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9 都是骗子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陈志庆骗了你,他抓你的心思抓的狠,用的你孩子,还有你们俩之间的感情不停的利用你,他心里面清楚,我们不会打辉旭的脸,会拿你的地盘不假,但是不会要你的命,更不会伤害你的孩子。”

“他想杀我们不假,但是让你统一l市,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傀儡,你自己手上没人,还有,他说他一开始就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也八成是假的,包括最后给你的戒指,以及给的允诺,都是假的,他是在利用你对他的愧疚,他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说,他是故意一点一点的说服你的,你这个女人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他需要你帮他把我们引出来,和他配合,然后好方便他把我们都做掉,陈志庆是个疯子,这个人看起来斯文,其实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太天真了,他说什么你信什么,他和你说了那么多,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让你按照他说的做,帮他把我们引出来,然后他会做掉我们,然后他想做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但是绝对不是和你结婚成家,他说的陆洵躲在你身后让你吃子弹的事情也是假的,那个时候那么乱,你肯定不会记着,他就是拿着你记不住做赌注,然后想让你对陆洵身怀敌意,他最开始的最本能想法就是把你和陆洵一起做掉,杀掉你们这一对儿人,他爱不爱你我不知道,但是他一定是恨你的”

暴君笑呵呵的把里面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我知道我说的你或许不信,但是你肯定也起疑了,然后现在也开始怀疑陈志庆对你说的了,至于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你要自己去判断,自己去拿捏了,落凤,你真的不适合走这条路,我们分了你的地盘会给你一笔钱,到时候你拿着这笔钱离开吧,留你条命,也算是对后面的辉旭有个交代。”

“你好好想想,这个社会的尔虞我诈你玩不来的,回家带着孩子过平静的,衣食无忧的生活吧,这次的事情算是我们命大,提前知道了这些,否则的话,搞不好还真得让陈志庆玩死,不过陈志庆的话有一句是对的,那就是如果你不在了,那你的孩子一定不会有好rì子过的,我们不杀你,不代表可以纵容你。”

暴君的表情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冷酷“你要是今天不配合我们的话,那你就准备让你的孩子过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的生活吧,这个我可以保证做到,呵呵”

暴君笑了起来“为了你的孩子着想,老实点吧,他们的大学生活挺平静的,一个高富帅一个白富美的,让多少人羡慕,是不是?学习也好,两个人还考进了同一所学校,真让人羡慕啊。”

落凤本来挺平静的,但是听着暴君说这些,她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她转头,瞅着暴君,暴君,我真的没有见过比你还卑鄙的人了,真的。”

“其实我找他们找的挺难的,我也不容易啊,万一你死了,好有人照顾他们,你说是不是?”

落凤咬着自己的嘴唇,表情很是愤怒,很快,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暴君,我告诉你,你敢碰我孩子一根头发,我要了你的命,把你碎尸万段!”

“你真的快吓死我了。”暴君乐呵呵的,然后又使劲的搂了搂落凤“我觉得你还是配合我好,你说呢?你可以把什么都豁出去,连自己的孩子也豁出去,我无所谓的,反正我暴君活了几十年了,手上那么多鲜血,我值了,就可惜那两个与世无争的孩子了”

“你还能在无耻点吗?”落凤气的牙痒痒,就盯着一边的暴君,王龙一行人也都有些诧异,他们不知道原来暴君不仅知道落凤有孩子,居然还找到了落凤的孩子。

落凤瞅着暴君看了几眼,之后抬头看着对面的陆洵“好一个陆洵,你真好。”

陆洵自己站在角落,一脸的无奈,冲着落凤笑了笑“我要是告诉你说,那些全是他自己推断出来的,我什么都没有和他说过,你会相信我吗?”

“如果你是我的话,你告诉我,你会相信我吗?现在这种情况。”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还真的会相信我,我认真的,因为我陆洵一直相信一句话,如果自己有眼睛,就不要从别人嘴里面去了解我,你觉得你有眼睛吗?”

“呵呵,我现在什么都不信了,你们所有所有的人,都是再利用我,没有一个是真心的,我现在也已经看透了,随便你怎么说吧,我不会相信你的。”

“既然你不会相信我,那么我也就不在解释了,因为解释也没必要了。”

“我觉得你还是解释解释的好,他不相信你没有告诉过我这些,她不相信我是自己查出来的,然后,她不相信你,她选择了相信陈志庆,讽刺吗?兄弟,还和我打赌吗?”暴君看着对面的陆洵,笑呵呵的,一脸的胜利者的姿态。

对面的陆洵倒是也笑了,只不过和暴君比起来,只是苦笑,很苦涩的笑容。

这个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凤姐,新到的茶,还有一整套茶具,你点的,可以进来吗?”

暴君转头,冲着落凤就笑了,另外一边的典狱长,把枪口也对准了落凤,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准备了起来,手上的枪都拿出来了,落凤眉头紧锁,深呼吸了一口气“好的,进来吧。”

房间的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然后两个身穿服务员模样,一前一后,前面的手上端着一个茶盘,茶盘上面是茶壶,一整套的茶具,后面的那个男子手上拎着两个袋子,还拿着一个暖壶。

落凤和暴君两个人坐在中间,房间门被打开以后,站在最前面的男子顿了一下,他没有往里面走,只是盯着里面的暴君和落凤“凤姐,这套茶具。”

“行了,你放进来吧。”落凤很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她面前的茶桌,暴君在一边也表现的很镇定,一个手就搂着落凤。