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9 盯着还是偶遇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哥!哥”王慈在边上一下又叫吼了起来,房间里面顿时之间又凌乱了。

紧跟着,场景又变了,王龙出现在了一片空地上面,正前方,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边正在敲着木鱼,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王龙冲着这个老和尚就走了过去,他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你不认识我吗?”老和尚笑了笑,抬头,瞅着王龙“你胸口的玉佩,就是我送给你的。”

“你送给我的?这明明是我刘叔留给我的,为什么会是你送给我的。”

“这还不简单吗?”这个时候一个疯疯癫癫的声音传了出来“这玉佩就是从我们这里流传出去的你知道不知道?”

王龙听着这个声音耳熟,转头,居然看见了顾先东,顾先东笑呵呵的走到了王龙的面前“别睡觉了,醒醒吧,别睡了,别睡了!”顾先东穿着道袍,剃着光头“这玉佩关键时刻可以救你的命啊,留好了哦”说完,顾先东冲着王龙的脑袋就拍了一巴掌“麻痹的,别睡了,不就感冒发个烧吗,至于睡这么久吗?看你下次还注shè不注shè毒品!”

王龙突然之间就把眼睛睁开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顾先东居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在他的病床边上,他很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来话,他看了看周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王慈他们都去哪儿了,他很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来,他的喉咙处,还扎着一根银针。

顾先东疯疯癫癫,咱俩是真有缘啊,我从这里都能碰见你,也是该着了,该着你命不该绝啊”顾先东自言自语道“你不用感激我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孽缘,孽缘啊,孩子,你就是个孽缘,人世间因果循环啊,哎,希望永远不要有一切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命犯血戒,现在又身抗血狼,哎,哎,行了,别看了,接着睡吧,我得撤了,不能被人看见啊”说完,顾先东冲着王龙又拍了一巴掌,紧跟着,王龙又没有了知觉。

王龙这一次再晕倒,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见王慈还在一边趴着,而且已经睡着了,大钟也躺在了那边的沙发上面,还开始打呼噜了,除此之外,房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他抬头四处张望,到底没有找到顾先东的影子,他现在已经分不清那顾先东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梦了,他脑袋很蒙。

王龙眉头紧锁,他总是感觉那个噩梦很怪,很怪,而且,梦里面出现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梦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可是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正经起来,却什么都想不出来,可是他却感觉,太熟悉了,太熟悉了,至于是哪儿熟悉,他自己也不知道,总是感觉梦里面出现过的地方,他好像去过,或者说,从哪儿,似曾相识。

他脑海里面又出现了那副人群中围着的场景,他看不见人,看不清人,却总是觉得熟悉,王龙想着想着又开始头痛了,他一个字都不说,轻轻的起身,他从边上看见了自己的衣服,王龙随手就把衣服穿上了,穿上之后,他走到了大钟的边上,大钟睡觉一向很死的,王龙从他的兜里面摸来摸去的,就摸出来了一把车钥匙。

拿着车钥匙,王龙头还是有点痛,不过感觉确实是好多了,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自己轻轻的就出了病房,外面的护士也都睡觉了,这个时间了,已经凌晨三四点了,是人睡觉睡的最熟的时候了,他轻轻的穿过走廊,直接就下楼了。

医院楼下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停车场,王龙找到了大钟的车子,坐在车上,之后,王龙深呼吸了两口气,他缓缓的发动了车子,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但是他就是想四处看看,他总觉得他梦里面的地方,总是有一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王龙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就从l市转了起来,他不知道对或者不对,他只是知道,他想从这里面转转,就这样,漆黑的夜晚,王龙一个人就开车转悠了起来。

l市本来就是一个小县级市,地方不大,不堵车一道儿痛快的行驶,用不了半个小时就能把整个县城绕一个遍儿,王龙绕的比较细致,一个多小时,他就已经把能绕的地方都绕了,他总是感觉差点什么,可是又想不好差什么,他脑子里面很乱很乱,他开着车,把车随即就停在了路边,停在路边之后,他趴在了方向盘上面,脑子里面乱的一塌糊涂。

顾先东的身影又浮现了,王龙是真的郁闷了,开始砸方向盘“顾先东,顾先东,顾先东,到底是梦还是真的”他感觉乱七八糟的,整个人都要疯掉了一样。

不知道他趴了多少时间,突然之间有人敲他的车窗户,王龙楞了一下,抬头,看了眼窗户外面,接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的脸sè很难看,下意识的开口“怎么又是你?”但是毕竟他是再车里面说的,而且声音不大,外面的人自然是没有听见了,接着又是“嘣,嘣,嘣”的敲车窗的声音。

王龙思考了一下,顺手就把车窗户摇了下来“我真他妈服了,你是不是叫陆先东?”

“啥意思啊?”陆洵瞅着王龙“我叫陆洵,你瞎给我改什么名字。”

“好好”王龙有些不耐烦,也懒得和陆洵解释什么“大晚上的你不睡觉从这干啥呢?”

“大晚上的你不睡觉从这干啥呢?”王龙和陆洵几乎就是脱口而出,然后说出来了同样的话。

陆洵拍了拍王龙的车窗“先把车门给我打开,外面挺冷的,赶紧着,我挺扎眼的我”

王龙想了想,还是给陆洵把车门打开了,陆洵坐上了副驾驶,然后关上车门“哈,哈”的使劲给自己的手掌哈气,一边哈气,一边不停的揉搓自己的手掌“骂了隔壁的,快几把冻死我了,cāo,真特么的冷啊,怎么着,不是住院了吗,怎么自己还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