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9 瓜分屠夫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这个时候眉头一皱,王巍与他的交易里面,却没有谈及上善若水,但是王巍与他们两个的交易里面,却明显的涉及了上善若水,王龙知道王巍也是一个老狐狸,而且是一个绝对不次于暴君的老狐狸,他也不知道这王巍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王龙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王巍,就发现王巍冲着他笑了,这笑容让王龙自己心里面没底。

“你用不用笑的这么开心的?”暴君瞅着王巍“巍爷,大家都不是傻子,是吧?有些事情也不用说明白了,你管好你早就可以了,上善若水晚上的时候一定还会反弹的,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你们拿下的,还有”

“怎么分是我们的事情”暴君这个时候笑了笑“我和莫老哥早就商量好了,至于怎么分,等着你按照你的承诺,带着你的人离开了l市以后,我们再分,那会就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了,不劳烦您费心了,您做好您自己应该做的就是了,对不对,莫老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先一起把上善若水彻底的收拾掉,把屠夫的残党收拾掉,屠夫的屠夫团,还有那个叫李辉的疯子,现在都没影儿呢吧?所以说,您还是管好自己的好,我们自己心里面有数。”

莫宏图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是啊,巍爷,这种事情就不劳烦您费心了,您做好您应该做的就是了,你说呢?我们先去把上善若水接手,铲除干净屠夫的余孽,然后至于以后怎么分,我们自己会商量的。”

这群人都是老狐狸,没有谁是相信谁的,就算是交易,或者合作,也是所有人都互相提防着的,都知道莫宏图和暴君两个人不死不休,暴君想过要莫宏图的命,还实施过,所以王巍这是故意的和这两个人说,那就是想让两个人打,但是两个人心里面都明白,打肯定是要打的,但是自然不会当着王巍的面儿打,因为王巍早就说过,抓住屠夫之后,他很快就会离开l市,这看来莫宏图和暴君两个人之前也有协议,防着王巍,不在发生矛盾,至于一起对付屠夫,那也是俩人都愿意去做的,毕竟暴君不在了,l市又少了一个老大,至于莫宏图与屠夫俩人的关系很好,为什么莫宏图又突然之间会对付屠夫了,这里面的事情就多了,王龙怎么想也想不通,最后只是把目光看向了一边的王巍,他不想都知道,一定王巍从中间说服了莫宏图,但是王巍是怎么说服莫宏图的,王龙又是一无所知。

落凤这个时候在边上冲着王巍开口了“你是怎么从我这里知道我和陈志庆的通话的?”

王巍瞅着落凤“我觉得你对于你这落凤的打理很不严格,而且你落凤本来就是对外的啊,成天那么多游客进进出出,我找一个有点底子的,摸到你的房间,装个窃听器啥的,然后24小时监控你,那应该挺容易的吧。”

落凤一听,眉头紧锁,看着王巍,有些厌恶的表情“你真恶心。”

“谢谢抬爱”王巍笑呵呵的,自然不会被落凤所激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巍说这句话的时候,王龙心里面这个别扭,不过还好,他的伏龙最顶层是外人进不去的,就算是这样,他也打算回去之后好好的再查一查,至于暴君和莫宏图,两个人的表情也是一闪而过。

王巍好像看见了别人的心思“哈哈”的笑了笑“诸位大佬别多想,我只有监听她一家而已,你们那里都戒备森严,你们平时防范都很强,很不容易搞的,放心啦”王巍“哈哈”的又笑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心情极好,手上一直把玩着那个孟加拉虎牙。

很快,房间外面又进来了两个大汉,是王巍的两个贴身保镖,黄宏黄飞,两个人进来之后,一拖地上已经晕倒的屠夫,拖着屠夫就出门了,王巍手上把玩着孟加拉虎牙,看着房间里面的人,然后笑呵呵的双手环抱在了一起“恭祝诸位大佬心想事成!”

“谢谢巍爷”暴君莫宏图一行人一起双手抱拳,然后王巍“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双手背后,很快也出了房间。

房间里面顿时之间又剩下了落凤一行人,只不过少了屠夫,褚越的尸体也被人抬出去了,落凤坐一边,突然之间就笑了,她抬头,看着暴君一行人“我觉得,这l市的危险人物还真的不少,这个王巍,不会轻易离开的,你们信吗?”

“我觉得那些不是我们应该探讨的事情,我们接着现在的话题聊吧。”暴君莫宏图一行人又重新坐到了凳子上面,看着对面的落凤“刚才我说的,那个竞拍,高价者得,你看可好?”

“先等等”王龙这个时候笑了笑,把目光转向了一边的莫宏图“莫老哥,有句话,我想问问,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莫宏图点了点头,伸手一指“可以啊,你想问什么都可以”莫宏图笑呵呵的“是不是想问我和屠夫怎么不走到一起去了,怎么我也会接受王巍的条件对付屠夫了,是吗?”

“是的”王龙点了点头“我一直也想不明白啊,给我指点指点。”

“他屠夫不老实,他要是老老实实的,我不会这样做,我就说吧,这人心隔肚皮,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说到这,莫宏图抬头看了眼暴君,然后笑了笑“这你要问问暴君了。”

“哦,怎么又扯到暴君的身上了呢?”王龙有些诧异的看着暴君“怎么着,这是为啥?”

“一码事是一码事啊,屠夫他心术不正,想阴莫宏图,然后还想载到我的名上,让我和莫宏图发生打斗,他好从中间渔翁得利,差点就着了他的道儿。”

王龙眉头紧锁,看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他到底也没有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倒是靠在角落的陆洵开口了“前些日子莫宏图的老婆在一家服装品牌专卖店被人袭击了,受到了惊吓,还好没有出什么大事,后来莫宏图就以为是暴君做的,就去找暴君了,两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聊,暴君说服了莫宏图,就说这事不是他做的,然后两个人从开始的争吵,到差点大大出手,后来被我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