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7 血虎血狮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放心吧,这次不管出什么事情,我来扛着”登哥这个时候开口了“你那五个兄弟的命,算是我欠的,我会还给大家的”

“你抗什么,和你也没关系。”彭刚叼着烟“这里我说的算,所以说也轮不着你抗,彭刚一边说,一边深呼吸了一口气“杰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消息吗?”

“不知道,他把衣服已经脱了,身上的定位装置也没有了,找不到人了,不过听说好像是被人救走了,但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

“救走了,谁会救走他?”彭刚看了眼李林“他一个人都不认识,怎么可能被救走了。”

“那就不知道了,只是听说,现在能确定的,已经有五个人了,这五个人里面还不包括彭华杰,希望老天保佑,能让我杰哥活下来”

“这样吧,我彭刚向来是不差事,这次的事情是杰哥帮我的忙,结果害得你们组的人死伤大半,他自己也下落不明,我这心里面实在是过意不去,明天我就折返回l市,我找找杰哥的消息,如果有了,我负责把杰哥带回来,不管怎么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也去”登哥跟着开口“刚哥,这不是你自己的事情,都是因为我”

“能不能闭嘴”彭刚打断了登哥“这里是我说的算,还是你说的算,现在的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自己一个人目标小,跑的时候也好跑,放心吧,我没事”说完,彭刚就站了起来,他自己走到了门口“你们等我的消息就行。”

彭刚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之间有人开门,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把手上的家伙拿了出来,都把枪口对准了门口的位置。

很快,门开了,一个把自己包裹在大衣里面的带着面具的男子出现了,在他边上的,是陈志庆,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大厅里面的十来个人都傻眼了。

陈志庆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看着已经站起来的彭刚,又转头看了看房间里面的别人。

“教,教官,庆,庆哥”彭刚一行人都愣住了,有些犹豫的给这两个人打了声招呼。

陈志庆与彭刚两个人面对面“你现在要去做什么去?”陈志庆说完之后,直接就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点了支烟“你先哪儿都别去呢,我有话要说。”

房间里面的人都安静了,目光都聚集在了教官与陈志庆两个人的身上,他们也不知道教官和陈志庆两个人是怎么找过来的,大家的表情都很尴尬。

“谁先来给我解释解释这次的事情,解释的详细点,我想听详细的。”陈志庆的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登哥看了眼陈志庆,刚想说话,彭刚顺手一拉登哥,之后,他走到了陈志庆的边上“庆哥,一切都是我的不好,是我想对付暴君,想把暴君做掉,然后我们自己本身的力量不够,所以我叫了血狮组的人,但是没有想到,暴君狡猾多端,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擅自行动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他们都是帮着我的。”

“不是,关他什么事,明明是我的事”登哥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刚想说话呢,一边的陈志庆转头,冲着登哥笑了笑,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这没你事,我让虎王说话”

彭刚深呼吸了一口气“就是这样了,我们血虎组的死了两个兄弟,血狮组的死了五个兄弟。”

“那狮王呢?”陈志庆这个时候起身,笑了起来,他四处看了看“那能不能告诉我,狮王呢?彭华杰呢?他也跟着一起挂了?”

“狮王现在生死不明,剩下的五个人,都是已经确定阵亡了,庆哥,一切责任我承担。”

“你承担?”陈志庆突然之间就笑了“虎王,我问你,你怎么承担?我很想知道,你如何承担?”陈志庆的声音听起来轻轻的,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紧跟着,陈志庆突然之间一把就抓住了碰胸口处的伤口。

“啊!”彭刚惨叫了一声,紧跟着一咬牙,一个字都不说,满头大汗,陈志庆扣着彭刚胸口处的绷带,抓的很近,很快,鲜血已经透过了彭刚胸口的绷带,彭刚除了开始的时候一声惨叫之后,后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咬着牙,使劲坚持着。

“你他妈怎么承担?”陈志庆一下就火了“你他妈知道不知道擅自行动的后果是什么?我他妈和你说没有说过阿登我一定会救他的,你她妈当我说话是放屁吗!”陈志庆之后抬手一个嘴巴就扇到了彭刚的脸上,紧跟着他冲着彭刚肚子上面又是一脚,他从边上一把就拎起来了一个凳子,照着彭刚的脑袋上,一凳子就砸上去了,彭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紧跟着陈志庆拎起来凳子,冲着彭刚的脑袋“咣,咣,咣“的连续三下,第四下的时候把凳子都打散了,彭刚依旧咬着牙站在原地。

“你他妈拿什么承担!”陈志庆突然之间就暴怒了起来,他转身又拎起来了一个凳子,冲着彭刚的脸上“咣,咣”的两凳子,紧跟着他往前跨了一步,把就抓住了彭刚的脖颈,上去抬着膝盖就磕到了彭刚的肚子上面,紧跟着他把拳头举了起来,冲着彭刚的脸上“咣,咣”的两拳,之后他“啊”的大吼了一声,一用力,直接就把彭刚摔倒到了地上。

之后陈志庆冲着地上的彭刚上去就开始踹“你他妈承担,你他妈承担,承担!承担!你他妈承担的起吗!”陈志庆怒吼了起来“组织耗费了这么多的金钱,这么多的的时间,把你们血虎和血狮两个组培养起来,浪费了教官全部的心血,现在就被你他妈霍霍了,你他妈承担的起吗!**你妈!”陈志庆疯狂的冲着地上的彭刚就踹了起来。

紧跟着,他顺手从边上就捡起来了一个凳子腿,冲着地上的彭刚“咣,咣,咣,咣”的一顿疯狂的乱抡,瞬间的功夫,彭刚满头鲜血,陈志庆也有些累了,他气喘吁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