着绷带,健壮的身体,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都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事情是我们一起做的,一起承担!”

“一起承担!”紧跟着,三个人都吼了起来,陈志庆拿着枪对准了他们“都他妈反了,是吗”!他非常的愤怒,手指又放到了扳机“你们他妈以为我不敢吗!”

这个时候,琳琳猛的往前一跑,一下就张开了双臂,挡在了陈志庆的枪口前“庆哥,是你算计失误,我们那天差点都死在落凤,差点都出不来了,是你造成的后果,登哥才被抓的,你知道这群人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了,登哥被抓了,那他们一定会去救人的,如果说真的有责任,你也有责任”

“你他妈放屁,我有没有说过我一定会去救阿登的,我说没说过?”

“你说过,可是你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去做吗?”琳琳大吼了起来“原来的血虎有多少个人?你看看现在,还有几个人?教官说过多少次了,会把他们的尸体弄回来,到现在了,他们有做过吗?我们在你们的眼里面那就是工具,我们自己心里也清楚,我们自己要去救人,如果我们不去救人的话,那你们不会去救人的,因为你们不会浪费那么大的代价去救一个在你们眼里如同马仔存在的登哥,但是对于我们不一样,登哥就是我们亲人一样的存在,我们不敢相信你们了,jǐng察局偷个尸体,都这么久了,你们的允诺我们不敢相信,你们开口闭口的时机,时机,时机,等着时机成熟了,登哥的命都没有了,再你眼里他什么都不算,但是再我们的眼里,他的命比我们自己的命都重要,你知道吗!”

“你他妈跟谁吼呢!”陈志庆大吼了起来“我说错你们了吗?你们擅自行动有理了吗?”

“是你们做事情太寒心了,你们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看,都是工具,工具,我们自己不救的话,等着你们去救吗?我们还能相信你们吗?”

“啪”一个清脆的嘴巴,陈志庆的枪口顶到了琳琳的额头“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打爆你的脑袋,你信不信?”

琳琳咬着自己的嘴唇,一字一句“所,有,的,人,都,有责任!”

“还敢说”!陈志庆大吼了一声,紧跟着,他转身“啪”的就是一个嘴巴,之后他把枪口直接对准了地上的琳琳,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李林往前跨了一步,一把就抓住了陈志庆的手腕“庆哥,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要再内斗了。”

陈志庆楞了一下,抬头看着李林,他眉头紧锁“谁允许你们配合他们行动的?我问你,谁给的你们权利擅自行动。”

“我们没啥朋友,就这么几个人,我和杰哥是之前的血狮组留下来的,我们心里面清楚我们这群人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其实什么都不算的,死了就死了到时候你们还可以筹备下一个血狮组,我说的没错吧,庆哥”李林的声音不大“是教官一次一次的失信,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再相信你们了,如果昨天晚上在不去救人,那登哥必死无疑了,所以我们必须去。”

“你们救回来了一个人,葬送进去了多少人?”陈志庆的声音突然之间平静了不少“你回答我这个问题,你救回来了一个,葬送进去了多少。”

“我们想把暴君直接除掉的,他自己这次也差点死掉,我们行动之前就都有思想准备了,该着谁了,就是谁了,这种事情,改变不了,人的命,天注定。”

“天注定?”陈志庆笑了“说的好,说的好,人的命,天注定,那好啊,以后你们就自己去成立组织好了,你们自己过你们自己的,别再和我们联系了好了。”

“庆哥,这点你放心,我们对待组织,那是绝对忠心不二的,可以死,但是绝对不做叛徒。”

“我说你们没用了,听得懂吗?”陈志庆的声音不大“滚,全都给我滚,以后一个都不要被我看到,滚得远远的。”

“庆哥,一切后果我们自己承担,要打要罚我们认了,但是就这样。”

“我说话你听不懂,是吗?”陈志庆的声音不大“是不是听不懂?还要我再说一次?”

李林一听,脸sè就变了“庆哥,我们”

“放心”陈志庆打断了李林的话“你们现在走,立刻走,你们的家人在哪儿你们自己心里面也清楚,去救你们的家人,带你们的家人离开,以后再也不要出现了,咱们以后两不相欠,互相不再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