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2 噩梦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听着龚正这么说,心里面也有了一个大概“行了,那我知道了,你忙吧,正哥。”

“好的,这个彭华杰应该身后藏着大秘密,你小心点,还有,这两天一定要老实,警方又开始严打了,而且规模很大,是局长亲自带队的,这次上面给了任务指标了,必须往里面扔进去几个,你自己看着点,别被扔进去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行了,我知道了,放心吧,正哥,你也小心点。”

“那个什么,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陈志庆的人应该已经都离开l市了,短时间以内他们是不会再参与l市的事情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昨天凌晨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就是奉龙出事以后,有两大批车队从l市离开了,都是上高速走的,走的到挺光明正大的,我查了高速的监控的,应该都是陈志庆的人,看来之前他们从l市这里藏的人还真的不算少,还有这个彭华杰,你要是不用了,可以交给我们警方,我们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知道了,正哥。”放下电话,王龙又把电话打给了凌洋,那边很快也通了“喂,凌洋。”

“龙哥,车子已经过去接你们了,放心吧,是大钟和武洛他们几个自己开车过去了,没有和任何人说,这点人都是可以信任的。”

“行了,我知道了,那个什么,昨天晚上的情况,调查清楚了吗?”

“都调查的差不都了,奉龙昨天晚上损失惨重啊,龙哥,暴君手下又死了一个舵主,他自己也身受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救治呢,不过貌似没有生命危险,奉龙现在已经关门了,都被警方戒严了,短时间以内肯定是没有办法营业了,应该会重新装修。”

“暴君手下又死了一个舵主?”王龙一听这个,有些疑惑“哪个舵主死了?”

“剪刀,听说是昨天晚上装成黑衣人的时候,被真正的黑衣人给做掉了,具体的还不清楚,现在奉龙已经摇摇欲坠了,l市医院现在到处都是人,已经被暴君的人给铺满了,奉龙娱乐城昨天晚上伤亡惨重啊,然后听说那个登哥还是被人救走了,人家去了三批人,一批人从外面吸引注意力,一批人制造混乱救人,还有一批人就是奔着做掉暴君去的,对面也死了好几个人,但是没有彭刚一伙人,这个陈志庆真是疯子,什么事情也做得出来。”

“那典狱长那边的势力怎么样了?昨天晚上蟾蜍看见我了。”

“典狱长昨天晚上也被打了一枪,他一个手下还替他挡了一枪,现在也在医院住着呢,乱七八糟的,蟾蜍带着人守着典狱长的门口守的死着呢,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们都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暴君这一下手上的舵主就剩下陆洵,还有那个神秘人了,别人一个都没有了,典狱长那边有蟾蜍,应该还有别人,但是还不太了解,我已经派人去了解了,这剪刀这次的意外,也够暴君好好的吃一壶了,龙哥,我觉得现在是好机会。”

“也不一定就是好机会”王龙想了想“这两天别闹事,满大街都是警察,老实点”

“知道了,龙哥,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嗯,那剪刀死了。”王龙这个时候转头看了眼里面的房间,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的一幕一幕,剪刀是被里面的那个彭华杰做掉的,那个装成黑衣人,王龙眉头紧锁,好一会儿,他平静了平静自己的心态“然后呢,落凤和莫宏图的事情怎么样了?”

“落凤已经正式归位莫宏图了,落凤自己一个人离开了,落凤里面很多人选择离开了,也还有不少人还留在落凤了。莫宏图也已经把他的老巢搬到落凤去了,听说这几天忙的不开胶,他正在整合落凤里面愿意和他继续一起共事的人呢。”

“哦,那个什么。”王龙长出了一口气“王巍呢,王巍和屠夫的事情怎么样了?”

“不清楚,王巍放出来口风说如果今天看不见他表弟的话,就要做掉屠夫了,李辉他们还在l市躲着呢,躲在哪儿就不知道了,现在满大街都是警察,王巍他们家门口的警察格外多。”

“行了,我知道了,你弟弟和我在一起呢,你放心好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去。”

“好的,龙哥,那你们注意点”放下电话,王龙转头看了眼一边的万闯飞“真有意思啊。”

“有什么意思?”万闯飞有些迷糊,王龙还没回答他呢,这个时候一辆车停在了门口,大钟和武洛一行人进来了“龙哥。”

王龙站了起来,走到了大钟的边上“武洛,那我们就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里面的那个人是死是活的最后给我个信儿。”

“放心吧,龙哥,我知道了”武洛冲着王龙点了点头“你没事吧。“

“我没事。”王龙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这么大人了,能有什么事。”

“龙哥咱不带这样的,你知道我们睡醒没有看见你有多么的着急吗,我说把咱妹妹都急成那样了,我说你就不能老实几天吗?怎么走到哪儿,事儿到哪儿啊?”

王龙抬头“行了,行了,别说了啊,没事就好了,走,走,我们回去。”

二十多分钟以后,伏龙最顶层,王龙坐在大厅,王慈站在他的边上“哥,你输液还没有输完呢,还有,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能不能别还跟个孩子一样,什么事情都让我们操心,我是真的服了,你大晚上的,说看不见人就看不见人了,你到底想干嘛啊。”

王慈在边上又开始指责王龙了,王龙也不说话,就听着,一边的大钟倒是笑了,还好,王龙这一晚上过来之后,感觉却又好了不少,只是那个梦依旧在他的脑海里面浮现。

吃过中午饭,王龙躺在床上,本来想好好睡一觉的,结果他刚躺下,昨天那个熟悉的梦又在他的脑海里面浮现了,他知道自己是再做梦,可是就醒不过来,很快,他又看见了那两个留着血泪的夫妻,也就是他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