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 蟾蜍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兄弟们,给我踏平了落凤,操***!给老子杀!”这是莫宏图的叫吼声音,他红着眼,手上的大斧头横劈乱砍,四处乱砸!他身后的一个一个彪悍的东北大汉,疯狂的砍杀,暴君陆洵一行人一人手上一把匕首,刀刀致命,屠夫和褚越带着屠夫的屠夫团也冲上去了,在人群当中,大汉屠夫也是格外的扎眼,一手一把片儿刀,就跟砍瓜切菜一样,见人就招呼,褚越手上拎着一根铁棍就站在屠夫的边上,大棍子也开始招呼,另外靠边点,大钟云豹两个人更是扎眼,大钟大吼着,一马当先,边上的云豹几乎动手边上就能倒下人。

王龙是没有动的,他身上伤还没有恢复,他站在人群当中,看着半边脸上沾满血迹的暴君,他这是头一次看见暴君如此的愤怒,就诸如当初辉旭他们让暴君下跪的时候,暴君脸上也没有如此愤怒的表情,这也是王龙头一次看见陆洵如此的下手,他的伸手敏捷,手上一把匕首就跟长在他身上一样,周围鲜血横飞,没几下他脸上也到处都是血迹,落凤的后门灯光昏黄,照的这帮大哥的脸上,也是格外的恐怖狰狞。

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包围圈,暴君,陆洵,斌哥,李凯,莫宏图,大钟,云豹,屠夫,褚越这批人在最前面,一个比一个勇猛,带头,气势上面已经占了上风,周围到处都是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人,再他们的身后,大批大批的人,手上挥舞着片儿刀,也在往里面冲。

落凤这边虽然气势上不占上风,但是他们贵在人多,而且落凤的后门还真的没多大,四五个人能并排能走出来就算不错了,很快,落凤里面的人也急眼了“兄弟们,和他们拼了,骂了隔壁,就不信那个邪了!”接着突然之间,落凤的反击形成了一个**,里面大批大批的人都冲了出来,一下就把暴君他们都围上了,本来开始暴君他们是占优势的,这一下那群人冲出来,人多势众,一下就把暴君他们一行人围到了中间,然后四面八方的人都开始向中间靠拢,叫吼着,挥舞着手上的刀枪棍棒。

紧跟着,莫宏图身后的一群东北大汉也都急眼了“兄弟们,干死他们!”连着暴君以及屠夫的屠夫团,还有凌洋一行人也都冲上去了,在外围又招呼上了。

瞬间,整个落凤周围都是砍杀叫吼的声音,双方的人明显的都杀红了眼,而且落凤里面的冲出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紧跟着,就听见了各种车辆的声音,王龙转头,就看见好几辆车都行驶了过来,停在了那边,然后大批大批的人就从车上面下来了,手上拎着家伙就往这边招呼,带头的是一个王龙好像从哪儿见过的人,但是他知道是典狱长的人,而且后面来的越来越多。”

“王龙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典狱长动手了,闹了半天,他一直是在积蓄力量,接着,后面大批大批的车辆也都过来了,十多辆车都停了下来,带头的是一个光头男子,个子不高不撞,但是半张脸上都是纹身,看起来有些恐怖,另半张脸上面,都是一道一道的刀疤,整个晚上看着就像是鬼一样。”

“他冲在最前面,身后还有几个中年男子,都是光头大汉,跟在了后面,再后面又是大批大批的马仔,很快,这一大群人叫吼着也冲进了人群,这群人下手非常的残暴,就围在了典狱长的边上,这一群人几乎都是冲着要人命去的,典狱长这群人一来,人数上瞬间就不落下风了,但是落凤里面依旧有大批大批的人往出冲。”

“而且现在战场已经从落凤门口,打倒了落凤门口十几米的地方,周围的空地上面到处都是躺下惨叫受伤的人群,陆洵一群人依旧冲在最前面,王龙的主要注意力还是看在了后面来的这批人的身上,想到这,王龙突然之间想起来也已经很久没有过典狱长的消息了。”

“毕竟曾经也是一方枭雄,消失了这么久,这次一出现,明显的身边心腹多了,而且手下的干将也都会回来了不少,当初徐砺剑抓的典狱长以及典狱长这群人无处可躲,东躲**的,都不敢露面,这一下徐砺剑进去了,风声过去了,这群人又全都名目张胆的露面了,这让王龙对典狱长的势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王龙眉头紧锁两边火拼的人群,很快,王龙看见就连落凤里面的服务员都冲出来了,很多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人手上拎着菜刀就冲出来了,这是落凤上下全都动员了。

接着。就听见了枪响的声音,有人开始掏枪了,最先把枪拿出来的,是里面的落凤的人,这种事情也很明显,都这样了,如果谁敢先把枪掏出来,那就是等于让矛盾升级,枪谁都有,要是火拼变成了枪战,一定死伤无数。

但是枪声已经响了,有人倒地了,暴君一行人瞬间就把枪也全都掏了出来,周围双方的人很多人都把枪对准了对方,就在那一声枪响之后,所有的打斗都停止了,换来的是双方手上都把枪掏了出来,相互对峙,这个时候,不管有谁开了第一枪,不用想都知道,那即将面对的就是大规模的枪战,后果不堪设想。

“骂了隔壁,老子和你们拼了!”落凤的人群当中有一个人很是显眼,手上拿着一把单管猎枪“**妈的,老子今天不活了!”这个人满脸鲜血,表情非常的愤怒。

“来啊!”斌哥在暴君这边大吼了起来“**的,就你有枪是吗?来啊!”

“**你妈!!!”对面的男子把枪口就对准了斌哥,同一时间,斌哥把手上的枪也举了起来。

“**的,单挑啊,是爷们吗,站着尿的吗,来啊,单挑啊!”斌哥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一把就把手上甩到了地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着对面的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