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 故事中的故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还知道你是我们的长辈呢?”关老爷子这一下也怒了“有他妈你们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家教何在!成何体统!”

“体统?体统?关辉煌,你跟我说体统?”关兴脸sè非常非常的难看“你告诉我你怎么有脸说这些话的。”

“你他妈给我闭嘴,管辉煌是他妈你叫的?我他妈怎么有你这么一个不肖子孙,你个挨千刀的玩意!”

“你他妈少说我!”关兴大吼了一声。

“我他妈说你怎么了?我说错你了吗?你个畜生!畜生!就你这还想要股份,你他妈什么都要不到,知道吗?我他妈和你绝交,要和你断绝一切关系,我要把你踢出老关家的族谱,他妈我们老关家,以后就没有关兴这么一个人!”关老爷子青筋爆闪“气死我了!我居然有你这样的晚辈!悲哀!悲哀!悲哀啊!!!”关老爷子声音越来越大。

“是,是你他妈还知道我们是你的晚辈呢,你他妈还知道我们是你的子孙呢?”关兴的声音更大“你他妈觉得你办的事情那叫长辈应该办的事吗?”

关兴情绪非常的激动“我jǐng告你,你赶紧改变主意,听见了吗?做事留一线,rì后好相见,你要是还承认我们是你的孙子,你就赶紧,否则的话,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关辉煌,我告诉你,谁都不是傻子,你他妈算计人算计到自己家人头上来了,你他妈还有人xìng吗,你还好意思说我?我他妈畜生吗?畜生能让你这么算计?你他妈说自己的孙子是畜生?”关兴大吼了起来,与关辉煌两个人针锋相对。

“你们这样有把我当你们的爷爷吗”关老爷子这也是真的怒了“畜生!畜生!我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你们都是这样的人,就他妈认识钱,是吗?”

“你他妈不认识钱干嘛把我们身上的钱都要走?够了!当了**还想立牌坊吗!”关斌在边上也实在受不了了,跟着开口“关辉煌,你他妈好意思说我们?你他妈才是最大的骗子,你从一开始就想和关志敏一起骗我们,我他妈今天算是看透了,我们他妈都是傻逼!纯傻逼!”

“对没错!我们都是傻逼”关兴在边上跟着大吼了一声。

“可笑的是我他妈开始的时候还真的以为你真的会像说的那么好听,会那么做呢”关兴气的直接笑了出来,冲着关辉煌伸出来了大拇指“好,好,好,真好,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真没错,我们他妈都是傻逼,都让你骗了!我跟你说,你他妈不得好死,知道吗,关辉煌!”

“住嘴,畜生!”关老爷子一把就把面前的茶杯拿了起来,冲着那边的关斌就给甩了出去,关斌往边上一躲,茶杯“咣”的一声砸到了桌子上面,然后掉落到地上“你给我滚蛋!畜生!滚蛋!”关老爷子气喘吁吁的,指着那边的关斌“畜生,畜生,畜生!”他这是真的动了真气了,他呼吸喘气都有些急促,这个时候,他突然之间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不孝子孙,不孝子孙!气,气死我了!”关老爷子身体都有些抽搐。

关志敏在边上一下就急了“爷爷,爷爷”紧跟着他转身大吼了一声“快点,药,药!”

很快,外面的秘书冲了进来,手上拿着速效救心丸,直接就给关老爷子吃了下去,那边一下就乱了,王龙看着那边的关老爷子,又看了看对面的关兴三兄弟,他突然之间很想笑,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有什么样的孩子,这群认钱不认人的家伙,本质都一样。

关兴和关斌两个人看着关老爷子心脏病发了,一点着急的表情都没有,倒是把头转向了边上,看着周围的一群得高望重的公司权贵“诸位,诸位”他们两个人把目光都放在了这批人的身上,这是这个时候,再做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王龙突然之间笑了笑“我觉得诸位还是给这两位关公子表个态的好,你们说呢?”

周围的一群老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跟着,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开口道“关兴啊,正经的,志敏虽然年轻,但是生意头脑绝对够用,你也看见了,这几年公司的利润,成倍的增长,我们虽然没有股份,但是大家的收入都是直系增长的,而且,很多老客户也只认关志敏,这都是当初关雄留下来的客户,他培养的,你们上来了,那些客户会流失的。”

“对的,我们觉得股份有或者没有的都一样,我们就是图个稳定,我们都老大不小的了,现在公司的正题运行状况挺好的,这样一直持续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别闹了。”

“对”另一个人跟着开口“好歹你们也都是亲兄弟,血浓于水,为什么非要这么自相残杀,还有你看看关老爷子,你们都把他气成那样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你们的爷爷。”

“百善孝为先你知道吗?”另一个人的指责就比较严厉了“我这个人,看一个人的人品,就看他对自己家的老人好不好,要是一个人对自己家的老人都不好,这个人的人品一定是有问题的,他对自己家人都不好,还能指望他对谁好?百善孝为先啊,关兴,你们兄弟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我一直没有想到,你们今天居然会对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这样。”

“我们对他这样?”关斌在边上一下就急眼了,那就是想要解释了。

关兴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拉住了关斌,他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对面的男子“李哥,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们兄弟三人是故意回来找关志敏的麻烦,故意想要这公司的股份的?”

“难道不是吗?”这个男子与关兴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我和你说,我们兄弟三人已经放弃了这个公司的股权了你知道吗?我们三个人分到的钱够我们一辈子荣华富贵,我们为什么好好地会回来这样,如果可以回来,我们早就回来了,至于非要现在这个时候回来吗?”

“你们确实是带人回来了,我说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