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9 你多大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大钟用手轻轻的按着穿过冯豪手掌的匕首“来,我问你,你回答,好不好?还要不要讨价还价了?你配合点,不要试图激怒我。”

冯豪瞅着大钟,使劲的点了点头,紧跟着,一边的大汉松开了捂着冯豪嘴的手,冯豪气喘吁吁的“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是给我们主子办事情的,我们的主子叫樊曲,当初他让我们去绑架两个孩子,一个叫王慈,另一个叫王龙,他想用这两个孩子,威胁一个叫刘震东的人,然后,他和一个叫血面的男子一起策划的,要对付刘震东,只不过计划泡汤了,我们下手没有成功,没抓到那两个孩子,后来那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冯豪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有,那个李磊的死是个意外,但是下手杀他的人真的不是我,然后,刘震东女人苏庆微开始的时候也是在雇佣樊曲,想让樊曲除掉你们,原因好像是因为他们的家族股份的事情,说是刘震东要把家族股份分给你们兄妹,她不想你们兄妹得到应该属于她儿子的股份,只不过我们那次事情没有成,之后樊曲就与苏庆微撕破脸皮了,苏庆微也被樊曲蹂躏致死了。”

冯豪气喘吁吁的“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话,而且千真万确,但是樊曲一直和苏庆微也是互相利用的,樊曲是受一个叫血面的指使,然后才接近苏庆微的。”

“但是最后我们也是受害者,那个血面阴了我们,利用了我们,还毁了我们的组织,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这也是后来我们才醒悟过来的,那个血面的名字叫李封,他和刘震东世仇,他一直都是再利用我们,利用够了,就想把我们除掉。”

“幸好我们运气好,命大,活下来了,这些年又重新开始发展的,这次是樊曲拿到了不可抗拒的钱,才来这里帮忙的,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兄弟,放我条命,不是我杀的你弟弟。”

冯豪这段话一说完,周围的人都愣住了,所有的人都很平静,包括王龙,他也吃惊了,他到底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这么曲折离奇,居然如此的复杂。

李封与刘震东的仇恨,李封想利用他们兄妹限制刘震东,所以让樊曲来抓人,樊曲让他的手下来抓王龙和王慈,然后因为李磊的拼命,没有成功,但是却意外杀掉了李磊,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王龙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所有,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终于真相大白了,想到苏庆微,虽然她对王龙他们不好,百般刁难,但是毕竟也是把王龙他们养大的人,也是刘枫的亲生母亲,王龙与刘枫,感情还是真的挺好的,居然是樊曲虐杀的。

想杀掉他们的人,里面居然也有苏庆微的份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龙对苏庆微却如何也恨不起来了,或许就是因为她已经不在人世的原因吧。

王龙闭着眼,使劲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他有些愤怒,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这就是真相,真相总有大白的那一天,不管任何事情。

大钟也愣住了,显然从冯豪嘴里面得知的消息,让他也有些震惊,一直之间,他也愣住了。

还是王龙最先反应过来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冯豪“梅志康在哪儿?”

“他,他被关在我们的老巢了,樊曲亲自守着的。”冯豪真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反正说都已经说了,也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了。

“你们来了多少人?”

“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是分开来的,樊曲让我们三个先来,他最后过来的,而且到了这里之后,我们就是开始的时候先一起暗算了梅志康,之后就每天守在关氏兄弟的边上,樊曲有事情会电话通知我们,至于他那边什么情况,我们真的不清楚,我发誓,真的不知道”冯豪慌了,一脸的恐惧“他没有告诉过我们,真的没有,樊曲没有人姓的,他谁都不信的,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求求你们,放了我,给条活路,给条活路!”

大钟在边上看了眼一脸恐惧的冯豪“做人能做到你这个份上,真是丢人,樊曲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手下?”说完,大钟起身,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凳子,他把凳子举得老高,冲着地上的冯豪“咣”的一凳子就砸了下去,直接砸到了冯豪的脑袋上,紧跟着大钟一下又把凳子举了起来,冲着地上的冯豪“咣!”的又是一凳子,这一凳子不知道有多么的用力,凳子直接就被砸的四分五裂的,冯豪一头鲜血,躺在地上,身体有些抽搐。

大钟这个时候顺势蹲下,一把就抓住了扎在冯豪手背上的匕首,他用力一拔,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冯豪一个翻身,之后大钟又把匕首举了起来,冲着冯豪就要下手。

“大钟”王龙这个时候从边上开口了“行了,够了,要活的。”

大钟转头看了眼王龙,然后冲着王龙点了点头,他走到了一边的厨房,就听见了厨房里面水龙头被打开的声音,莫宏图这个时候在王龙的身后开口道“收拾收拾。”

紧跟着,身后的人都忙碌了起来,都开始在关老爷子家的大厅里面开始来回收拾。

王龙一个字都没说,推着关老爷子就往客厅的窗户边上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莫宏图已经做到了沙发上开始抽烟,他的手下的人正在收拾房间。

“关老爷子,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咱们俩聊聊,你看行不行,就随便聊聊。”

关老爷子微微一笑“你和我聊?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聊,能告诉我吗?”

“你要是不和我聊的话,我就上去和老太太聊,希望老太太能像你一样镇定。”王龙笑了笑,转身就要走“你不要以为我做不出来,我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且我从来不吓唬人。”

王龙话音刚落,关老爷子伸手就抓住了王龙的胳膊“年轻人,我问你,你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