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 安静点好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一个字都不说,把符咒贴到了三个人的脑袋上,正中额头的位置,之后,把这三个人的脑袋摆成一排,王龙双手合十,不知道念了一些什么,他转头,刻意的抬头看了眼一边的王慈,他觉得场面已经够血腥了,一些狂徒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很多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身后,不在看着王龙这边,但是小王慈的两只眼睛依旧盯着这边的三个人头,炯炯有神,她一点恐惧的表情都没有,这完全已经颠覆了王慈在王龙内心当中的认识,他眯着眼,表情很怪。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特别特别的慌,他转头,看着王慈,有些忍不住了,毕竟还是自己的妹妹,他刚想开口说话,边上的龚正一把就拉住了王龙,他推了王龙一把。

王龙转头,和龚正两个人对视,龚正冲着他摇了摇头,很显然,龚正知道王龙想要做什么。

王龙楞了一下,他叹了口气,思考了片刻,还是把目光对准了李磊的墓碑。

兄弟三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王龙长出了一口气“磊子,给你烧下去三个奴隶,你看着来吧”说完之后,一个狂徒又递过来了一个大铁盆,王龙,大钟,龚正,三个人往铁盆里面倒了好多纸钱,把这三个人头也扔了进去,开始烧纸钱,三个人都跪在李磊的墓碑前面,就这样烧,烧了好一会儿,之后三个人一人拿起来三炷香,给李磊烧香。

之后兄弟三人一言不发,就在李磊的墓碑边上,就挖了起来。

一边的夕念咧着嘴,摇了摇头“妈的,这三人没有人xìng啊,这种场景还能持续下去,我是真看不下去了”夕念自言自语了起来,然后连忙转头,可是转头的时候却看见了一边的王慈“嘿,我说妹子,你不害怕啊,这鲜血淋漓的。”夕念瞅着王慈“来,别怕,放心,有我呢。”说完,夕念很不要脸的往前跨了一步,搂住了王慈的肩膀“别怕哦,有我呢,天踏不下来,什么都别怕,有我夕念再,那什么都不叫事。”

王慈转头撇了眼夕念,没说话。

“别怕别怕。”夕念这脸皮是真的不是盖的“反正你记好了,只要有我再,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王慈不过你说啊,有些事情这是命中注定的你说是不是,嘿,王慈,我忘记问你了,你是什么星座的,我看看咱俩合适不合适,不过我觉得咱们俩的星座一定是绝配!”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星座的。”

“你别开玩笑了,你看你,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王慈瞅着夕念“我骗你干啥,无父无母的谁知道是哪天生出来的。”

“啊”夕念一听“哎哎呀妈呀,这一下我觉得咱俩更有缘分了你知道吗?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爹是谁,不对,本来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不对,是现在知道了,反正我觉得咱俩真有缘啊,不过我就少一个,你少两个。”

“你安静点,好吗?”王慈转头瞅着夕念“你没发现就你一个人在说话吗?”

夕念楞了一下,然后四处看了看,也觉得有点不合适,他咧了咧嘴,又搂了搂王慈“没事,别怕,有我在”之后他也不说话,一脸贱贱的表情。

三个人的尸体已经被伏龙的狂徒装进了麻袋给拖走了,王龙大钟龚正三个人把人头全都埋到了李磊墓碑的边上,周围的现场也被狂徒们都清理的差不多了。

之后兄弟三人站在墓碑一边,一人叼起来一支烟,目光也都从李磊的墓碑边上移开了。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总算把这个仇给报了,真的,心里面突然之间就舒服多了,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王龙笑了笑“感觉舒畅多了。”

“是啊,终于报了”大钟的声音不大“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突然之间都有些感慨,一转眼,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兄弟三人也都沉默了,好一会儿,王龙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龚正“正哥,你们局里面现在怎么安排的?”

“没怎么安排,刑侦大队现在托给周建博直接领导了,还没有选出来新的刑侦大队大队长,本来应该是从副队长里面往起提,但是徐砺剑那边的事情没确定下来最后怎么处理,周建博他们也没有想要提谁的意思,我在jǐng察局的资历不够,辈分不够,升的太快会有意见的,所以那个我也没有啥想法,周建博也找我谈过,大概的意思也是这个意思。”

“那徐砺剑那边的事情,到底最后怎么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吗?”

“一时半会出不来,反正徐砺剑的事情挺复杂的,然后,徐砺剑还有后台,肯定是有,他这次惹下的事情挺大的,乱七八糟的,现在jǐng察局内部也是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还是别提了,提起来我就郁闷。”

王龙点了点头“你是不是还得赶回去上班呢?”

“嗯,肯定的,我就不和你们聊了,我得往回赶”说到这,龚正又看了眼了王龙“你自己平时也多注意注意休息,你看看你这眼睛里面都是血丝,脸sè也难看。”

“我知道了,正哥,那你先回去吧,我们收拾一下也准备回去了,你还不去看看你爸?”

“不去了,我爸这个人疑心重,我要是这个时候回去了不打一声招呼,他该多想了。”

王龙点了点头,又和龚正客套了两句,看着龚正离开,王龙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边的王慈,夕念在王慈的边上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声音很小,一会儿笑笑,一脸的谄媚,就连龚正到了他边上了,他都没有注意。

就看见龚正到了夕念的边上,冲着夕念的屁股上面就是一脚“你特么别跟谁都是一脸贱贱的表情行不行?人家比你大,知道吗?”

“身高不是问题,年龄不是差距,恋爱zìyóu重要!”夕念说的一本正经“你踢老子干啥?”

“我告诉你你离我妹妹远点听见了吗?这个世界就算一个男人都没有了,我都不晕允许我妹妹和你在一起的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