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 野猪与唐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唐焱根本不回答野猪的话,这让野猪十分的没有面子,看得出来,这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货。

“会不会说话?不会是个哑巴吧。”野猪眉头紧锁,一脸的不悦。

“你在跟我废话,我会要了你的命。”唐焱的声音沙哑,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你敢威胁我?”野猪的脸sè当下也变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大钟在边上这个时候就要往前走,大钟就是一个实心眼子的人,他知道唐焱的厉害,他本来想的也就是去拉架的,谁知道他刚往前要走的时候,一只手直接拉住了大钟的胳膊,大钟楞了一下,转头看见了王龙,王龙没有看见,却从边上摇了摇头。

大钟楞了一下,琢磨了片刻,他很快就琢磨过来了,他一言不发的,又站在了王龙的身后。

“滚”唐焱的心情看起来很糟糕,一点也没有刚报仇之后的喜悦,或许就是报仇之后,他又想起来了刘震东与苏庆微,毕竟这么多年了,所以他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了。

一边的野猪也是面子上面挂不住了,唐焱这一声滚之后,野猪“cāo”的大吼了一声,眼珠子瞪得老大“你他妈当你是天王老子啊!”接着他一拳照着唐焱的脸上就抡了上去。

唐焱猛的一低头,手上拎着的人头扔到了地上,他的速度极快,野猪这一拳就从唐焱的肩膀上面打空了,紧跟着唐焱一一架野猪的腋下,猛的往墙角一定,野猪抬腿的时候就被唐焱的膝盖一磕,就磕住了野猪的大腿筋儿,野猪一咬牙,腿没抬起来另一只手也上去了,唐焱抬手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电光火石之间,唐焱另一只手匕首就已经亮出来了,冲着野猪的脖颈就上去了。

“唐叔!”王龙这一下慌了,他猛的往前大跨了一步,一拉唐焱的胳膊,幸亏王龙拉的及时,这匕首的匕首尖儿都已经顶到了野猪的脖颈上,野猪满头大汗,话都不敢说了,这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两个人的几下过招。

野猪已经被唐焱完全制服了,他的一条胳膊还被唐焱抗在肩膀上,这一下,周围的所有人都惊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唐焱的身上。

野猪气喘吁吁的,一个字都敢说,匕首尖儿,已经缓缓的刺破了野猪的皮肤。

“唐叔,别,这是朋友。”王龙使劲拽着唐焱的胳膊“平静,平静,息怒,息怒”王龙的声音不大“唐叔,朋友。”

对于唐焱,王龙也是一点都摸不透的,他生怕唐焱不顾一切的这一刀下去,那他和莫宏图刚刚建立的起来的信任,这一下就土崩瓦解了,莫宏图在一边倒是平静,看着唐焱和眼珠,也是一言不发的,眼神当中也充满了震慑。

唐焱就盯着野猪看,看了好一会儿,他长出了一口气“老了,真的老了”唐焱说完之后,把手上的匕首放了下来,转头瞅着王龙“往前靠前三年,你都没有机会阻止我的,老了,身体就是不够灵敏了。”

唐焱摇了摇头,一脸的哀伤,突然之间又无奈的笑了“人这一辈子,生老病死,这就是常态,谁也阻止不了,老了,老了”他的眼神有些落魄,唐焱一边说,一边缓缓的,把另一只手也离开了野猪的手腕,之后,他冲着野猪笑了笑“年轻真好”

王龙看着唐焱双鬓的白发“唐叔,你还不算老。”

唐焱又笑了,然后转身拍了拍王龙的肩膀“我走了,累了,想好好睡会”说完,唐焱转身从地上一把就把刚才的那个滴血的袋子拎了起来,周围的人都开始不自觉的给唐焱把位置让开了。

野猪抹了把自己的脖颈,又要往上追。

王龙楞了一下,一抓野猪的胳膊“还不长教训?还想继续追?”

野猪看了眼王龙,思考了片刻,他没有继续往上追,但是他推开了王龙的手腕“你别拉着我,我心里有数。”

“我是好心为你,他真的会杀了你的,是真的。”

野猪转头,怒气冲冲的冲着王龙“你他妈也敢吓唬我?”说完之后,野猪啪的拍了自己脸一个嘴巴,有些生硬“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个脾气,我没恶意的,刚才还得谢谢你救了我。”

王龙突然之间就被这个大块头给搞笑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他去吧,你别惹他了。”

野猪“嗯”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那边的唐焱,大吼了一声“我野猪这一辈子没有佩服过谁,我大哥算一个,你今天算一个,但是这场子,我野猪迟早要找回来,我会继续找你的!”野猪的声音挺大的。

唐焱没有理会野猪,只是拎着那个还在往下滴血的袋子,再周围所有人的注视下,下了楼,他下楼之后,周围议论纷纷的,莫宏图眉头紧锁“那就是唐焱。”

王龙没有回答莫宏图的话,只是自己走到了那边的香炉边上,他看着已经烧成灰的照片碎屑,又看了眼香炉,他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苏姨,尽管你百般刁难,又要暗杀我们,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年少的时候,你也抚养过我们兄妹,我王龙感激你,但是你害死了我兄弟,我王龙恨你,现在我们扯平了,死者最大,希望你在下面能安息”说完,王龙冲着面前的香炉,又鞠了一个躬,之后王龙转头,看着房间里面的人,他笑了笑,冲着莫宏图伸出来了大拇指。

莫宏图摇了摇头,与一边的常江,两个人也都伸出来了大拇指。

很快,就听见了楼下的声音“常江,快点,梅哥在这里,已经晕厥过去了,救梅哥”常江二话不说,转身就往下跑,房间里面,别墅里面,突然之间,又乱了起来………

太阳渐渐落山了,王龙坐在王慈的房间里面,看着靠在床边的王慈,他冲着王慈笑了起来“行了,开心点,一会儿咱们直接先去op市,从op市再回l市,明天回去。”说到这,王龙伸了个懒腰,身心疲惫,他摸了摸自己妹妹的脸颊“放心磊子的仇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