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0 对不对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陆洵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我就想着商业街那边那么繁荣到处都是监控,我就花钱,自己亲自动身,三天的时间,调集了周围所有的监控,费了很大很大的力气,还请了好多朋友帮忙,最后才看见了动手的人居然是李辉,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是也能看清大体的穿着打扮,然后有一张是照着正脸的,李辉,就是暴君的那个得力护手,那个通缉犯。”

“根据我们的推算,屠夫一开始肯定是想要让李辉假装暴君的人对付莫宏图,然后做掉莫宏图的老婆或者绑架莫宏图的老婆,逼莫宏图爆发,与暴君鱼死网破,到时候他从中间渔翁得利,但是具体李辉为什么没动手,我们就不清楚了,不过按照我们的推算,和后来莫宏图老婆的回忆。”

“这其中李辉主要的态度转变,应该是知道了莫宏图的老婆已经怀孕的事情,然后他才改变了主意,这个李辉还算是有些人性,没有对孕妇下手,然后根据可靠的情报,屠夫因为这个事情还与李辉发生了争吵,争吵的动静闹的挺大的,这个有内部消息作证,就是这样,然后当时莫宏图就急眼了,想和屠夫鱼死网破,被暴君拉住了,然后一直隐忍,不动声色,表面上依旧与屠夫说说笑笑,然后才有了今天的事情,这就是全部的经过。”

王龙点了点头“哦,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王龙笑了笑,往后一靠“我还以为,这莫老哥真的和暴君走到一起了呢,要是他也和暴君走到一起了,那我以后就没得玩了,我还是赶早收拾被褥回家的好,这典狱长暴君,在加上我莫老哥,那我没法混了啊。”

“这个你放心啊,肯定不会的,他们肯定不是朋友,只不过对付屠夫的这次事情,站到了一起,莫宏图拿了王巍的钱,他应该这么做。”

王龙笑了笑“这看来王巍收买每个人的方式都不一样啊。”王龙瞅着暴君“那收买你的方式是怎么样的呢?王巍那什么与你暴君做的交易,按照你的胃口来说,你肯定要的更多”

“我什么都没有要啊。”暴君笑呵呵的“我就是知道屠夫是我的敌人,而且l市现在这么乱,少一拨人是一拨人,今天以后,l市又要少两方人了,这样的话,就剩下咱们了,以后慢慢的,再少,再到了最后,就剩下我自己了,这样不是挺好吗。”

“我觉得到了最后一个都剩不下的可能,比就剩下了了你自己要大一些。”

暴君转头,看着莫宏图“那要试试才知道咯,莫老哥,随时欢迎你来暗杀我,我随时恭候。”

莫宏图摇了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做事情喜欢光明正大的,我有什么是什么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那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我不会去做的”

“可是你做的也不少吧?”暴君笑呵呵的看着莫宏图“我记着当初王龙和那个红军在吃饭交谈的时候,后来有一群人冲进了饭店要杀人灭口,里面是不是你的人啊,应该是吧?后来还和陈志庆的人碰到了一起,双方还打了起来,对吗?”

莫宏图眯着眼,瞅着暴君,然后“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的就冲着暴君笑了起来“暴君,你这个时候就开始挑唆了,你觉得你这样说,他会信吗?”

“信不信是他的事情,说不说是我的事情。”暴君抬头看了眼王龙“你信吗?你最好别信了,这个东西在你们心里面放个事儿就行,到时候你可以去查查嘛,这l市明显的最少有两拨人在暗处,那陈志庆他们只是其中的一拨,另一拨人,呵呵,你自己想咯,我已经是光明正大的被人揭发了,就不算了。”暴君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是啊,我觉得也是,现在典狱长的势力也挺大的,蟾蜍这个疯子都敢露面了,看着这也是大批大批的旧部下回归了,暴君,你和典狱长你们两个人,到底谁是老大啊,你们俩的集合,到底是谁说的算,听谁的?蟾蜍性格怪异,要是他哪天和你的人发生了矛盾,那可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除了典狱长谁都不放在眼里,这是l市人所共知的事情,这要是蟾蜍下你的面子,你再暗地里像对付我莫宏图一样,笑里藏刀,你说这典狱长多不值?”

“呵呵,真有意思。”典狱长在边上也开口了“莫宏图,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你自己那次的事情怎么解释,再来挑唆我们,王龙,信不信可就由你了哦。”

王龙看着一边的莫宏图“莫老哥,蟾蜍是谁,是不是那个一半鬼脸,一半儿全是刀疤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莫宏图乐呵呵的“蟾蜍只是这次召集回来的其中一个,本名叫李庆忠,典狱长手下的亡命徒可多了,要是说李辉是屠夫手下的亡命徒,那典狱长手下最少得有三个李辉,更厉害哦”

“典狱长。”王龙笑呵呵的,因为他知道,这群人都是笑里藏刀,大家都是再博弈,其实没有谁是真正相信谁的,既然大家都说,他也就跟着凑凑热闹“我就想问你,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把你的人召回来啊,别拿徐砺剑说事了,多久以前徐砺剑的目光就不在你典狱长的身上了,就在彭刚一伙人的身上了。”

“你早就可以召回来,但是你没有啊,现在一召回来就召回来这么多人,这么强悍的战斗力,以前一直都是丁暄的奉龙在招呼,这几次的事情丁暄的奉龙损失惨重,但是你典狱长却弄回来了这么一大批人,我觉得,这么一大批人绝对不是你当下召回来的,肯定是很早以前就集合到了一起,然后一直舍不得往回召吧,等着差不多了,然后再往回召,你说你这么多人都住在伏龙,这哪天晚上暴君睡觉睡着自己脑袋搬家的都不知道也是没准的事情,对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